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在天空舞蹈》译者汪剑钊获 第二届“袁可嘉诗歌奖·翻译奖”

作者:九久读书人   2015年10月14日 22:21  中国诗歌网    393    收藏

获奖翻译家:汪剑钊

获奖作品:《黄金在天空舞蹈》(译诗集)(上海文艺出版社)


授奖词

汪剑钊先生长期致力于俄罗斯诗歌的翻译和研究,尤在白银时代诗歌的译介上用力最重,翻译并发表了安年斯基、勃洛克、曼杰什坦姆、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和叶赛宁等数十位俄罗斯杰出诗人的大量作品,赢得了中文读者广泛的尊重与喜爱。汪剑钊先生主张以诗译诗,在规则与自由之间注重诗感和意义的自然呈现,这保证了所译俄语诗歌原有的高贵质地,为中国现代诗的写作提供了宝贵的借鉴和标杆,尤其在曼杰什坦姆诗集《黄金在天空舞蹈》的翻译和修订工作中,以精湛的中文表达和流畅的诗歌节奏,为中文读者提供了这位大师级诗人的第一个诗歌全译本,显示了极大的挑战勇气和出色的再创造能力。有鉴于此,经评委会审读并研究决定,特将第二届“袁可嘉诗歌奖·翻译奖”授予汪剑钊先生。


选读·汪剑钊 译诗

汪剑钊,诗人、翻译家、评论家。1963年10月生于浙江省湖州市。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先后就读于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外语系俄罗斯语言文学专业(1985年获学士学位)、杭州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1988年获外国诗歌史研究方向硕士学位)和武汉大学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1994年获中国新诗史研究方向博士学位)。译著有《普希金抒情诗选》、《俄国象征派诗选》、《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俄罗斯的命运》、《自我认知》、《吉皮乌斯诗选》、《勃洛克抒情诗选》、《波普拉夫斯基诗选》、《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选》、《非洲现代诗选》、《曼杰施塔姆诗全集》、《茨维塔耶娃诗集》等多种。


失眠

(俄罗斯)曼杰什坦姆

失眠。荷马。高张的帆。

我把船只的名单读到一半:

这长长的一串,鹤群似的战船

曾经聚集在希腊的海面。

如同鹤嘴楔入异国的边界,——

国王们头顶神性的泡沫,——

你们驶向何方?阿卡亚的勇士,

倘若没有海伦,特洛伊算得什么?

哦,大海!哦,荷马!爱情推动一切。

我该听谁诉说?荷马沉默无言;

黑色的大海发出沉重的轰鸣,

喋喋不休地来到我的枕畔。

1915


世纪

(俄罗斯)曼杰什坦姆

我的世纪,我的野兽,谁能

与你的瞳孔直面相对,

并且用自己的鲜血粘起

两个一百年的脊椎?

血液混凝土哗哗直流,

淌过世间万物的咽喉,

在新生岁月的大门口,

寄生虫只能不住地颤抖。

凡有生命存在的处所,

必将耸立起一根脊梁,

那肉眼不见的脊骨,

鼓荡起伏不定的波浪。

大地上年轻的世纪

恰似婴儿脆弱的骨骼,

生命的囟顶如同小羊羔,

又一次被推上祭坛。

为了让世纪解除桎梏,

为了开创新的世界,

需要一根长笛来连接

虬筋盘结的岁月之关节。

这是世纪以人的忧伤

掀动起一个波浪,

毒蛇在草丛中隐藏,

呼吸着世纪金色的韵律。

花苞正在膨胀,绽放新蕾,

让绿意迸发,迅速蔓延,

而你的脊骨却被击碎,

我的世纪美丽而凄惨!

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

你虚弱而残忍,向后张望,

恰似曾经柔顺的野兽,

不时地回顾自己的蹄印。

血液混凝土哗哗直泻,

淌过世间万物的咽喉,

像性急的鱼儿跃起,

粘接海洋温暖的软骨头。

自潮湿的蔚蓝冰岩,

透过高空捕鸟的网扣,

冷漠不停地流淌、流淌,

流向你致命的伤口。


找到马蹄铁的人

(俄罗斯)曼杰什坦姆

我们注视着森林说:

这是孕育驳船和桅杆的森林,

玫瑰红的松树,

彻底摆脱了毛茸茸的重负,

在风暴中咯吱作响,

仿佛孤独的笠松云,

在狂怒的、光秃的天空。

铅锤紧贴跳舞的甲板,

在风儿咸涩的脚踵下纹丝不动,

而航海者,

被对空间奔放的渴望所驱使,

拖着几何学家易碎的仪器,通过湿漉漉的坎坷,

让海洋粗粝不平的表层

去与大地深处的引力相对照。

而呼吸着

渗入船壳那些树脂似的泪水气味,

欣赏着

那些被铆钉密集地钉在船舱的木条,

这并非伯利恒温和的木匠的作品,而是别人——

旅途上的父亲,航海家的朋友,——

我们说:

它们也曾在大地上耸立,

像驴背一般不适,

如同树梢忘掉树根,

在遐迩闻名的山丘上,

伴随乏味的暴雨之呼啸,

为一小撮盐巴,白白地把贵重的货物

转让给天空。

从哪里开始?

一切在迸裂,一切在摇晃。

空气由于比喻而颤抖。

没有一个词比另一个词更恰切,

大地响彻暗喻的轰鸣声,

轻便的双轮马车

被鸟翼似的轭带打扮得鲜艳夺目,

担负着多种功能,

与竞技场打响鼻的爱马去比赛。

谁把名字放入歌中就拥有三倍的福祉;

这首歌由于命名而大放异彩,

至今还在其他歌曲中存活——

它在女友中出类拔萃,额上的束发带

摆脱严重窒息的空气引发的遗忘症,

那气息仿佛男人的亲近,

或者是猛兽毛皮散发的气味,

或者仅仅是掌中研碎的香料散发的芬芳。

空气常常漆黑如水,一切的活物在浮游如鱼,

用它们的鱼鳍去推开圆球,

那密实的、弹性的和几乎没有热量的圆球,——

一个水晶体,里面有车轮在挪动,马匹在躲闪,

每个夜晚,草耙、三股叉、鹤嘴锄

和犁铧都在重新翻耕湿漉漉的黑土地。

空气像泥土一样浑然密实,

你出不来,也进不去。

沙沙声像一根绿色的击球棒,滑过树林,

孩子用动物遗骨玩着打拐子游戏。

我们时代脆弱的纪元已经走到尽头。

为曾经存在的一切而感谢:

我自己错了,迷失方向,弄乱账目。

时代发出铿锵的声响,就像一个金球,

空心浇铸的金球,没有任何支撑,

对于一切的碰撞,只会回答“是”和“否”,

就像儿童的回答:

“我给你苹果”或者“我不给你苹果”,

说出这些话语,它的脸就像嗓音精确的模仿。

声音还在回响,尽管声音之源已消失。

马儿大汗淋漓,趴伏在尘土中打着响鼻,

但它颈项浑圆的曲线

还在回忆撒开马蹄欢快地奔跑——

那一刻,它们似乎并不是四只马蹄,

就如同道路上无数的石粒,

小步溜蹄,在灼烫中腾空离开地面,

而后重新恢复成四蹄交错。

就这样,

找到马蹄铁的人,

吹去上面的灰尘,

用羊毛擦拭,直到锃亮发光。

那时,

挂在大门口,

让它休息,

再也不会在燧石上敲击出火星。

没什么可说的人的嘴唇,

保存着说出最后一个词的形状,

而手上还残留着沉重的感觉,

尽管带回家时,罐中清水已溅出一半。

我如今所说的东西,并非是我在说,

而是来自大地,就像石化的麦粒。

一些人

在硬币上描画狮子,

另一些人——

描画一个脑袋。

各式各样的圆锭,黄铜、纯金和青铜,

带着同样的光荣,躺在大地中。

尝试咬碎它们的世纪,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牙印。

时间切割我,像切割一枚硬币,

至于我,我的成色已经不足。

1923


注:伯利恒,巴勒斯坦的城市,在耶路撒冷以南。根据《圣经》记载,相传是大卫王的故乡和耶稣基督的诞生地。



巴别塔诗典


[西]塞尔努达《致未来的诗人》—范晔 译


如果诗歌艺术也有自己的守护圣徒,比如狄金森和保罗•策兰,那么塞尔努达也在其列。

——哈罗德•布鲁姆


最不西班牙的西班牙诗人。

——奥克塔维奥•帕斯


[美]狄金森《尘土是唯一的秘密》—徐淳刚 译


除莎士比亚之外,狄金森是但丁以来西方诗人中显示了最多认知原创性的作家,在她魅力的顶峰前我们遇到了最杰出的心灵,这是四百年来西方诗人中绝无仅有的。

——哈罗德•布鲁姆《西方正典》


[法]皮埃尔·路易《碧丽蒂斯之歌》

——黄建华 译


因为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夜间玫瑰的芳香更神圣。当我独处的时候,又怎么能不为之陶醉?

——皮埃尔•路易《夜间的玫瑰》


[德]荷尔德林《浪游者》—林克 译


荷尔德林的诗作受诗的天命的召唤身不由己地表达出诗的本质。对我们来说,荷尔德林是真资格意义上的诗人之诗人。

——海德格尔


没有谁能像荷尔德林那样把风景和元素完美地结合成大自然,并将自然和生命融入诗歌——转瞬即逝的歌声和一场大火,从此永生。

——海子


[奥]特拉克尔《孤独者的秋天》—林克 译


死一般的存在瞬间之感觉:每一个人都值得爱。你醒来感觉到世界的苦难;你所有未赎的罪尽在其中;你的诗是一次不完全的赎罪。

——特拉克尔


[法]奈瓦尔《幻象集》—余中先 译


一旦解释出来,它们也就失去了魅力所在,至少,请您把表达的价值让给我。我所可能犯的最后一次疯狂,就将是自以为是个诗人。

——奈瓦尔


[美]弗罗斯特《林间空地》—杨铁军 译


弗罗斯特是盎格鲁美国诗人中最卓越、最让人尊敬的。弗罗斯特之于新英格兰,就如同但丁之于佛罗伦萨,莎士比亚之于沃里克郡,歌德之于莱茵兰……都有一种普遍性。

——T. S.艾略特


弗罗斯特是美国第一位世界水准的大师级诗人。

——罗伯特•格雷福斯


[法]耶麦《春花的葬礼》—刘楠祺 译


他纯朴得让人感动,如此快乐又强大。对他而言,他的生命并非两个黑夜之间的活动。他对黑暗一无所知。他和他的整个世界安然栖息于上帝全能的手中。

——卡夫卡


他是一位幸福的诗人,他述说他的窗子和他书橱上的玻璃门,它们沉思地映照着可爱而寂寞的旷远。正是这位诗人,应该是我所向往的;因为他关于少女的事知道得这么多,我也知道这样多才好。

——里尔克


责任编辑:顾君红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