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高鹏程
加入时间:2015-06-2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高鹏程,男,1974年生于宁夏,现居浙东某地。诗文见《人民文学》《诗刊》《天涯》《星星》《北京文学》等。浙江青年文学之星。获得第三届人民文学新人奖、第四届红高粱诗歌奖、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一等奖,两届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等奖项。著有诗集《海边书》《风暴眼》《退潮》等。诗刊社22届青春诗会成员。鲁院21届高研班学员。

远处的火光

写在萧关古道上的几个词
 
在萧关古道,写下:风。
气温迅速下降。
一川碎石,在一首边塞诗里剧烈地滚动。
 
写下被风吹起的:烟尘。
一个贬黜西域的封疆大吏,误把一场沙尘暴
当成了南国虎门上空的硝烟
 
写下:霜。
埋在地下的白骨喊冷。
一个汉代将军抖了抖铠甲上的寒光
写下霜天中的雁叫
一个出塞的女子,流下一生的最后两行清泪。
 
在黄昏的途中写下:
日暮。遍地蒿草把荒凉逼进了一截秦代长城的体内
 
写下:乡关
一个已经变成烽堠的戍卒,慢慢转过了一张风化的脸……
 
注注:萧关,是历史上著名的关隘,地当固原东南,是三关口以北、古瓦亭峡以南的一段险要峡谷,有泾水相伴。汉代的萧关原本位于今宁夏固原东南。北宋时,政府为了防御西夏,又在汉代萧关故址以北200里,重筑萧关,位置是今宁夏同心县南。《史记·年表》入都关中索隐注曰:“东函谷,南崤武,西散关,北萧关”为关中4大关隘。
 
 
古雁岭
 
最后一只孤雁不知在什么时候飞离。
长久以来,寂静是唯一的居民
现在,一道被高速公路劈开的缺口里忽然涌入了
二十一世纪的喧哗
 
我喜欢在薄暮时分,登上岭头的高塔
俯瞰一座城池的灯火和它
背面的荒凉。
——在失去更高的支点之后,我们
只能借助人造的高度,完成对自身的打量
 
向上,是雁鸣擦过后,天的蓝
和空。
中间,是一座年轻的城池
它的下面埋着一座汉墓
而它延伸的远方,依旧是褐色山峦和隐藏其中的
静默的马匹
 
是什么带来了流逝?又是什么,构成了永恒?
而此刻,我凝神注视的
只是它一侧的灯火,只是其中幽微的一盏
它构成了我在外省唯一的眺望
 
是的,古雁岭
一座塔,一条切开山岭的公路和一束人间灯火
构成了一个模糊而精确的三维坐标
让一个返乡的游子借以完成了对一座城市前世今生的眺望
 
而我自己
只是坐标上一粒滑动的黑点,一芥微尘,一只不知所终的孤雁
 
 
 
徐家河
 
在一万匹月光下哗哗作响的
不是流水
而是河岸上的一片干旱的盐碱花
 
在干涸的河床上搬动石头的
不是风
而是一个人在艰难地动用舌根下的方言
 
深深嵌在黄土褶皱中的两孔破旧的窑洞
不是一个人身体里的遗址,而是他眼中
两窝干涸的泉眼——
 
拨开萋萋荒草下的沙石,就能找到秘密的水源
 
 
再写头营
 
用一根盘在头顶的脐带把我带到人世的
是头营
用一条年年断流的清水河喂养我黄土身胚的
是头营
 
用一根笔直的钻天杨把我放到树梢看到远处海面的
是头营
用一场从年初刮到年尾的大风把我流放到祖国处处的
是头营
 
用坟头上一株冰草的根蔓系住我异乡的脚踝的
是头营
在暮年,站在黄昏的崖背上一声声一遍遍喊我的乳名的
是头营
 
注:头营,宁夏固原的一个乡镇。
 
 
油灯
 
油灯啊
离开你,只要一步
走近你却需要一生
 
那个对着你缝补的人
衣缝里沾满的灯光
让一个人的眼角暖了许多年
 
那个被你远远照见的人
卸下了体内的盔甲和
体外的黑夜
 
那首在油灯下写下的诗
多年之后
深夜里依旧闪闪发光
 
那个被过多的光亮压迫的人
他说:有时候,光
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远处的火光
 
关掉手机。拔掉电视机接线。
仅带几本喜欢过的书
我和孩子回到乡下过年
 
简单的年夜饭之后, 我给孩子读一本童话。
火舌舔舐着古老的炉膛,温暖的光焰
在孩子眼中闪现。正如一首诗的到来
 
感觉是另一个我,在很远的地方看见了火光。
感觉是我的孩子在多年之后,记起了火光
正如我记起当年的一样
 
被太阳晒过一年的柴,在炉膛里哔剥作响
偶尔的青烟,呛出了我的咳嗽
那是一些逝去的,被雨水浸泡过的日子
 
透过火光,我仿佛看见了年迈的母亲
正在炉膛边为我缝补
同样的火舌舔舐着清贫的锅底
 
我在火光中同时走向了两个方向:童年
以及暮年。而此刻,我的孩子正在一篇童话里飞翔
这是生活不能给她的
 
今天是一个终点,远处的人肯定会看见火光。
今天也将是一个起点,我的孩子将透过火光
看见远方


归乡辞
 
一年的杨柳谢了。一年的雨雪降临
一年的庄稼被收割
一年的儿女
去了远方
 
一年。
一年。
又一年。
我看着这些村庄、屋舍、炊烟
从土皮上一点一点消失
我看着地上奔波的人们,弯下的身躯逐渐隐没于
黑暗的内部
 
一年的雨雪归去。一年的杨柳返青
一年。
一年。
又一年。
我看见一个风尘仆仆的
中年男子
站在那里,打量着出生的地方,仿佛在打量
陌生的异地
 
 
出生地
 
记不清什么时候离开。8岁还是9岁?
也想不清是什么原因,二十年后,让我从遥远的外省
又回到这里
 
在外省,我不停地梦见清水河,掉光叶子的杨树以及
大雪覆盖的村庄。
但现在是夏天。既不能伤春,也不能悲秋
也无法像个风雪夜归人
 
现在是八月。茂密的树叶和疯长的野草
衬托着它的破败
因为雨,因为风不断地搬来浮尘
瓦楞上的茅草站稳了脚跟
 
啊,这就是老宅。我的出生地。
土坯的黄泥老屋。泥墙上残留着陈年雨水
的痕迹。烟熏的痕迹。像我早年
面目漫漶的亲人
 
但现在,它不属于我们。它属于檐下
不断增加的麻雀
有一个地方你永远无法返回,
正如有一个地方你永远无法抵达。正如
身在故乡的人没有故乡
这就是老屋,它的意义
在我们离开后才开始显现
而时间变得必要。
 
在外省,我将继续梦见这些,重复古老的情绪
以便保持,对自己身份的确认。而老屋
需要依靠回忆,以及自身
投下的阴影,支撑它似倒未倒的身躯
 
 
秋分辞
 
今天秋分。
书上说:燕将明日去,秋向此时分。
这话没错。但以前我不明白
为什么要倒着说。
现在,我懂了。
说这话的,是一个北方人
经历过别离和深秋的气象
人世至此渐趋寒凉
人生也是
有些事既然注定要到来,就不妨提前说出
我也是
刚刚在北方的山岗上
安葬了父亲
当我爬上故乡的古雁岭
看见一行大雁向南飞去
忽然就有了身世之感
燕雁大致相同
此间不同的是,它们
飞向了温暖的巢穴
而我还走在与还乡相反的路上
 
 
致一棵原地奔跑的树
 
我们拥有相同的坐标。
十年九旱的故土,一棵树,
是一个村庄的名字,也是一群人的宿命。
 
当我明白这一点,我开始试图逃离
这些年我一直在奔跑,在外乡的路上大口喘气
在陌生的外省艰难地呼吸
 
这些年啊,我被火车驱赶,和命运,
马不停蹄地兜着圈子
而你也在奔跑,在原地,
转动一圈一圈的年轮
 
这些年,我还是没有跑出——
我越来越大的半径、和加速度,其实都是
在增加对你的向心力
 
 
双向列车
 
孩子在读一本《水浒》
我翻着特朗斯特罗默的诗集,
在一首名叫《车站》的诗里停了下来
列车继续向西奔驰,倏忽山东
倏忽山西。
 
单调的哐当声里
我的孩子逐渐进入了书本中的江湖
而我,顺着被翻译后的诗行
摸到了另一条轨道
那里,有一列火车正在其间奔跑,沿着汉字
和瑞典文之间的缝隙。哦,那也是
乡愁和命运的缝隙。
 
这是我带着孩子又一次还乡
感谢火车
或者命运
现在,我们还在奔向共同的源头。
如果一切顺利,明日凌晨即可抵达。
 
但这样的机会已经不会太多。
我将在一次次还乡的途中逐渐老去
成为孩子回不去的故乡
而我的孩子,将进入真正的江湖
成为我试图经历 
但却无从抵达的远方。
 
这是命运
必然的结果。诗集里,神色凝峻的大师
宣告了它的无可置疑:
“一阵轰鸣的雷霆,
一阵大教堂的钟声,一阵周游世界的船声
托起了整列火车和地上潮湿的石头。”
 
已是深夜。我的孩子还沉浸江湖里面
我合上了疲倦的书页
也许,我们还会有另一次的相逢
当我的孩子从她暮年的旅途惊醒而我能在一本书里
给她留下秘密的入口?
 
 
打往老家的电话
 
我害怕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
 
在深夜,在我蜗居的海边小镇的一间陋室里
我害怕来自四千里外
老家的消息
 
十多年了,它送来太多不祥的音讯
祖父去世,外婆的丧礼
大姑、二姑、二舅、大舅、表妹……以及更多亲人
意外的亡故
 
我也害怕打电话
我害怕挂电话时听到母亲在那头哽咽的声音
我害怕嘘寒问暖之后的父亲
长久的沉默
 
我害怕那种安静得只有光缆在战栗的声音
……
 
——我真正害怕的是
我打往老家的电话,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回故乡之路
 
一个人,用前半生远游。
一个西海固人,用前半生辜负父母、故土
那么,他将用后半生
忏悔。在生命的
最后一刻,用一生的积蓄,兑换一张落叶的车票
 
像一缕秋风
穿着另一只,落叶的鞋子
回到西海固
像一缕钟声回到一口旧钟。
 
像一个夜归人
在六盘山下的车马店里
用一碗浓酽的苦茶,卸下一生的风霜
 
 
人生两巴掌
 
飞机起飞后,我看到了我谋生的地方
只有巴掌大小
而我在其中辗转、奔波
已有二十余年
我知道这个巴掌带给我的分量。
 
飞机降落时,我看见故土,同样一块
巴掌大的地方
同样
已成为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我的父亲,已变成一片比巴掌更小的树叶
躺在故乡山岗上
 
飞机还在升高,这些巴掌大的地方
对于云层之上的人来说
都是小到
不能再小的事情,小如芝麻,小如针尖
 
但我的疼,就来自这些
针尖上的分量
 
这些年,火车和飞机穿针引线,其实就是
把我的疼从一个巴掌大的地方运送到另一个
巴掌大的地方
 
我的人生,不过就是这两巴掌而已
 
 
途经
 
年幼时我曾坐在故乡最高的山岗上眺望
我长久地凝视那些沉默的丘峦
那些山丘后面有些什么,那些远处的人们是否有着
和我们不一样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我看见了隐伏其中的
躁动的马匹并且骑上其中一匹打马离乡
这些年我途经过众多的地方,途经过无数异乡的
风尘、曙光的明媚和暮色的辛凉
途经无数人们的奔波、辛劳、悲喜,
途经过高山、丘陵、草场、平原
我跟随一条河流的命运,途径它的跌宕、转折、呜咽,一路
来到东海岸边,然后我停下来,在伸向
海面的岬角上继续眺望
我看见了竖在空中的渔网,鼓荡着欲望的
疲惫的风帆
时而褐黄时而暗蓝的海水以及微微隆起的
鲸鱼脊背一样的海岸线
像一道斜坡滑下了一个水手的疲惫和一个渔嫂
空荡荡的眼神
这些年我途经了滩涂上一艘船的搁浅、腐烂,码头边
一根碗口粗的铁链子被一粒盐慢慢锈蚀
途经了一朵浪花从深海来到海岸边
艰难的跋涉,它越过礁石
和沙滩时并没有停下来
而是沿着一朵
渔火和星辰之间的轨迹继续它的起伏
在凝视它们之间那些虚无的波浪时我忽然明白这个世界上
没有可以停止的旅程
我们都在不停地跋涉,都在匆匆途经别人
和自己的生活
途经别人的明媚、黯淡,
途经亲人的散失
途经心爱着的人的绽放、盛开和凋零
途经自己的房子、灯火、喜悦、悲伤、困厄
途经一条道路的延伸、一条船的颠簸一条河流的跌宕
一朵浪花和一道流星之间
虚无的波浪
可是,微薄的不知归处的
命运,在最后的时刻,请允许我这样祈求
请允许我沿着那条把我带往异乡的河流逆流而上再一次
途经我的故乡,请允许我把那一匹带我离开的马匹还给
静默的山峦
把一生的辛凉还给薄暮下的清水河,然后
变成它河床下的一粒沉沙,
让永逝的流水途经我川流不息的梦境
 
 
起初与最终
 
起初是你涨满绿色血液的手指
擦去了我脸上的积雪
 
最终是一根枯枝,拨开我墓碑上的落叶
让凝固的大理石,露出新鲜的凿痕
 
起初是一根新生的光线,
唤醒地下沉睡的蛹
让白蝴蝶的翅膀,在一座豌豆花上掀起涟漪和雷霆
 
最终是陈旧的雨水,
洗净了人间恩仇
一阵晚风,带来永世的安宁和沉沉的暮霭
 
起初……最终。中间
是广袤、狭窄。是纵有万千语。是茫茫忘川……
 
当最后一粒
人间灯火被带入星空
死去如我者,也如静默的山峦微微抬起了头颅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