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梦兮1
加入时间:2016-04-0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王喜,笔名梦兮,甘肃会宁人,有作品发于《诗选刊》《延河》《甘肃日报》等,出版诗集《在人间》。主张诗者应该站在低处。

写春联(外十四首)

时光书


邀月对饮,村子是一块咽不下去的铁
也是一杯寡淡无味的白开水
每次碰完杯,就不知道如何收拾这场面
即尴尬又无可奈何
父亲越来越老,母亲只给他留下孤单
一个人生一个人活,受罪的日子
我们还要一次一次地祈求老天爷,能让他多活几年
2018.9.7



写春联


儿子会写春联是近几年的事
从选联到置墨
从来都不会一气呵成
不像他的性格
慢慢悠悠,迟迟不肯落笔于纸
把每一个字反复临摹
生怕写错了会减少鸿运的成分
整个过程极像,父亲
对待自己仅存的日子,一丝不苟
2018.9.7



坪坡川


从哪里说起,在哪里放下,从来都不影响
这老掉牙的故事

出走的脚步越来越少,归来的跫音毫无讯息
太阳以永恒之名,赐予村子最后的温暖

野草是创世者,也是狩猎者
不用教导,它们入乡随俗,这个故事没有结局
2018.9.7



不敢数


不敢数,数一次少一个
大前年春节还在算,亲堂弟兄总共有几个
翻过年,庄底下大爸就做了先行
重要的是人一走,庄也就跟着空了
门口的荒草长起来
算是顶一个走了的人守住最后的防线
荒草感觉不到疼痛
一个劲的疯长,爬上大墙
爬上屋脊,数不清时,浮世就忘了这个人家
2018.9.7




——给那头被卖了之后双膝跪地的牛

这一跪
给田块,这么多年
举着我的脚步
毫无怨言包容我的践踏
无以为报啊
有一句话给我的主人
我理解你的窘迫
你曾把高高举起的鞭子狠狠地抽在地里
2018.10.9



寒露

西红柿长疯了
或许不忍父亲的孤独
夕阳忍着不落
举着笑脸迎接黑夜
寒露过后
这真实的情景
让人有了切肤之痛
父亲拔出来
整株西红柿树晾晒在地台上
一颗颗没有
走到头的果子像一个个小眼睛
盯着我
也盯着渐冷的人世。
2018.10.10



倒述

现在我倒是希望尽快死去
这样才能够完整的
从坟墓里爬起来
重新开始这跌宕的一生
我把渐弯的腰身走直了
白云说年轻人的美好在后头
那是多么美好
我必须回到初生的房子里
这样母亲不生不养
人间便无有生死别离之痛
2018.10.10



悬崖或者放下

我追寻的那根稻草一直没有出现
或者已经腐了
那副画最终没有遮住天空
或者已经破了
不要怪梦所呈现的真实
虚幻是镜中花
碎了的其实是花瓣上的露珠
2018.10.10


回家

回去了就不想走
回来了又不想去
我与老家的这种距离
让人有一种担忧
——死无葬身之地
不是故意而为
田块里的草我真的除不尽
山上的草
又攻势迅猛,都长到
父亲的脖颈了
我害怕它们爬过
最后的防线
又害怕拔出父亲心上的疼
2018.10.11




看天

越来越不敢抬头
特别是夜晚
总感觉那把勺子有话要说
母亲弥留之际
也这样凝噎着吐不出遗言
不敢望啊
害怕看出一座海,令我的马失蹄
2018.10.11





历史不敢深挖
怕挖出疼
记忆不敢深刨
怕刨出泪
刻意隐藏不公平
又真实存在。
一个善行一辈子的人
硬让恶打倒了
两支杜冷丁在外婆体内只能行一个时辰善
2018.10.11



四十二公里


到达坪坡川需要走四十二公里
一年走三五次
一次需要两三个月
如果这是一道数学题
我敢肯定地说
这是一只蚂蚁或者蜗牛
如果这是一个人
我会告诉他这是一种堕落性毁灭
2018.10.12




乡愁


风太绵软
我要的是能提神刀割一样的疼

水太绵软
我要的是能硌牙钢铁一样的石头

腰太绵软
我要的是腿断了能撑开一片天的草

我要的美好你们没有见过
我要的美好早已消失——早已消失
2018.10.12



麻木


回乡已不能从根本上提起我的信心
也不能从心灵上直接击垮
我像一个久病之后失去知觉的人
无视草族侵占田块
无视鸟雀失声孩童远走
我看到黑苔藓
越过墙头直接铺进院子里,向着父亲的睡房去
2018.10.14



村口


在冬天生火,为了驱散冰雪
在夏天生火,为了驱赶心上的寒潮
我们有难言之苦
奔着跑着离开,我们年轻力壮
爬着挪着,我们回不去了
你看,杩碌刺从眼睛里长出来,带着血
老榆树把自己做成了埙
世风吹出一曲悲凉
叙述一把熄灭的灶火与消失的炊烟
2018.10.14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