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孙启放
加入时间:2015-08-2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孙启放,男,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数学系。著有诗集《英雄,名士与美人》《皮相之惑》《伪古典》,随笔集《世界上的那点事》。现居合肥。

冬宴


毕竟,这个世界制造了我们。

冬宴被我们制造;阳光匿于雾霾
火锅、烧刀子、油汗、肥厚的味觉
以及

中年妇人蹂躏般爱的巴哥犬神态
比我们更像人类。

我们制造“里脊”这个词,片成纸一样薄的
新鲜、粉红、半透明的
需沸腾的红油
需脆嫩感。

同时制造出医学院标本室,洁净的冰冷。

一架剔除干净的脊椎
悬挂,如同杀人于无形的独门兵器。

雪钓图

一场雪。
草木是雪,楼宇是雪
河流是雪,山川是雪,大地是雪。

一场雪,寒江挂在钓丝上命悬一线
钓雪的人抬一抬头
天上飞过的鸟,是雪

他低下头
双脚是雪,双膝是雪,双手是雪
白眉是雪,银髯是雪
雪的蓑笠雪的钓竿雪的孤舟

睫毛是雪,眼白是雪
雪的鱼篓中活蹦乱跳的是雪
一场雪,只剩下两粒深陷的黑色眼珠。

一场雪,天下一统。
钓雪的人已经盲目
他的盲目是世界的盲目。


推荐语:


   原本以为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已不可超越:“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孙启放的《雪钓图》,则是一个当代人的“独钓寒江雪”:“一场雪,寒江挂在钓丝上命悬一线。”不只是对古典意境的化用,更写出了大千世界被一场雪大一统之后,独钓者的迷茫与寂寞:“钓雪的人已经盲目/他的盲目是世界的盲目。”众人皆醉我独醒,独钓者就是独醒者。“一场雪,只剩下两粒深陷的黑色眼珠。”旁观者才是真正的在场者,最后的在场者。孙启放的《雪钓图》还使我想到屈原。《楚辞·渔父》诗曰:“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形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欲?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或许,不管是乱世还是盛世,孤独的诗人因为有思想,才是大浪淘沙中的剩者,也是超越时空的胜者。


(特邀点评人:洪烛)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