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马小贵
加入时间:2015-12-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马小贵,1991年生于甘肃,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现当代硕士研究生在读,写诗兼事评论。曾获樱花诗歌奖特等奖(2015),“求是杯”诗歌奖特等奖(2017),未名诗歌奖(2017),光华诗歌奖(2017)等。著有诗集《云中庭院》。

魏公村的幽灵


魏公村的幽灵

1
从学院西门吐出的人群中,像是祷告
结束夜晚开始流动。
从学院西门吐出的人群中,他向左。
向左还是向右?沿着琥珀般的城市
水族馆往下走去,复数风景盛极一时
成群结队,变动不居。或者像他一样
腹中带着并不体面的心事。漫步于
往来如缕的小巷中,熟稔如密道,经过
那些辉煌的广告召唤,因为守寡的红灯
在城市角落里占据了有利位置。披星
戴月式的天真火焰都已熄灭,他闻到
青年生活被烤焦的味道。停靠在一间
木屋酒吧的门口,等待昨天,信念像木屑
一样剥落。出租车为夜幕推出一道亮光
他一个人,悄悄溜向中关村南大街
迅速摆脱人群如一只燃烧的蝴蝶

2
提包的年轻人影子皱缩成午夜一点钟。
公交车在树叶上留下墨迹,那些远去的
灵感、亲爱缪斯和日益减少的朋友。
站在南大街的天桥上,随着时间的颤动
就像一枚过时的标签夹在成功学畅销书里。
当酒精在身体的禁区里肆虐,游走在贴满
小广告的城市皮肤,不可能存在一盏路灯
能提升你的黑暗。流星如革命般划空而去
你懊恼,你是只痛苦的蜗牛,徒劳的存在。
不远处搅拌机加足了马力,混合着平庸
和自负,轰鸣声如气球般膨胀。除了
偶尔带着醉意钻进一个个雕琢的句子里
因为清醒时,你深知你这颗庞大的
虚空之心,辜负了你的黄色安全帽
父亲,吊塔上的射灯刺穿夜空
新的一天,命运的光线是否会重归于好?

3
它蹲着,在一小片树林中,独居
胜过六月的云彩,优雅如哲学。
它蹲着,双眼眯缝,观察人间的
斯芬克斯,工业般的冷漠,任你
抚摸,像往事一般无动于衷。在
八号女生楼下长此以往,散漫的
学院花丛几乎是一种假象,黑云
推开夜幕,一只精灵跃入我的怀中
竟然是它、放大了瞳孔,示意一种
友善,为了被抚摸而肚腹上翻
柔软的毛发如芒刺在背,利爪
收缩,温暖的肉垫摩挲我的唇须
像是单身女邻居突如其来的问候。
就让我紧抱它道德的蛮腰,悉数
悲伤的波浪在空气中颤抖。领受这
甜蜜的火种并被它灼伤。哦,我不
知道,你将被囚禁、在它灵转的肋骨间
重生

4
夜晚不会钟情于别处的痛但你会。
借深心,那使我们相聚的力量汩汩
流动,像是升腾的积雨云,从城市
浑浊的深喉中咳出一道闪电
接受这银色的启示,你像一只
云中豹疯狂地猎取你所需的那部分真理。
你的语速,你偏爱的修饰,以及
痛饮劣质啤酒时的姿态,引燃了
一个坚持长期清贫者的早期战争
杯盏星移间,将往事隐晦地托出。
身后,人造的光如火灾铺满大街
歌咏或狂笑:多少诗歌归于一生虚无!
如果我们被烧焦,至少是在魏公村

5
盛夏的夜色中他犹疑了整个晚上
整个晚上红绿灯反复交换意见。
她说:口渴,指着他左手中的
半瓶水,像是准备好接受一次潮湿
而年轻的搭讪和一次未果的出游。
云朵隐藏到月亮背后,一对情侣走过
他感到正在失去的天真,礼物般的温暖
处在梦的悬崖上,他深知她是海鸥
天使,是生性甜美、富于热情的南方少女。
她问:自我憎恨?并试着伸出右手。
他有些颤抖,尽量表现地像个男人
但不能多想。
那是盛夏的某个十字街头,空气
一度变得稀薄而疯狂。大街上来往的
车辆数次使他们暴露。黑暗中
他紧紧抱住她,像是死亡,像是死亡

6
傍晚,地铁咖啡馆,晚风像流言
一样,撩动那叮叮当当的歌声。
略显疲惫的服务员,和他随身
携带的问候;可能会令你失眠
整个晚上的摩卡加冰,品尝
她带来的饼干和奶酪,以及卡片
寓言背后的温暖。来自四号线
却像远方的朋友,朗读几句格言
她直言不讳喜爱加缪胜于狄更斯
感叹生活如海而海岸线太过漫长。
这是难得的约会,有时我们宁愿
就此消磨整个光阴。当我们陷入
沉默,看云雀消失,夜的脚步声
逐渐占领城市。窗外亮起的灯光
增多的行人,而火烧到云的内部
像她腹中必须倾吐的秘密。
哦,这盛夏的夜有盛夏的剧烈

7
“因此,认己明时认主明。”伊玛目说;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五,人们眼中的
幸福闪烁。开始布道之前,他们有
充足的时间,沐浴净身,互致问候。
大殿明亮而安静,简洁的纹饰
久经时间的冲洗。伊玛目语调
温柔、克制,以新时代的例子
阐释古老的奥义。我想到有多久没有
到此来看望他,整日待在落满尘埃的
房间里。想起那些如饥似渴、沉醉于
阅读的日子:鲁米、穆拉维、哈菲兹
他们训谕中警醒的光亮,以及阿拉伯语
清澈无尽的雨丝。清风吹拂,我发现
他一生的髯须已如白雪,有那么一刻
他注视着我,并微笑,仿佛看透了
年轻人的心事。当人们在互致祝福中
告别,清真寺外车水马龙,盛夏正午
热浪中有一枚枚傲人的身体。而
我感到某种变化,如一只纯洁的兽

8
为什么失眠总是在午夜惊醒之后?
月亮悬挂在灯火通明的自习室上空
六月躁动的歌声,夹杂的欢乐
和悲伤都徒有其表。我轻轻地穿衣
出门,寻找传说中的桑椹。一对情侣
在马路中间持续地接吻,忙碌地榨干
彼此。保安正在驱逐几个唱歌的年轻人
连同他们的吉他和仅剩的书生意气。
球场空空如档案,我对如此温顺的夜晚
感到恐惧,找到一排长椅坐下来
面前是平静的喷泉,白日里那些儿童
在此嬉戏,流连忘返,适合他们
汹涌的天真。此刻整个校园,一无所有
除了喷泉旁边的树以及树底下的啤酒瓶

9
跑!被封闭的学院之路秘密连接着
本地小巷。几个中年男人,光着膀子
喝着啤酒,手中的蒲扇如我们新缓的
步调,这是对凉爽最好的诠释。整齐
排列的小户居民,散落其中的麻辣烫店
一对老人在路灯下博弈,盘旋的蚊蝇
如天使。风景连续掠过,我们是夜跑的
尤利西斯。经过万寿寺路一段幽深的
甬道,以为度过了这一年最艰难的
路程。
迎面而来的、咆哮的城市之风,西三环
北路上,发光的车辆汇成河流。我渴望
就此飞奔如冲浪。经过为公桥,汽车
已停满了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京爵会馆
中国银行、华夏良子,像是平静的海面
接二连三涌现的礁石。我们年轻的热情
几乎被耗尽。直到抵达空旷的南长河
公园,只有一个人在黑暗中彻夜垂钓

10
没有最新电影,没有甜蜜的争吵,没有一次
烛光晚餐。没有削皮的苹果,没有共享的
小秘密如她露出的嫩腰,没有爱的探照灯
在城市深海里找到宝藏。没有阔绰的阳光
没有流星划过夜空,没有毛毛雨轻拍如爱意。
也没有白里透红、彼此伤害的阴谋。
——那还有什么?只有翻遍
单薄失效的手机号码,然后与蒙蒙夜空碰杯。
只有豪车愤怒的鸣笛,在民族饮食街的狭窄
过道里,两三个醉汉,丑态百出;与我擦肩
而过的,退休职工、修车匠和打工妹,无论
什么人,都在以最低的生命意识挣扎游走。
只有在人民大学的天桥上张望,要么望而却步
要么自取其辱,当代商城巨大的电子广告屏
如童年的露天放映站。有时代的主旋律
铺开一座广场,其他声部安排无家可归的人
就坐,一幅扑克牌、劣质啤酒和凉爽的天气。
是的,还有那么多痛苦值得赞美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