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龚学明
加入时间:2016-03-0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龚学明,男,江苏昆山人。 网名:人生也好。记者,编辑,诗人。   上世纪80年代求学于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即分配至江苏新华日报社,现为江苏扬子晚报文化部副主任,扬子晚报《诗风》诗刊主编。拥有新闻高级职称。   长期致力于新闻和文学的写作。获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资深新闻工作者荣誉证书,为全国和江苏省报纸好新闻一等奖获得者。大学时始文学创作,在多家报刊发表诗作、散文诗、散文、随笔多首(篇)。作品入选多个选本。出版有诗集、随笔集、纪实文学集多部。  ———————————— 如有事,可联系:743617547@qq.com

秋天两题

《秋天,我在看一座桥》
文/龚学明
.
秋天的桥是白的
阳光是黑的,植物的色彩呈过渡色
.
我隔着一片时间的湖面,桥开始孤独
左边是一排连绵的枸杞树,乘着神的睡意
它疯狂地抽枝吐叶,它心知肚明那些后事
右边堤岸上的风,只向一个方向吹
.
白色的桥曾构筑世纪大梦
将步行者的忧虑缩短二分之一
它抱住两个人的思念,用脚步相连爱
.
架在水上的生命总留出一半
半圆的桥孔在镜子上寻找团圆
肉身谦让,让灵魂在虚拟中隐现
.
不能有船,这意外之物
就像命运一次意外的打击
湖水剧烈晃动,桥的默念支离破碎
.
一只惊飞的白鸟
在水面上啄咬喘息中的秋天



《秋天的卵石》
文/龚学明
.
河水沉淀,像一个挣扎后的人
放下逐日的欲望
岸边的树只有一个姿势:
它们将饱受羞辱的身子倾向水面
被迫害者相互同情,时而用秋雨洗面
.
地面上的卵石排列整齐
从河底潜逃,努力遗忘出身
摆脱水的围追,但没有躲过沉重的脚步
.
卵石与卵石互相挤压
在不大的路面上,没有烂泥的空间
“它们互相看着对方,像几个判官
它们在审视一块没有打磨的玉”
.
风已冷,喧闹只是喧闹
一块石头还没有经历卵石的痛
它要自我打磨,用周围的冷嘲热讽
.
我们都不是卵石
最好忘却水,我们做某种象征的云朵
一一冬天不可以躲过

秋天两题

《秋天,我在看一座桥》
文/龚学明
.
秋天的桥是白的
阳光是黑的,植物的色彩呈过渡色
.
我隔着一片时间的湖面,桥开始孤独
左边是一排连绵的枸杞树,乘着神的睡意
它疯狂地抽枝吐叶,它心知肚明那些后事
右边堤岸上的风,只向一个方向吹
.
白色的桥曾构筑世纪大梦
将步行者的忧虑缩短二分之一
它抱住两个人的思念,用脚步相连爱
.
架在水上的生命总留出一半
半圆的桥孔在镜子上寻找团圆
肉身谦让,让灵魂在虚拟中隐现
.
不能有船,这意外之物
就像命运一次意外的打击
湖水剧烈晃动,桥的默念支离破碎
.
一只惊飞的白鸟
在水面上啄咬喘息中的秋天



《秋天的卵石》
文/龚学明
.
河水沉淀,像一个挣扎后的人
放下逐日的欲望
岸边的树只有一个姿势:
它们将饱受羞辱的身子倾向水面
被迫害者相互同情,时而用秋雨洗面
.
地面上的卵石排列整齐
从河底潜逃,努力遗忘出身
摆脱水的围追,但没有躲过沉重的脚步
.
卵石与卵石互相挤压
在不大的路面上,没有烂泥的空间
“它们互相看着对方,像几个判官
它们在审视一块没有打磨的玉”
.
风已冷,喧闹只是喧闹
一块石头还没有经历卵石的痛
它要自我打磨,用周围的冷嘲热讽
.
我们都不是卵石
最好忘却水,我们做某种象征的云朵
一一冬天不可以躲过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