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一苇渡海
加入时间:2015-09-2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生于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开始写诗,近年兼写诗歌评论。己发表作品四十余万字。著有评论集《万籁诗话》,诗集《再见,诗歌史》。

致敬篇




尘与土



我在你身上寻找落定的东西
姓氏,身份,疑窦与幻想
实在之物约等于你的平复,在我
随意翻检的版图上
你不理会版图。你把凸起的交给
雨蚀、风蚀,光的扳手
永远的平复,不在任何肺腑
漠然中你是主,是掩埋、隔离
枯眼是元素们学会了放弃


可是“土归土”为何还有“尘归尘”
像“道”在听不见的舌音下的转折
带着比星云要朴素得多的洁癖
你起飞了,你微茫的表情像是某种
过错:“长久的酣睡究竟为了什么?”
哦,早餐是甜的;亲爱的桌布,你好
屋顶的一抹晨曦有你,我的唾液中
有你。请把显微镜不死的贼心挪开
你是混沌的日常,幼教班甜心的合唱

2019、9


众鸟啁啾



众鸟啁啾
今年春日的啁啾
不多于也不少于去年春日的啁啾
这不多不少
相当于它们能点到的新枝新芽不多不少
新事物中的我
也不多不少
我是说打破沉默与蚁丘那边的类人猿
相顾一笑

2018、3、28


致敬 让-波德里亚
 

 
当我落单
“上帝因偶数而愉悦”
当我寻找一个玩伴
他已属于昨天,或新的一天
的心经
当我实在富力,男性的身体
急于生产
应和着不远处加工厂的暴脾气
你,让-波德里亚先生
从原始的等价交换中走来
出示镜子中的耗材
告诉我最充分的价值
就是不留残渣
 
注:引文出自索绪尔。
2018、8、13
 
 
致敬保罗-策兰
 

 
(不能与你们共语
这是语言留给我的遗产)
 
 
鸟烧焦的痕迹
也是丛林狂欢的形式
那时,你自由了,拖着疲惫的身子
看交通地图,丢失了双亲和祖籍
你为上一口气和下一口气的停顿
而写诗,音节总是羞愧难当
仿佛一旦物如所是,每一个音准
都将斩断一个词根之乡
靠近栅栏,风就是唯一的耳语
但已闻不到荷尔德林那神圣祭司的口气
倘若栅栏有一个
把光撑得像棉线的内侧
向着亲爱的你放长的身影,风
或许也是我的助听器
不要说时间过去了五十年,或更久
不要说保罗又加了一条子午线:毕希纳
给德语的预言是确切而不幸的——
女士们先生们:“这个造物‘什么也没穿’”
作为一个等式,它也是东方的,我的
并终究是诗的:“这一次
艺术以一只猴子的形状出现”
在丛林出于对野蛮致敬的生长中
钟表和日历是什么?哦
是禁忌
 
注:引文出自策兰《子午线》。
2018、8、17,望江



致敬 拉康-雅克



弗洛伊德当然很厉害
向梦致敬,你说你除此再没其他派性
法国南部小城奈斯似乎有点寂寞
但显然,一个时代已开启,人们
口口相传你博学而温柔的名声,此后
你的工作室挤破了,门口仍在排队
你夜以继日倾听,时而攥紧来访者的
犹疑摇晃,时而亲切抚摸患者皮肤
我看过你收藏的一幅有争议的裸女画
骇人的人体私处放大一团漆黑
很难说这是堕落的视觉还是拯救的
原点,也许仅是话语敞开的暗示
你需要超越伦理之外的自由联想
实在说,这得感谢西尔维娅女士以及
凯瑟琳-米约那样的性伴助你完成
撇开《符号界、想象界和实在界》
撇开巴黎高师学术明星的激情讲演
你乐意出入圣安娜医院,你借尸还魂
的拉康主义保持在无数病例那边
你给了战后的人,譬如ERICLAURENT、
LILIA MAHJOUB、GUYBRIOLE、格洛丽亚
等等切中要害的话语,引导病患者
从本心的角度理解个体历史和健康
直视自我分裂的空间,你深知幸存者
总是毁于自我剩余:“现实难以忍受”
与你撞击,何止二十世纪前半叶的黑灰
还有后续的叫作“知识囚禁”的焦石
(烙着六七十年代后年轻的精神从业者)
当我穿过热拉尔-米勒的水上威尼斯
并顺从您的天才女婿雅克-阿兰的指引
我不能确信二弗*开启的梦已构成我
情欲毒素的边界,但我确信在您和真相
站在一起时,某处浓荫下被我撞怀了                 

注释:1、“二弗”指弗利斯和弗洛伊德
      2、致谢热拉尔-米勒及其纪录片《LACAN》,陈劲骁《精神分析史上的重要时刻》、
《法国精神分析运动分裂简史》等。
2018/8/21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