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翟文杰
加入时间:2015-06-2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翟文杰,男,汉族,出生于1967年4月,河南省邓州市人,教师,民间低语者。

秋天最后的嘴唇(外九首)

一朵花儿是什么时候开的

那是哪一个月,日子模糊
记得有蝴蝶飞过

那是哪一种花开的时候
记得是一朵小花儿,有些素淡

那是哪一年,有人低头浅笑
一朵花儿就开了

画布上,开出一朵花儿
花瓶里,插上一朵花儿

寂寞的尘世上,一见钟情
一朵花儿上,闪着一颗晶莹的露珠

问过风与雨水,又问星星
一朵花儿究竟是什么时候开的

2019.10.12


黑暗中的河,从心上流过

一条河流可能汹涌澎湃
倾吐不平则鸣之声

一条河流,可能温婉如处子
一条河流也可能,低吟浅唱

一条河流,阳光下闪亮着
亮晶晶,一柄长刀
划过苍苍旷野
一条河流,也曾风雨中飘摇颤抖

选择夜晚去看一条河流
像合上一本书,回味
一把刀子入了鞘

黑暗的力量,促使一条河流
从人的心上流过

2019.10.13


异梦录

牛拉的木车,从故乡出发
我们要到何处去

旷野上,道路模模糊糊
迎风的红高粱,无边无际

高粱穗子,幻化为模糊的脸庞
风中似飘摇的魂魄

木车徘徊复徘徊
车上的人,望见蒙面者逡巡尾随

木车回返故乡的方向
车上人,紧紧怀抱沉睡的孩子

2019.10.16


秋天最后的嘴唇

秋天深了,大地空空荡荡
安放的野花又瘦又弱

人世最后的安慰,来自星辰
星辰燃烧,天空如此辽阔

悲伤之人野花一样稀少
弯腰凝视的人,有星辰之心

最后的酒杯,花朵沉醉
小小花朵,秋天最后的嘴唇

荒凉的风,吹过钢铁栅栏
花朵吻过风,吻过荒凉的大地

所有的草木,在黄昏中等待
所有的悲伤,在天空中行走

2019.10.17


去乡下走走多好

暂时放下笔记本
体会写在云上

所有的草木在秋天变老
流水也瘦,雾也轻

去乡下走走多好
田野属于庄稼,树属于鸟

没有人给荒草划定边界
没有人给风装栅栏

村庄里的人那么少
曾经踩出的小路,归还给草

荒草前面还是荒草
风上面还是风

2019.10.19


狗尾巴草之歌

自己开花,自己知道
那个人匆匆走过去

带起风,你摇曳了一下
又安静下来,在路旁

在开花,不起眼的表白
暗暗的表白,只有风听到

那个人匆匆走过
走过去就走过去吧
风中,纤细低语

低头,在路旁风中
等候下一个生命的轮回

2019.10.20

霜降

开过的花儿,开过
仍在开的花,要迎霜

月光,霜一样干干净净
原野上空空荡荡
群山慈悲,遍收层层落叶

村庄荒凉,人世寂寞
风吹不灭行路人的星空

霜落下来,头发全白了
树上红柿子无人采摘
都留给了风、天空和飞鸟

雁在谷中南下,枫叶燃烧
多少经霜的爱情红了

2019.10.24


小雏菊

会从哪个城门走出来
小小的城,九个城门开着

城外野花盛开,小雏菊
等你走出青砖的城楼

你是凉凉的石雕
你是温暖的木雕

你有码头与不息的流水
你是薄而透明的瓷器

春天的风只吹春天开的花
我有小雏菊,你在城中

高高的旗杆等着风吹
青砖的城墙,厚厚的苔痕

没有在同一个时间走出来
迟来的人是春天的花朵

等候花朵的人是秋风
你感受到秋风,但抓不住它

2019.10.26


家园

高山行云,风吹云也吹马匹
山下走河,风吹浪花也吹大鱼

水向低处流,稻田开花
低处的城,一座又一座

旧城褪旧壳,长出新城

水也练习向高处爬
高处荒凉,高处有村庄

豆子般的村庄,会不会发芽

水润苦苦菜,羊羔凉凉的唇
姑娘采摘葡萄,酿出古老的爱情

2019.10.27


一朵花

露水滋润的一朵花
风吹雨淋的一朵花
阳光沐浴过的一朵花
经薄霜涂抹的一朵花
坠入秋天深渊的一朵花
一朵开给大地的花
与荒草杂处的一朵花
躲在树下的一朵花
阴影淹没过的一朵花
被一双手掐下来的一朵花
插入深色小口广腹瓶的一朵花
放入室内的一朵花
与自然隔离的一朵花
面壁凝视的一朵花
花瓣陷入萎顿的一朵花
额头触到冬天的一朵花
灵魂就要跳出肉体的一朵花
即将镌刻入记忆的一朵花
一朵归于永恒不再寂灭的花
散发出最后一缕香气

2019.10.31

冷风景(外四首)

蓝色码头

春天的野花已化身泥土
荒岗上,冷风俯瞰蓝色码头

冷寂的码头被冬天包裹
有人凝视岸边磊磊石块

旧河流被掩埋在水下
航道掩埋着闪电和狂风

远水苍茫,深水不语
苍白的太阳镶满橙红的牙齿

曾经点燃闪电的人
凌乱一堆破碎的记忆

风干鱼,游弋的鳞片丧失殆尽
白鸥鸟依然展开一双黑翅尖

快艇飞渡,蓝色火焰被劈开
水路的白色伤口等待愈合

人们重新估价流水的力量
沉默的水呀,锐利无比

2016,1,3


脆弱的雪花

雪花飘落,转瞬即逝的美丽
被飞鸟的翅膀捕捉

与雪共舞的灰黑鸟群
接受飞雪细碎的问候

扇动不已的凌厉鸟翅
寒流里,牵系冬日深邃的目光

让我们到河岸边走走
凝望白鹭,独立瘦水寒汀

一叶小舟无人摆渡
荒滩冷寂,被孤独收藏

远山隐入虚空的远方
谁不是拘于尘世的人质

灵魂偶然欢喜,内心脆弱
仿佛雪花降临又融化

一生向天空和雪花致敬
等待白头的人,在风雪中

2016,1,12


老虎沟

原野一马平川,夜间忽有土丘隆起
与远山遥相呼应,坡如虎背影

浅浅的沟底,出没老虎的庞大足印
踩倒青草茎,啸叫震碎了夜梦
 
惊慌的人们呀,土丘上筑起神坛庙宇
沉重的神灵,镇压新的山脉生长

侏儒的山,小小土丘偃卧
庙宇倾颓已久,老虎沟再无猛虎的踪迹

2016,1,13  


冷风景

坏消息从海上传来
一个亚洲,在寒冷中牵手

天气预报,冷空气来袭
雨夹雪的日子将在泥泞中挣扎

冬天关闭起大门,围剿
落叶和提前返乡者的步子

又有人站在新闻版面的最高处
欲跳下来,洒一腔讨薪的碧血

命运却薄得如一片白纸
随股指飘然而下,如贬值的岁月

年的味道越来越淡,风穿过街道
远山在雾霾深处,遁出视线

茫然的白发人,徘徊十字街头
等待风雪吹走驯服的人群

2016,1,18


皈依

素食者满怀绝望的悔愧
干草地上,温情如此敏感

丰盈的嘴唇皈依大地的秘密
卑弱的鼻息,多么自然的节奏

静寂的旧村落,瓦屋孤独
树木的黑枝桠剪出冬之安宁

城市的背影在高处,在远方
神祗,在尘世低处,草根之下

2016,1,18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