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徐庶
加入时间:2015-12-1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徐庶:诗人,研究生。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硬笔书协会员、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参加鲁迅文学院29届高研班、第2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研班、第16届全国散文诗笔会。著诗集《骨箫》《红愁》《梦落花》。 《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潮》《诗林》《绿风》《诗选刊》《散文诗》《青年作家》等刊发诗。入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新诗排行榜》等选集。 上世纪80年代始写诗。获冰心散文奖、曹植诗歌奖、中华文学奖、秋浦河杯李白诗歌奖。

海有不可消化的惊慌(组诗)

海有不可消化的惊慌(组诗)

·徐庶
                
 
雨点上礁

蚂蚁上滩
是为了逃避成为汪洋
随手抛洒的部分

总有一些多出来的水点
在海里叫做浪
落回眼中
叫泪花

一滴小小的雨
和我们未知的恐惧一样
只有爬上礁石
雨点才不会
被海淹没

人往高走,水也是
上礁的雨点
从石头中抽走翅膀
在你来不及眨眼间
它已遁形,回到另一个人
眼中不忍流出的部分
  
   
海的模样

一尾鱼被赶出海的样子
有多惊慌
我们就知道
海也有,不可消化的惊慌

让一块石片去贴着水
飞起来
水,也有不堪飞翔的
翅膀

让一股水去掀翻一股水
我们看到
原来海水的另一面
和空白一样白


点水

海水的秘密有多重
与水贴得再近
海鸥还是海鸥,它没法
变成一片水的羽翼

有水在,就有海鸥来点拨
人间事,是否只要拨弄
便有流水一般的顺水命

我曾用薄如蜻蜓翅膀的石块
去拨一泓海
拨一朵浪

看石头学着浪花的样子也能
飞了起来




如果没有一支桨的惊慌
沉鱼或许一直沉潜

在漩涡中心的人,对漩涡
有着特殊的定力
见人惊慌,他一点不慌

桨从船舷捞起的锐角
比一个直角更锋利

它劈开水,并不挑拨水
它劈开漩涡,并不撮合漩涡
     

海螺

不是所有的海螺
都落到匠人之手

不是,所有的海螺
都落得无用之用

不是所有的海螺都需要
一个音孔
来作为证人

它道破了一片海的
完整性和
不完整的生活

它坦露了我们的隐私
不堪,伤口,和疼痛
  
    

蜈蚣(外一首)


煎药6付,单付蜈蚣2只
老中医毕朝忠圆珠笔一抖,在我肚里放养了12只蜈蚣

我有毒。它们啃噬我曾嚼过的毒舌
烂过的毒心、黑过的毒肺、恶过的毒肝

我改吃素,沉默,低头看人
它们也跟着清心寡欲,不说话,不高看人

寂寞时,我放一只蜈蚣,再放一只
它们也穿着寂寞的花衣裳,从不随便放毒

12只蜈蚣,渐渐长成12行内心喜悦的庄稼
遗憾的是,没一颗可以入药


卸 载

每天,我们在午间,在深夜
沉沉死去
活着的时候
死,是我卸载另一个我

死后,我们是我们自己
在无国界的国家,当了国王
在无法律的小岛,做了法官
我们不知疲倦

我们用一生的力气,前赴后继
把自己慷慨分解
其中一半留给呼吸
另一半赐给死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