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洹河四月
加入时间:2016-03-1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河南安阳人本名陈海洲.男.1980年生.农民.做过建筑工,装饰工,砖厂工人,电子厂工人,打工为生

诗意浓香社会组(现代诗)投稿

#最后的莫西干人


这是造物主遗忘的孩子
鸟兽身上都背负着古老的姓氏
星辰明亮,即将熄灭于无限的海浪的咆哮中
征途遥远,玉米的锄头锈蚀掉愉悦的欢呼
落日的光辉
带着血液的哀鸣

每一棵树饮用过血流成河的雨水
上面住着先人的灵魂
树木森森的墓碑,镌刻着血液的星辰
悲鸣之声高耸入云
唯有阳光伸出安抚的手掌,接住迷失的目光
枝叶在摇曳着沉寂中空荡的风
鹰的眼睛依然犀利,鹰的羽毛依然怀揣蓝天
依然有强劲的利爪
训鹰者的天空已是一片黑暗,落日的眼睛
将离别点燃,篝火也无法带来重聚

饮露为血,捕风捉影
亡者的歌声时而响起,唯有笛声呜吟
唯有岩石面孔如故
黑夜幽暗地向寂静和空荡索要猎鹰的鸣叫
雨水带着腐烂的气息,冲刷掉铭刻在山脉上的炊烟
每一棵草都伸展着绿意,还在等待征战者归来的步伐

在水的尽头筑巢
这里没有神明,只有山脉、野草、和飞动的甲虫
是神圣的守护者
穿梭的精灵,笑声带着凄厉的悲伤
将是怎样的金属的光泽,让千万颗星辰熄灭鲜活的光芒
一艘白骨制造的船
涂抹着五彩的油漆
手捧经书的人
他有着如此仁慈的神态
宣读着箴言,众神的子民只有一个

明亮的早晨,嫩绿的草芽上凝聚着血红的语言
被饥渴者饮用
这骨架如山的亡者,已被忘记
这满含绝望的河流的泪水
已经清澈见底
风依旧在推动着落日的辉煌,依旧在赞美大地
用激昂的声音驱赶着野牛
孤独的演奏者
吹动无数灵魂的低吟
他的血液即将枯竭,他的伤口依然在流血
众神依然手持利刃


#芳华


我在树皮和谷糠里,窥见一个
面带微笑的孩子。他用瘦弱和饥饿
满怀激情地歌颂一个伟大的时代
寻找童话里的玩伴
红薯干里藏着数不尽的星星
粗糙的窝窝头,有着
月亮迷人的样子

他一无所有,仅有一枚金色的徽章
他背诵红色的毛主席语录,来安抚自己的病痛和天空的孤寂
像一个虔诚的祈祷者
艰苦和饥饿。甚至死亡
都一样神圣而洁净
在被柴禾熏黑的土坯墙上,他描绘出
丰盛的晚餐

在野菊花的盛开里,在麦子和高粱里
寻找玫瑰的色彩。用中山装包裹的肉体
豢养可爱的宠物
村庄的上空,升起黄昏的炊烟
院子里晾晒着衣服,散发出的
皂角的清香,在向他展示的暧昧
他又无数次地想象着
云朵和星辰,将重新被赋予美丽的容颜

他的四十三岁已经被设定好
一生不信鬼神
却在算命先生的预言中离去
在最后的病痛中,他还继续寻找着丰盛的晚餐

多年后,他在镜中告诉我
对我的教诲中错误的部分
否定了他曾一再坚持的无神论,和鲜花一无是处的观点
他的五官也开始占据我的身体。我在慢慢地成为我的
另一个父亲。那是我一直排斥的父亲
在他曾经热爱的贫穷的
祖国的土地上,再一次以另一种炙热
去深深地热爱
从朝霞的光辉中,获得新生

院子里的美人蕉和月季花
替代了他留下的空白

野菊花更加迷人,长着一张女人妩媚的脸
油菜花满坡满坡地盛开着
散发着辉宏而盛大的气息
周而复始,不厌其烦


#黄河颂


连接天界的山脉,是众神的出生地
有着古老而洁白的色彩
它有青黑色的名字
它将上天的旨意融化、涌动
一点一点,流进先人的血液
这注定要奔流不息,要渊源流长

被润泽的大地上
隐藏于万物中的语言,开始慢慢苏醒
人们第一次打开封闭内心的河流
将彼此的秘密和姓氏画在两岸的石头上
每一朵浪花都养育着一位先人
每一朵浪花都藏着生命的秘密
文明在流动的韵律中诞生
两岸的土地,用它的色彩孕育出伟大的称谓

两岸上有肥嫩的草原
也有肥沃的田地
牛羊的叫声披着朝霞的红晕
人们的歌声在泉水中涌动,蕴涵着惊涛骇浪
野花也在等待,一个更美的花期

落日升起,猎人的箭上染着鲜红的血液和晚霞的光辉
他们从茂盛的树木中归来

多么让人着迷的画卷。农人引来河水
波光粼粼中映着祖先年轻的容颜
映着五千年龙的模样
图腾在流水的波动中浮现出来

刀斧无法断水
却可以在战场杀敌
可以为家人建造第一座房屋,第一口水井

壮士咕咕地饮着黄河水酿造的烈酒
那酒的烈来自于烈日的灼热和刺骨的寒风
来自于刀的锋利
来自于浪涛的咆哮
来自于黄沙的粗砺和亘古不变的颜色

人们的刀斧也可以砍柴,也可以
劈开巨大的龙门山
鲤鱼从此跃过
在渺小中获得伟大,获得神的力量
涛涛河水都冲刷不掉镌刻于河岸上的名字
而这条涛涛巨龙却变得温顺,顺从着河图的指引
向东方滚滚而去
如同奔赴战场的勇士,一去不回头

鸟兽咕咕地饮着黄河水
它们和流动的波纹将栖息于青铜的锈斑里
传承古老而粗犷的艺术美感
告诉后人,河流来自于神也是神的缔造者

洪水过后
溺水者的身体沉积为一粒粒黄沙
每一粒都是有着永久记忆的汉字
他们无名无姓,他们又共同拥有一个姓氏
聚集成肥沃的黄土地
后人在上面建立一次次辉煌
一次次丰收
这一切唯有河流才可以缔造
每一个涛声都在述说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我们将越来越接近沉默


一辈子将有多少光阴被误解
忧虑日渐增多愈加平静
内含无数丢弃之物让我钟情
仿佛中年以后,是为了救赎年轻的前半生

一个人坐在院子里
任四十年随着树叶和花瓣
安然飘落,另一种盛开
在凋敝中刚刚开始
它们将再次回到枝头,这不是重温旧梦
夕阳的光辉落满院子,一个男人在中年之后
才懂得这黄金般的沉寂,斑驳而温婉

偶尔有麻雀跳到我身边
用小眼睛审视着
在与我达成某种共识
它一定有不可言语的真诚被我忽略

小时候我曾对它们追逐,越追越远
带走许多细小的疑问
对于它们
或许只有静止才值得信赖
一些迟缓的事物
在这寂静中,以缓缓靠拢的形式
回答着多年不可解答的迷局


彼岸花


老牛在破旧的棚子里冲着母亲叫唤
声音低沉,有星空般的孤寂

母亲站在门口向它招手,白发迷雾般蔓延
像在黄昏等待晚归的人

她捧出积雪和风声,布置离别的场景
年幼的我站在院子里,双脚深陷于恐慌中
我已经懂得死亡的全部含义

月季在院子里,花朵有虚幻的身影
结出陈旧的果实,旧梦的嫩芽无新土覆盖

母亲向我讲述梦中的一切
讲述旧中山装、和父亲遗留的浑厚的声音时
她在梦境里带着可触及的双手,像昨天一样真实

旧挂钟在时针的指引下,在沉寂的夜色里
穿过无法逾越的界线
母亲跟父亲说,这只是一次暂时的别离

我拔掉父亲身上的蒿草,将纸房子点燃
再填几锹新土,画十字、烧纸
一切依照母亲的敦促,每一个细节都有确切的归处

一定有一个活生生的世界,有己丑年出生的父亲
有会漏雨的房顶,有会透风的墙壁
房子周围开满了母亲喜欢的花

把你爱成一棵小草的模样

我开始爱所有的事物

爱这吹过耳畔的春风
在向我述说遥远的距离
爱它吹动你长发的倦意

爱这清脆的溪水声
如同你在我身边流动的身影
夏天是淡色的衣裙
早晨是宽松的睡衣
打开我朦胧的梦境

我爱这眼里所有事物
如同爱你一样深情

街上流浪的人,
我爱他们寂静的眼神
如爱你从远方归来的身体上,一粒灰尘

我爱你
如同爱一棵小草柔弱的模样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