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地理:悲情鸣龙场

作者: 凉快垭文化坊 2016年02月24日11:38 浏览:164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题记:
小成都,鸣龙场,我的故乡。无数次匍匐在你的肩上,为你诊断和把脉,才发觉你患有肩周炎和骨折。你的身体虚弱,严重贫血还伴有脑血栓、老年痴呆,孤独症和癔想症。

诗歌地理:悲情鸣龙场
                                                         □许岚

兽头坝的千年通明灯火,夯实了你森林之王的宝座。层层涤荡繁花,编织着你的绸缎绫罗。
鸣龙场,气吞山河不是你的气魄,逐鹿川北也不是你的胸才大略,可你,却活生生以一个无名小镇的胆识,将西、南、盐三县捆绑在了一起!三支河流汇成了江,在时间的风景中咆哮。三兄弟风雨同舟,用脊梁撑起如柱的伤口,泥土越发血一样的清香!
一晃就是千年啊,我的鸣龙场,站在历史的冷风中,你百感交集。那些丝路花语的墙壁,不是你七彩的腰肢吗?那些班驳的吊角楼,不是你那强健的双腿吗?那些三更就挑着月光从田野一路走来的菜农,急促的喘息不就是你的心跳吗?那些哼着小调穿着花衣的姑娘,呼朋唤友相拥在集市,不就是你的美丽颜容吗?那一条长三百米宽十米的青石板路,鸡蛋大的坑洼,多像你的无数双眼睛啊?那青石板路两旁的椽斗木屋,居住着千年的感叹啊!
鸣龙场,一壶土茶,永远泡不淡你的沧桑。“添杯茶,打二两酒,外一斤花生”,“来了,来了!”那些每天都重复的吆喝,像歌声一样动听吧?你的耳朵从来不长茧巴,习惯了这些成天从土里刨出的歌声,你对李宇春、周笔畅,只是偶尔打望,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呵。
你的浑身长满龙甲,在绵延丘陵的一块巨大谷地,你昂着龙头,划动龙身摆着龙尾,你兴奋的游弋在以丝绸之乡著称的深水里……
鸣龙场,小成都不是先人对你狂妄的称呼,成都最繁华喧闹的春熙路敢和你比吗?猫儿坝不是一种传说,你正睁着眼睛说睁话呢。每天黑夜还未醒来,西、南、盐三县的农民,就像三只箭一样从三个方向射来,从不离弦,场镇的青烟已经如晨岚冉冉升起。卖猪肉的麻利的将鲜肉切成一枝枝杨柳,卖蔬菜的正抖着菜上的露水卖抄手的、卖油茶的、卖酸辣粉的、卖凉粉的,在自家的门前高声叫嚷:“来一碗油茶啦暖一暖啊,喝一碗送一碗罗——凉粉,凉粉,豌豆凉粉,如果有假,不收分文——”
方圆两公里的兽头坝,挤不进一丝风儿,欢笑,猜拳,呼儿唤女,自摸清一色的狂吼日爹骂娘的争吵……声声入耳,声声如潮,夜幕降临还在传递,传递入梦乡酒馆里的跟斗酒和茶馆里的土巴茶为了一个香的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争累了就你家摸到我家,躺下来悄悄说着情话。
威严的兽头坝,牛群选秀的场景奔腾万里,竞技的战场如今蒿草萋萋勤劳的猫儿坝,常在半夜里推磨星辰。对面的山海场,便黯淡了下来。猫儿菩萨稳坐猫儿山,如莲花般的绽放芬芳,那位化缘的和尚引凤做巢,人们的脸蛋红润起来。可猫儿菩萨他们还好吗,他们都流浪去了哪里?街衢的眼里常常蓄满泪水,因为尘埃迷茫不了他的眼睛,岁月的荆条抽打着痴呆的记忆,西、南、盐三县的火把从来都没熄灭为什么让一个叫苏鸣龙的乡绅,不经一万五千子民的投票表决,要去篡改历史的太阳呢?烈日和暴雨的头颅,已经在这块热土温存了千年,风调雨顺了千年,歌唱了千年。神和佛祖保佑的净土,像熟睡中的孩子一样安详,男人们赶着牛群,女人们织着锦绣,瘟疫像一场花朵的绽放,席卷了小成都这个山坳一平地的所有角落。
鸣龙这个并不苦难的名字,穿越了层层叠叠的峰峦、惶恐、惊讶、唾液、憎恨……
神话并非像闪电那么遥远,那么短暂。鸣龙场的第一声啼哭,通过观音娘娘的数次练声,选择了一个黄道节日,终于以闪电的姿势,在寂黑的夜空盘旋一圈后清脆的落了下来。着长衫的书生彻夜难眠,光着身子的汉子停止了喘气,婆娘们将咿呀呻吟捏出水来汗来。
春雷将鸣龙场攥在手心,初生的婴儿,像一团干净的血球,又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夜晚被点燃,长衫书生的书卷被点燃,汉子们的欲望被点燃,婆娘们的梦呓被点燃,再大的暴风雨也不能扑灭这点燃的村庄,天空真实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是龙就要鸣啊!一个平静的清晨,一双巨手叩开了那些裹得严严实实的柴扉,一排排整齐的吊脚楼停顿了徘徊的脚步,一匹匹烈马冲出了栅栏,一群群鸡、鸭、鹅、牛驮着笨重的身子,一只只雄鹰搏击在空中……一万双红色的眼睛,一身身五彩的衣裳,一朵朵斑斓的鲜花,一粒粒金黄的稻子,一捧捧丰满的玉米,一枝枝雪白的棉花,一匹匹的龙凤绸缎,一句句铿锵的号子,一座座如黛的峰峦……
从四面八方涌来,从昨夜的惶恐中醒来,擦干了泪痕,目光慈祥和善良。好一幅气势恢弘的飞龙图啊,玉皇大帝为你剪彩,王母娘娘为你化妆。万人朝拜啊,一个太阳,一个月亮,一颗心,嵌进了龙的须触,龙的鳞甲。龙的身体,龙的灵魂,龙的一声震天吼啊:飞得更高,想得更远,做得更好。王爷庙的刘、关、张,把桃源迁徙。四海居的赌徒,把生意人的银两哗哗归裆。舵爷和袍哥们,穿州过县,一路吃到成都,谁要钱谁就不想在江湖混了。
天意啊天意,生活的刀芒开始重新一天的日出日落。苏家大院的阳光开始被农民的筛子筛漏着,一点点的晶莹在农民的担子上。鸣龙场把兽头坝和猫儿坝的名字,镌刻在一座叫“椅子”的山上:
“椅子山前一条河,
好象玉带胸中搁。
皇帝山腰来把坐,
百姓世代都康乐。”
椅子山下从此开创了第一座“鸣龙私塾”,一个龙脉相承的书院。
书声穿越了苍穹,穿透了云层,直达高于书声的瑶池。龙的羽翼,从“鸣龙私塾”开始升华着图腾,《三字经》飞歌“人之初,性本善”。花朵从此善良,雕梁画栋在《论语》声里“不亦君子乎”!
着长辫子的秀才如腾渊之龙,或悬梁刺股,或凿壁偷光。目光与智慧一样犀利,交织于飞扬的笔墨纸砚,一双手耕耘着天下为公的祈祷。
一只只乳虎,呼啸着山谷向阳的地方,声音象风浪一样延伸向海洋。
雄鹰开屏做就职演说: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
鸣龙私塾长长的亭台里水仙微笑,四合院桃李芬芳,每天的生活比赶集热闹。
一天夜里月光羞涩,秀才朱涛高中举人,与一邂逅民间女子小倩得意尽欢在私塾通宵达旦。鸡鸣之时,女子匆忙离开失足而缀于楼下,一命呜呼!秀才的哭声哭干了一条河,于一夜之间在私塾的四合院中央,全部凝成一口泉井,泉水甘甜清冽,滋容养颜,明净心思,凡饮之者即非达官也为贵人。朱涛将小倩厚葬于椅子山腰,发誓永不结婚,以女子坟冢的蒿草为干粮,以女子的一张香罗帕为催化剂,盛满一袋忘情水,走向北京,金榜状元,走向庙堂,包装爱人的新家。清明的雨滴是一位记忆高手,记忆让希望燃烧,让爱情歌唱,让心盛满感激。状元将私塾泉井命名“明泉”,修桥载民心,铺道经商行,西、南、盐三县商贾如云而至,整个一个闹市的天堂,小成都的天气轻雾中晴朗。鸣龙私塾得以扩建,一里方圆,浓荫密布,大树参天,警钟声与书声相映成辉,“为中华之崛起”之人如星辰闪烁…………
“父子夺魁”的紫色牌匾,并非鸣龙私塾汇聚的容光,武状元的名字被故园的步伐洗擦
1983年秋天,一位还穿着开裆裤的乡下娃娃,背着一个破书包,用半枝毛笔,一行草书将岁月游弋了千年。鸣龙公社四个字,如同岳飞当年一样,深深刺在我的肉体。
鸣龙私塾更名鸣龙完小,“为中华之崛起”的精神依旧传承,“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祖训和命运,将一个10岁孩子的三围紧紧捆绑。初中一年级的我,像一只瘦小的雏鸡,捕捉着知识汪洋,跌入一个叫“大学”的词语陷阱,我常常将月光掰成数块来品尝。我常常在夜空中想象,如果我像毛主席、梁启超、谭嗣同着长衫,该是怎样的一种风流倜傥,苏东坡、陆游、李清照、柳永、李白、杜甫、王勃……他们的千秋光芒,让一个初生牛犊一边阅读着庄稼的长势,一边在古典的蓝海里泅渡,泅渡,泅渡!
循着词人的韵脚婉约地走来,忧愁的《雨霖铃》,是被落花和笙箫包围的《满庭芳》;精致不可临摹的《钗头风》,是蘼丽凄婉,让我伤感的——宋王朝。于是我常常喟叹,能不能像清新婉丽的晏几道,可以惆怅忆着心字罗衣的小萍,寻着旧日的谢桥;能不能如柔弱无力的秦少游,徘徊在轻烟小楼里数飞红万点纤云弄巧,看自在飞花与无边丝雨;能不能似姣花照水弱柳扶风的李清照,守着满地黄花,为绿肥红瘦的雨后海棠叹惋流泪????!!!
琢磨不透古人愁滋味的我,为赋日记强说愁,将一个少年与年龄太不相称的心事,搅动得春水微澜。在更多的阅读到《滕王阁序》、《兵车行》、《满江红》、《示儿》这些不朽篇章以后,我开始慢慢长大。远离琼瑶悲剧的大观园,走进三毛的《背影》、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新生活泛绿,我的抒情泛绿,鸣龙完小的书声泛绿。
四合院的木质古色古香。亭中杨柳依然与榆树相间。“明泉”滋养了一批批跃出农门的哥哥姐姐。鬼故事在三更上演,生性胆小的我们被一阵风蹂躏。聊斋里的那些狐仙,常常在我们秉烛夜读时,挑灯和舞蹈,送些饼干和凉水,激励和祝福。
鸣龙完小的礼堂上,我滚烫的热泪,湿润不了三年来哗哗翻动麦浪的书本的碰撞。燕子回到巢穴,心灵飞向天府之国,名山大川,地球之域。
鸣龙完小,静静的躺在椅子山的怀抱,我静静的躺在她的怀抱。山是那么青,树是那么绿,明泉的微笑那么像爱人,四合院的门缝里,装满记忆。
蓦然回首,一滴眼泪,沿着我求知的道路,一路延伸。
我的求学生涯,在九条渠山下的缆车中开始奔跑……

鸣龙场的街灯亮了起来。今夜,我多么想自己是个失踪的孩子,趴在我母校的臂弯里,重新回味一次做学生的虔诚,乖巧而安静。何氏客栈的阳光,揩去了千年的风尘,镜子般照耀我光鲜苍白的容颜。居住在何氏客栈的吊脚楼,分明嗅见当年商贾沉寂的汗骚,如洪钟似的吆喝。老戏楼的川剧,若隐若无地清脆在耳边,梦游里飞出去,舞台早已淹没为一茬麦地。麦芒扎得人疼痛,老戏楼在追忆中哭泣。
13岁的我,开始怨我母亲不早生我10年。要不,我也能经历文革,亲眼看着老戏楼被强奸和尸解的情节。她原本浓缩着鸣龙文化的精髓,将它演绎在一部部百看不厌的百姓情事里。
我在静夜里,啃着董家十代单传的锅盔,咀嚼着岁月纷呈的血与水,终不能寐。每次母亲来看我,总是带着一个热腾腾的董氏锅盔,一角钱,香酥入肺,润养我的勤奋。与董氏锅盔告别时,赵氏锅盔也摆上了街口,带着几丝年轻的调皮与惬意。我光鲜的下颚,长出几丝青色胡须,似刀刻进历史的泪痕,审视着身边现代的文明。
当鸣龙公社成为鸣龙乡,鸣龙乡成为鸣龙镇以后。赵氏锅盔,一个最先富起来的万元户,因为桃色事件弑妻入狱,而成为鸣龙的焦点人物。
哭啊,悲愤的哭啊,椅子山在咆哮啊……鸣龙私塾,鸣龙完小,中规中矩的四合院。奔突“明泉”,苏家大院……为何我刨破双手,只在瓦砾中寻找到一个明末清初端砚。一座宽敞明亮的鸣龙中学,如同一辆坦克,推平了我的怀念,僵尸般矗立于面前,洁白的瓷砖,是葬礼的白花。我嘶哑的悼词,燃烧了椅子山,穿越了时空。
那些和我一样悲情的学子,纷纷从乡村泥泞中匍匐而来,漂洋过海的赶来,奔驰、宝马,北京现代、上海大众……将鸣龙中学围城一座城池,同仇敌忾。一百双眼睛,一千双眼睛,一万双眼睛,像一个个沸腾的血球,滚动在钢筋水泥凝成的城堡,任多少条江多少条河也扑灭不了啊,我们心中承载的“为中华之崛起”!
我们的愤怒,淹没了城堡里传出的稀微喘息。那些着装古怪的学生,用华丽的手机相互发着微信,爱与恨笼罩着城堡,诸多14岁女孩怀孕生子的故事充盈着城堡,学生为老师“动手术”的英雄传奇倾斜着城堡,交白卷光荣的后张铁生时代葱茏着城堡……
那一面迎风招展的校旗,像一位心怀内疚的小丑,无力地飘扬在鸣龙中学的上空。鲜红的缎面伤痕累累,记载着已经流逝的二百多年的辉煌,唠叨着一个曾经中考成绩年年都是县状元的风水宝地,为何龙脉一动,就玩物丧志、一蹶不振?
我们无法用自己当年真实的发奋图强,唤醒这些乳臭未干的师弟师妹,他们沉浸在缥缈幽谷里的憧憬。我们的努力,往往被“十年一个代沟,距离拒绝交流”的成熟打断。
狼狈不堪的我们,极力隐藏着滴血的心脏,怀揣着时代的煎熬,把在瓦砾中寻找到的唯一的一个明末清初端砚,相互亲吻一番后,永远珍藏在心灵的博物馆。
慢慢移动僵硬的思想与步伐,一眨眼孩子都十三岁了。十三岁的女儿,新鲜而好奇。鸣龙场小成都的繁华,循规蹈矩的演绎。年轻人大都北上南下了,老人们像夕阳拖着朝阳。寡妇村和寡男村结盟,最初在夜间散尽春宵,后来大白天也可羊肠小道,玉米棉花。
鸣龙场芸芸歌舞厅,磁石一样,吸吮着脸颊猩红的猎手,其中不乏花是老来俏。开发区建筑挺拔,水泥路光滑如婴儿脸蛋,店铺整整齐齐,蓄势待发。可老人们从不买帐,他们依旧在老街,喝着盖碗茶,品着红高粱,打着纸牌麻将。夜色深沉,老人便割上半斤猪肉,一路晃悠一路川剧小调,徜徉在乡间小道,“走婚”的寡妇寡男,最终被自己真正的拥有者发现。血,就流出来了,如同污垢,黑色了乡村秀丽的景色。传统的愚昧,被现代的开发日渐代替,为官者心中痒痒,抑郁痒痒。花裙子迷惑着他们贪婪的口水,干旱枯竭中榨出的血汗钱,在花裙子上飞来飞去。
性欲不是人类的错,错在为什么有了人类。黑色的恐惧,刀光剑影的嘶杀,令鸣龙场的安全措施瘫痪,老百姓鸡犬不宁的日子仍在继续。赌博是神啊,拜走了亲人从南方北方一年两年十年积攒下来的光荣,房子是别人的了,土地是别人的了,孩子衣食无着落,老婆(老公)远在他乡,自己也不是自己了。
鸣龙场是天堂,也是炼狱,他像魔术师一样,频繁变换着人们生活的角色。
牵着女儿的小手,走在鸣龙场悠长悠长的街道,一阵阵胸闷总是折磨着我。
面对女儿天真的提问,我始终无法用一连串准确的词语,来解说这个古镇。
口若悬河的我,此时急急巴巴,仿佛刚学母语的初衷,紧张而羞涩。
工业文明肆虐的时代,生锈的手工怎比不停加速的列车深入人心,伦理道德被打进冷宫。白马庙、梨树垭、凉快垭、三合寨、回龙场、龙井沟、徐儿河、响水滩……这些朴实的村庄,鸣龙场的枝干,鸣龙场的条条血脉,常常气短和腰酸,叹息和徘徊,在静夜并中穿针引线,缝补着鸣龙场的伤口,鸣龙场的幽怨,鸣龙场的时光曲环。
鸣龙场的雷声和闪电,是他最忠实的镇定剂,它们的一声吼叫,一束烈焰,都让鸣龙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震动和燃烧,停止旁逸斜出的欲念,后脚踏出门槛。它们的震动和燃烧,让女儿感动,并大声朗诵: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鸣龙场,你因丝绸之乡的繁荣,赢得小成都的美誉,你陶醉了,醉得有些不醒人事。
那一枝枝宽大的桑叶,那一树树紫红的桑葚,那一群群蠕动着财富的蚕虫,那一对对白胖胖的茧小子,那一簇簇古铜色的憨笑,那一个个美丽的采桑女,那一场场用勤劳编织的梦呓,她们都去了哪里?如今荒芜的树垭,还残留她们的余温。
要不是明末清初那位成都丝绸客商,跑遍全国各地,才在鸣龙场购足了一批丝绸,一句“鸣龙场,俨然一个小成都”,让你的名字“丝绸”了神州大地,过足名人瘾。你的羽翅丰满起来,你原本平静的心也躁动起来,你骄傲得像个国王。一个小镇小成都,多么堂皇的小天地,躺在荣誉的史册上,你成天想象着西施一样的王后,该是多么的婀娜多姿倾国倾城……

小成都,鸣龙场,无数次匍匐在你的肩上,为你诊断和把脉,才发觉你患有肩周炎和骨折。你的身体虚弱,严重贫血还伴有脑血栓、老年痴呆,孤独症和癔想症。
那些和我一样悲情的学子,虽然海角天涯,却相互激励,想着为你动一场手术。我们翻遍中国所有的古典医学书籍,先是麻醉微创,然后是对症中医调理。我们大都并非医学专业毕业,更并非医学专家、教授,但我们是土地的信徒,龙的子孙。
天还没亮,我们就启程。小成都呵鸣龙场,你得忍一忍剧痛,为你动一次手术。
也许将耗尽我们毕生的精力。我们的母语是良药,我们的根是针!


《鸣龙场》

早早就发出了一张召集令
煨好了一缕炊烟,烫好了一壶老酒
煲好了一桌桌的慈祥
打工的人,做生意的人,发迹了和不发迹的人
几十年没回家的人,一辈子都不想回家的人
纷纷从江湖赶了回来

鸣龙场,像一口烹调万人的年火锅
大家在锅里涮钞票,涮笑容,涮亲情,涮辛酸
涮茶,涮酒,涮牌,涮麻将,涮微信
他们无暇顾及鸣龙场,他们的主人
祖祖辈辈的主人,一个人,孤苦地沉在刺耳的喧嚣里
和年这位老友,喝寒风,下泪酒,喃喃自语
今年回来的娃娃特别多,看着都温暖

颤巍巍的鸣龙场,依旧笑容可掬,耳聪目明
依旧保持着学者瘦削的风骨,风范
他还是喜欢木质长衫,窗花袖口,青石板鞋
质地硬朗,古朴。他还是喜欢一个人,拄着拐杖
从老街,走到新街。从街头走到街尾
看一看小贩的吆喝,品一品盖碗茶的清香
闻一闻从乡间小路走来的泥土味道
听一听雨敲青石板的声音,椅子山下的书声

这些鸣龙场的特产,品格。亲切,清脆
入口化渣,柔韧劲道
在鸣龙场一千多年的明与暗中
浸润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送走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鸣龙场终将老去。这盏灯,还能
亮孩子们的归路多久
鸣龙场,自己也说不清楚
鸣龙场,毕竟只是一座塌陷的祠堂
不是一座香火弥天的古寺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在这里皈依
鸣龙场,已不再是孩子们的世界,江山
无需,也无能为力将他们唤醒
孩子们像云,说飞就飞,说离就离
唯有在内心的空里,贮藏他们满满的去路

鸣龙场,比一纸钞票轻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诗人热力榜

  1. 向商 ¥20.0 (1次)
  2. 油菜花开 ¥5.0 (1次)
  3. 飛鸿踏雪 ¥2.0 (1次)
  4. 曹子涵 ¥1.0 (1次)
  5. 暖流 ¥1.0 (1次)
  6. 黄晓玉 ¥1.0 (1次)
  7. 荻莫哀鸿 ¥1.0 (1次)
  1. 佗城雄鹰 ¥90.0 (2次)
  2. 非渔 ¥80.0 (1次)
  3. 刘源望 ¥70.0 (3次)
  4. 崔春峰 ¥51.0 (2次)
  5. 双溪朗月 ¥30.0 (1次)
  6. 静腾 ¥29.0 (3次)
  7. 方书兰 ¥27.0 (5次)
  8. 秋辉 ¥25.0 (2次)
  9. 祁夫 ¥24.0 (6次)
  10. 暖流 ¥23.0 (3次)
  11. 苍翠江南 ¥21.0 (3次)
  12. 李文学 ¥20.0 (2次)
  13. 滨哥 ¥20.0 (2次)
  14. 白露微霜 ¥20.0 (1次)
  15. 邓坤文 ¥20.0 (1次)
  16. 123LJF木思舟 ¥20.0 (2次)
  17. 星燃 ¥17.0 (5次)
  18. 山宁 ¥15.0 (2次)
  19. 边界 ¥12.0 (2次)
  20. 龚玉林 ¥12.0 (3次)
  21. 河东渔翁 ¥10.0 (1次)
  22. 没设笔名 ¥10.0 (1次)
  23. 朱良 ¥10.0 (1次)
  24. 蒂梵 ¥10.0 (1次)
  25. 登霄 ¥10.0 (1次)
  26. 焕然5 ¥10.0 (1次)
  27. 上官凝露雪儿 ¥10.0 (1次)
  28. 冰河69 ¥10.0 (1次)
  29. 赵国立 ¥10.0 (1次)
  30. 古良 ¥10.0 (1次)
  31. 包立峰 ¥10.0 (1次)
  32. 悠竹 ¥10.0 (1次)
  33. 亦舒yes ¥10.0 (1次)
  34. 申普庆 ¥10.0 (1次)
  35. 章洪波 ¥10.0 (1次)
  36. 大海的儿子 ¥10.0 (1次)
  37. 龚良文 ¥10.0 (1次)
  38. 赤海贝 ¥10.0 (1次)
  39. 凌洛 ¥8.0 (3次)
  40. Weixiaoyangguang ¥8.0 (3次)
  41. 马吉明 ¥7.0 (2次)
  42. 童山人 ¥6.0 (1次)
  43. 陈玉泉 ¥5.0 (1次)
  44. 季春 ¥5.0 (1次)
  45. 溪月晨曦 ¥5.0 (1次)
  46. 抚琴观海 ¥5.0 (1次)
  47. 山东风卷残云 ¥5.0 (1次)
  48. 戴志强 ¥5.0 (1次)
  49. 彭小玲 ¥5.0 (1次)
  50. 圣手书生 ¥5.0 (1次)
  1. 刘源望 ¥930.0 (10次)
  2. 野花自野 ¥118.0 (2次)
  3. 浪心 ¥100.0 (1次)
  4. 龙树 ¥100.0 (1次)
  5. 佗城雄鹰 ¥91.0 (3次)
  6. 映 ¥88.0 (1次)
  7. 非渔 ¥80.0 (1次)
  8. 方书兰 ¥75.0 (13次)
  9. 古良 ¥71.0 (8次)
  10. 苍翠江南 ¥67.0 (7次)
  11. 月亮君 ¥66.0 (7次)
  12. 祁夫 ¥62.0 (25次)
  13. 抚琴观海 ¥61.0 (9次)
  14. 崔春峰 ¥54.0 (5次)
  15. 赵国立 ¥50.0 (7次)
  16. 秋辉 ¥50.0 (4次)
  17. 廖贺 ¥50.0 (1次)
  18. 暖流 ¥46.0 (7次)
  19. 柳叶烂船 ¥38.0 (2次)
  20. 星燃 ¥38.0 (8次)
  21. 孙九甫 ¥35.0 (1次)
  22. 滨哥 ¥32.0 (4次)
  23. 双溪朗月 ¥30.0 (1次)
  24. 明贵海 ¥30.0 (3次)
  25. 李伟新 ¥30.0 (2次)
  26. 静腾 ¥29.0 (3次)
  27. 山宁 ¥29.0 (5次)
  28. 龚玉林 ¥27.0 (5次)
  29. 方国 ¥27.0 (4次)
  30. 叶刘子铭 ¥25.0 (4次)
  31. 隆武山 ¥23.0 (9次)
  32. 牛译 ¥22.0 (2次)
  33. 襄阳刘超 ¥21.0 (2次)
  34. 李文学 ¥20.0 (2次)
  35. 唐时华 ¥20.0 (2次)
  36. 黄荣 ¥20.0 (2次)
  37. 白露微霜 ¥20.0 (1次)
  38. 杨金明 ¥20.0 (2次)
  39. 邓坤文 ¥20.0 (1次)
  40. 行者冷云 ¥20.0 (1次)
  41. 张亚平 ¥20.0 (1次)
  42. 挚桦 ¥20.0 (1次)
  43. 长风无常 ¥20.0 (1次)
  44. 子今非 ¥20.0 (1次)
  45. 123LJF木思舟 ¥20.0 (2次)
  46. 赤海贝 ¥20.0 (2次)
  47. 花果山君梦雪儿 ¥17.0 (3次)
  48. 蒋辉 ¥15.0 (2次)
  49. 田会民 ¥15.0 (4次)
  50. 薛耀军 ¥15.0 (2次)
  1. 李增宗 ¥7499.0 (220次)
  2. 代雨东 ¥4551.0 (49次)
  3. 董凤云 ¥4481.0 (28次)
  4. 海空 ¥3215.0 (1183次)
  5. 邱墨59 ¥2268.0 (22次)
  6. 不是我是风 ¥2032.0 (212次)
  7. 冯书辉 ¥1901.0 (5次)
  8. 度母洛妃 ¥1696.0 (57次)
  9. 亮剑风云 ¥1308.0 (23次)
  10. 林大邻 ¥1245.0 (115次)
  11. 月光经典 ¥1196.0 (70次)
  12. 皋亭望片雪 ¥1085.0 (174次)
  13. 翠袖寒 ¥1074.0 (28次)
  14. 芳之余华 ¥1000.0 (1次)
  15. 精彩的活 ¥993.0 (12次)
  16. 浪心 ¥976.0 (19次)
  17. 刘源望 ¥936.0 (12次)
  18. 晓雾 ¥924.0 (31次)
  19. 禺农 ¥901.0 (39次)
  20. 野花自野 ¥862.0 (10次)
  21. 一千莲 ¥840.0 (51次)
  22. 田永全 ¥833.0 (103次)
  23. 庄涛 ¥747.0 (22次)
  24. 张鹏飞 ¥731.0 (71次)
  25. 冷水 ¥709.0 (98次)
  26. 逆光之恋 ¥695.0 (31次)
  27. 琉璃月樽 ¥647.0 (7次)
  28. 一米田心 ¥643.0 (10次)
  29. 依山而立 ¥633.0 (87次)
  30. 阿强 ¥590.0 (59次)
  31. 宜茂 ¥579.0 (30次)
  32. PMken ¥566.0 (12次)
  33. 晓禾 ¥558.0 (115次)
  34. 蔡静思 ¥546.0 (85次)
  35. 青剑 ¥509.0 (28次)
  36. 南惠萍 ¥502.0 (61次)
  37. 陆尘风 ¥501.0 (2次)
  38. 珮公 ¥482.0 (17次)
  39. 星燃 ¥463.0 (102次)
  40. 雨村 ¥457.0 (43次)
  41. 风落河畔 ¥435.0 (19次)
  42. 淮川剑 ¥429.0 (33次)
  43. moyu ¥424.0 (113次)
  44. 霖雨 ¥420.0 (106次)
  45. 裴军 ¥406.0 (23次)
  46. 沁墨轩 ¥401.0 (35次)
  47. 玖心 ¥398.0 (33次)
  48. 紫程 ¥396.0 (31次)
  49. 子今非 ¥393.0 (72次)
  50. 牧野 ¥387.0 (3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