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付炜
加入时间:2016-02-1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付炜,1999年生于河南信阳,现为大一学生。

二十岁的某刻(九首)

苍 耳

记忆掉帧,视线反复迷失
我们内心的图腾,在哽咽,群山
聚敛褐色鸟群,为了彰显
古老的忧伤,那些生长在舌底的青苔
正消弭在黑眸之中
谁衔去晚星,令我们在深夜启程
喉咙里的月亮,此时已融为永久的回声


郊外春夜

众生喧哗,夜晚漏洞百出
荒径等的人终究没有来,干脆
去泥土里做梦,想着日晕月晕
腐蚀光阴,等这世界变老,等
每一座粮仓,都拥有相同的身世
而草木从来都是一个甘甜的词
为的是,在春天独自做一些寂寞的事
写诗,混迹人间
即使江郎才尽,也绝不气喘吁吁
养一只幼虎,让它活在
春天的最深处,不识字却能对花卉动情
它有了我的心跳,它必然会
在春天一夜间长大成人


晚 祷

葡萄叶还油油的,一层浅薄的光
静静放置在地上,我们戒烟戒酒,像一名
失去野心的隐士,对人世徒呼奈何
唯一的喜悦是,看苹果歌唱、滚落

我们原谅了所有认罪的人,迷失的人
没有呼救的人,娼妇,疯子,一把尖刀
一罐蜂蜜,最危险的身体在忏悔
最不安的灵魂在发笑

没有落日的黄昏,有人在田间播种
返青的草卧在院子里,雨丝编织着风
野猫和植物们一起乱叫,看呐
春天的困倦像是一列慢速火车

玻璃屋顶

三月的阴影和光痕打在身上
像一种无比纯粹的时间,藏在神龛里
树枝挂满鸟类的标本,古老如同我们祖先的亡灵
含着钥匙出生的人,必定要打开一道道暗门
在机器的轰鸣里,找到一个漆红的木箱
取出月亮,所有的答案都在里头
最后一筐稻谷,干草垛,牛
钨丝灯里滚烫的抒情,在梦中
玻璃屋顶,飞速旋转,磨损,被光湮没
我反复对折童年,试图隐匿其中
然而天真的预言甜如一颗奶糖
吃过的人都知道要保持沉默


春山空

“有些事我不明白”
天与空混为一谈,怎样才能掰开
春天,淤积了如此多的色彩
为什么到头来仍两手空空
到底是古老的寓言,还是想象中
前世的逃亡,火中取栗,太多
绝望的年代,要我们整日指鹿为马
写诗要意犹未尽,空空如也之上
尽是空空如也,何必深思呢
只管虚度,把大片的春光扔到窗外
教捡来的石头说话,将所有的小事
当天大的事来做,人世复杂
春天已经心生去意,它有小脾气
厌倦纠缠,厌倦动手动脚
它喜欢人们都扑了个空,然后
惆怅,睡一觉起来,赶紧逃离
要么向东,要么朝西
人间匆匆忙忙,总要有乐事一桩

二十岁的某刻

远远的,童年急促而俗气
雨打万物时,有人站在屋檐下抽烟
年轻的我们,早已远离身体
红灯,门铃,意味着太多的主题

在黑夜里寻找乌鸦,卡夫卡是
一声咳嗽,像永不开启的暧昧
赞美诗,风吹落天气预报,几根
白发,犹如向时间索取的贷款

我们如此怯懦,注定遗憾终身
我们吃橙子,甜或酸,一次次充盈我们
所有的时刻都在缓缓涌出
沉默之海,令人恍惚又平静

形而上,肚脐以下,新的隐喻在形成
关于陌生的城市,昼夜回旋
我们拖着厚重的帷幕,打开
无数个孤独令这世界犹如新生


临渊而立

湖水多么陌生,夜里,我们
眼珠是光的容器,观火的人
卸下灰和暗物质,讨论孤独
羡煞,鱼因拥有整片的星空
而抵达遗忘之地,一丛丛的
镜面正反射未知,喷泉突然
凋萎,此时的我们湛如虚空

多余的柳枝,揉捻干瘪的路
谁吹灭鱼腹,带来神的口谕
真理、万物、羞耻、困顿之人
天生有繁冗的命运,词语里
闪电在所有的堤岸穿行,将
我们的不完整变得更加破碎
水光犹如晃动的花枝,一瞬

风点燃了嘴唇的边界,哧哧
像在念叨一件薄雾中的旧事


地久天长

你即是生活,比任何物种都更接近
一栋旧楼或晃动的湖水。天那么蓝
窗外,透明的风景有隐匿的疼
水库夏日,一个男孩的悲伤是
蝴蝶对峙,短袖灌满抑郁的风

怀疑主义只会来自争执不休的都会
三月,耽于春天的负荷
我们这群发育不良的孩子,迅速后退
在鸟鸣里打磨耳朵
世相粗糙布满深深的抓痕

时间早已倦于作答,收音机缄默
果蝇乱飞,九十年代我们对坐其中
盛夏只来过一次,只一次就让
我们的面目溺入时代,朝着正确飞奔
而松垮的记忆总给我们新鲜的支撑

像月光一夜间酿成白银
你说天长地久有时尽,对人间
我们已经掏空了自身,金属的胴体
面对敲击,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舌尖总淤积许多永恒的词


忽  略

万物在时间里消解,人眼混浊
对镜,听叩门声,当镜头转向
公园早晨,舞剑的老人,在湖边
柳枝低垂,树下小孩手里抱着手机

拒绝了所有的悲喜,这些年
无数张洞开的嘴,无数牙齿挂满露珠
无数夜晚陡峭,人抵达何处
在匀速的摆动中,泪水不断涌出

玻璃渣子重现昨日的狂欢
下一次见面,取决于一个好胃
一个坏天气,日常的戏剧性在于
猫的失踪,内心的猛虎突然减龄

他懂得了慈悲,慈悲即是忽略
音乐里的休止符,窗帘、眼睫
深夜的大街,日子的真相……
都有自身明亮的方式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