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宋琳
加入时间:2015-07-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宋琳:男,1959年生于福建厦门,祖籍宁德。1983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1991年移居法国,曾就读于巴黎第七大学远东系,先后在新加坡、阿根廷居留。2003年以来受聘于国内几所大学执教。目前专事写作与绘画。 著有诗集《城市人》(合集,学林出版社,1987年)、《门厅》(北岳文艺出版社,2000年)、《断片与骊歌》(法国MEET出版社,2006年)、《城墙与落日》(法国巴黎Caractères出版社,2007年)、《雪夜访戴》(作家出版社,2015年)、《告诉云彩》(台湾秀威资讯,2015年);随笔集《对移动冰川的不断接近》(北京邮电大学出版社,2014年),《俄尔甫斯回头》(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编有诗选《空白练习曲》(合作,牛津大学出版社,2002年)。《今天》文学杂志的诗歌编辑,《读诗》与《当代国际诗坛》编委。曾获得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奖、《上海文学》奖、东荡子诗歌奖等。

阮籍来信

不彻底是我的护身符,因为我厌烦。

瞧我每天与之周旋的都是什么样的物类?

剑,不祥的宝贝,倚在天外,就让它倚着吧。

谁若比我更矛盾,谁就配得上与我对刺。

君子远庖厨?可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厨房。


我吃着,喝着,苟活着,时不时玩着

佯醉的把戏,抱住酒这个人间最美的尤物。

我好色,但觊觎邻人的美妇让我齿寒。

虱子愿意呆在我的裈中就让它呆着好了,

我的躯壳不也一样,曳尾在泞溺的世界里。


小东西总是让我着迷,何况嵇康死后

宇宙自身也在迅速缩小。从桑树飞向榆树,

鷃雀的羽翼又短又笨拙,却已量尽生死。

我爱庄周,但黄鹄飞得太高,不适合于我,

在这个逼仄的时代,我的形象就是尺蠖。


虚弱,失眠,哭穷途而返的岂止我一人?

别再相信那些关于风度的传言了!我憋得很,

只想在野外独自呆着,解小便,透一口气。

从苏门山归来,孙登的长啸萦回在耳际,

我大概成不了仙,把自己埋进诗里却难说。


也请你别再提什么五石散的妙用吧!

昨夜,我梦见与一只猩红的长臂猿搏斗,

我输了,冒汗,被压得喘不过气。吉乎?凶乎?

果然他又来了,那虚伪的同行,佞幸的侦探。

我只能收拾起坏心情,将青白眼转动。


2017/3/11


① 见阮籍《搏赤猿帖》。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