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孙文波
加入时间:2015-10-1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孙文波,1956年出生,四川成都人。1986年开始发表诗歌。曾与肖开愚、张曙光创办诗歌刊物《九十年代》,与林木创办诗歌刊物《小杂志》等,出版诗集《地图上的旅行》等,《与人合编《中国诗歌评论》(三卷)、《中国诗歌:九十年代备忘录》等。1996年获首届“刘丽安诗歌奖”。

即兴诗(外二首)

即兴诗
 
不忍再看。看,也是虚影。
目光无法似剑,刺不穿霾之铁幕。
一座城被包裹的事实——是疾病。
是人算不如天算——逃避者,
只能造纸上家园;画桃符,求门神。
无济于事,不补灵魂的痛苦。
因由在于:官冕总是堂皇,自大如幛,
绝生民视听。所谓道理,是没有道理。
唉!到如今,我亦不过是
把文字用做记录:一、某地又暴表了。
二、咳嗽成为象征。三、对风的
感情上升到爱。四、蓝是奢侈品。


第二溪纪事诗
 
把目光扩大化,我就看见你,
隐身在荒芜深处(我其实很讨厌在此
用深处这个词);一片小沼泽地里,
腐烂,只剩下一堆白骨,已经浸泡中发白。
本来有腥臭味。我不说腥臭,免得对你
太不敬。人们有过怀疑,这是你吗?
我曾经加入怀疑的行列。现在不了。
我已经肯定那的确是你。这让我只要一想到你
如此的结局,就想落泪。太惨了。就是如今
人们给予你很高的荣誉,有什么意思?
仍然弥补不了他们的先辈做过的恶。很多时候
我听到他们振振有辞的谈论你,觉得太滑稽了。
是彻底的虚伪。现在它们已经在我的头脑
变成历史的虚伪。我的意思是,真相总是被遮蔽。
我们能够通过新立的碑得到事实吗?
它能够说明你最后的遭遇吗?我只能想象:
面对你病入膏肓,押解人粗暴地将你推入泥沼,
让你慢慢被它吞噬。现在,我特别想知道
那一刻你的心里想到的是什么。我知道
你对自己写下的诗非常自负。不过我不相信
当冰冷的泥沼灭顶,你真的想到它们
会成为一个民族的精典,被人们传颂?
这种想法如此纠结。让我很讨厌自己。


春梦诗
 
用歌声诱人的,我们叫他们塞壬。
月亮下树影憧憧的洞背村,一伙青年人
坐在小乐家客栈的院子里弹着吉它,
有人已经迷了心,不想回到独居的清冷的家。
我老了。经验告诉我,有一个我永远
无法进入的世界。我的世界现在由书与回忆构成。
都是久远的事物在左右情感。
只是现在我不想再说什么。我准时用餐,按时就寝。
被梦围困。一个梦里,我坐在剧院,聆听长亭怨慢,
听得流下泪水。另一个梦,我
在不知哪里的山上攀摘荔枝,一步踩空,生生被惊醒。
我瞪大眼睛在黑暗中自省;这样的梦,
用周公解梦能解出怎样的结果?作为无神论者。
虽然不相信冥冥中发生的事情。但是被扰乱的心情,
希望有安慰人的结论——虽然,
结论肯定是:没有结论。这让我觉得,很多时候,
我们其实是自己的塞壬。世界的诱惑
那么多,生命又特别短暂。让我觉得,即使
在梦中,我们也置身于危机四伏的世界。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