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成小二
加入时间:2016-04-1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喜 欢 热 爱 诗 歌

短诗七首



麦子熟了

风调雨顺,我行走在修正主义路上,
混进人群搭顺风车,
我的传感器坏了,逆向思维的鱼群,
困于下游,像悲情的旁观者。
零星的枪声,从老村庄里传出来,
我交过保护费,
体内大街小巷,摆放着本分买卖。
骨头里的铁还在,
怪坡也在,但我不再坚持,
锋芒交给新来的人,
麦子熟了,
弯下腰驮起一粒又一粒高贵的想法,
里面藏着一颗颗屈服的心。 


闰月

昨天被用得一点不剩,
菩萨心肠好,又追加一个月的福利。
多好啊,花儿抱着大礼包,
又可以再开一次,
河流松绑,趁势给自己放个小长假,
万物都有了喘息的机会。
那漫山遍野的草木,
有资本懒散,不努力,泥土也给予丰厚的回报。
时光宽阔,蝴蝶荡漾着,
让灵魂出来散散步,
蝴蝶也是祖国的,这群带着阳光气息的人,
只要空闲,就把生存转化为善良的美。


收割的锋芒

当山野乡村开始富裕,
外面已经更好了,老村庄总掉链子,
古井还说着前朝的事,
狗尾巴草从先人的遗训中钻出来,
灌木丛唠唠叨叨,
像退化的物种,在坡地上
表达着不真实的想法和赞美,
野外空气清新,
那些荒芜之美,是替城里人长的,
麦子和玉米,来的都是新品种,
带给乡亲们无数喜悦,
镰刀弯弯,收割的锋芒总对着自己。


农民的儿子

跟着家乡的大河,
流进城市,很快就冲散在大街小巷里,
纷杂的内心,像穿城河的水
总来不及换。
贪图安逸,我总一副没出息的样子,
承认可乐比家乡的水好喝,
承认街道干净,树木整齐,公交车上有人让座,
盆栽的君子兰,比家乡野花好看,
茅厕安装在家里,阳光按计划分配在阳台上,
天然气神一样吐出火,
无数理由让人留恋这个城市,
我读书,乖巧,脱下乡音,卸掉多余的力气,
但泥土的印迹还在,
自卑也在。儿子是正宗的城里人,
一放假就往乡下跑,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
那口气简直比市长还牛。

顺风耳

虫鸣翻身,虎啸在森林刷存在感,
我从图书馆走出来,
发现耳朵有罪,对眼见为实构成威胁。
远处传来河流被朝代折断的消息,
更多的喧嚣从黑暗中冒出来,
空气里闻到一种危险,
无数回音,多少年总死不掉,
又无家可归,苦难和冤屈伴随着锣鼓,
飘荡在剧场内外。
公元前的大老爷在升堂,
刑具哭泣,
我听见周围打桩机扑通扑通下跪的声音。



厌食症

这几年一直没吃过东西,
虚胖是肯定的,
当初打个饱嗝,就离开了学府。
那些中文系的弟兄们,
带着国产装备,前赴后继,在西方显山露水。
我抱守东方,离日出最近,
小棋盘上,君臣有与时俱进的礼节,
我跟着诸神,在山中养金鱼,赏瘦梅,
花草在盆景中扭曲,
呈病态之美,我也患上了腰椎病,颈椎痛,
最要命的是得了厌食症,
淡泊明志,信仰之类的隐喻堵在嗓子眼,
中医说慢慢会好的,
鬼才信。
好在我底子厚,连石头都能咀嚼,
像老牛反刍,腹中的诸子百家还没吸收完,
偶尔饿急了一口吞下自己,
修身养性,不留下一根骨头。


自  燃

读到体温时才明白,
我在自燃,
恒温36℃,控制的艺术,美妙的天性,
蹦不出半点火星子。

在火中度过,久练成刚的血性,
泼再多的水也不灭,
屋檐下,没有黑暗和冬天,
儒雅的香气,是多年用细小的文火焖出来的。

我的燃点极低,
一次握手,一个微笑,一片飞扬的枫叶,
都能勾兑出内心蓝色的火苗。

这一生,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读自己读到心出血时,我知道我是带着火把来的,
我说服不了生活的刀柄,
但我保证,留在体内的半截刀锋,
已捂得软软的。

声声慢 外二首

声声慢
    
不喜欢格林威治标准,
也不用北京的,我爱把时间戴在手臂上,
在老家的山路上晃来晃去。
前面的人走得那么急,
甩下荒山野岭,甩掉尚未用完的季节,
连慈悲都来不及。
等等影子,等一等故乡,
我成熟得要慢一些,
人间天黑的时候,我依然还亮着。
更慢的,
是老宅堂屋里的菩萨,
端坐在石头里,
追风的人离开后,才慢慢转身,
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红与黑  
    
都拿自己当好人,不知道坏事谁干的,
吵架的人那么多,
错那么多,
错了,就得碎。
茶杯碎了,
板凳桌子碎了,
家和国,整个民族跟着碎,
枪炮声激烈,蓝天下的和平鸽,
飞不高,也飞不远,
有人带着整编师作筹码,和上帝合伙做生意,
给这个世界放点儿药,放点儿泪,
天堂的路不算远,
你若信了,圣经里放下所有的罪,
都可以赦免。
道理说给乖的人听,
收获奇观的人,正在逆行的路上。


险境
    
总有上不去的台阶,陡成悬崖,
周围的树木无限放大,
我甘愿小下去,一阵风就能吹远,
远到脱离某种制度,
像野草溜进低谷,
与蝈蝈,萤火在局外组成小联邦。
我们在地球上吹小曲,
坐于阳光家门口,一扭头就看见自己。
偶尔想起用旧的大词,
低眉闭目,
群峰渐次矮下去,
极度危险,我竟浑然不知。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