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成小二
加入时间:2016-04-1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喜 欢 热 爱 诗 歌

继续跑 8首

继续跑  8首


问路


孤独时,被地球驼着转,
酣睡中被梦赶着走,
时间像岸,人在不停地流淌。
那些路从陌生到适应,
再到背叛,让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否定自己,
路在脚下东拉西扯,
理解赋予宽度,行走的技巧带来速度,
流水三千里,带着飞的感觉,
带着触类旁通的才华,
各种小故事,在沿途找到多个出口。

 
弯道

行走在笔直的路上,内心不知兜了多少个圈,
我承认许多路是自己弄弯的,
有时人听路的话,有时路跟着人走,
拐弯处,总有别的路来搭救,
累了有小胡同可以保暖。
我相信,路不弯会走不远,量不出世界有多大,
曲折让人回到正确的路上来。
弯子多些可以绕过悬崖,绕过坏人,
在春天的脖子上扎个蝴蝶结,
青藤卷曲的行程,美妙的旋律,
带着左顾右盼的慈悲,
除了抵达,我愿意花更多时间在弯道上,
在好人身边多磨蹭一会。

手表坏了
 
差点摘下月亮,差一点就走到天上去了。
这手表坏的真不是时候,
好像人还活着,心却停止跳动,
眼睁睁什么也干不成,
路不再向前,
我只能删除马蹄声,
借助除草,割掉光阴中多出来的
荒废的那部分。周围的树木也都停止生长,
桑蚕不吃不喝望着天空发呆,
远处的云朵,抓住空挡趁势下了一场雨。
世上甲虫有假死的习性,
总有一些停顿下来的人或事,
要等到死透了,时间才悄悄活过来。

通则不痛

世上有许多想不通的事情,
堵在嗓子眼,堵在城市,堵在国家的路上,
也许在替老天爷担忧,
是天真,也可以说成美德,
因为年轻,不会打马虎眼,不能容忍天气变化,
好像与人间有隔阂,
苦闷之中,流露出失望或疼痛,
比面壁还难受。
其实没有谁会永远困在一个地方,
看看那粗壮的毛竹,
带着这些隔阂,从头到尾,一连串解不开的结,
节节受阻,也节节攀升,
流畅的诗意,
仿佛人到中年,天底下没有走不通的路。

继续跑
 
 
一路向前,顾不上硬币的正反面,
跌倒了爬起来,
高铁让我看上去像在倒退,
但它不是唯一的参照物。
我知道所有的河流,未必都能抵达大海,
也知道,牌是上帝发的,
牌技是自己的,从十字路口冲出去,
每一条路都活得好好的,
我贫瘠,但不荒芜,
从不担心迷途,
根蔓放弃里程表,抱着圆滚滚的梦,
拐弯抹角作为预案,
拒绝远方,幸福就成了顺藤摸瓜的事。
 
二道桥

接下来,沿着经验向前推理,
弯曲重复在逻辑内,
鸟雀沿袭歌声,烧香拜佛是照抄的部分。
我有拆不完的雪山,
让流水依旧带着惊人的弹性,
再娶个二手老婆,
带着孩子,能省下许多时间和力气,
井水纳凉,辣椒取暖,太阳做着回锅肉,
再生的海棠同样让人喜欢。
我知道吃再多的盐,
未必能抵达大海,受伤的河流
在湖泊里美美睡上一觉,
事业有成的人,并不是唯一的路标。


 通途

同一条路上,有人走成钢丝,
有人舞成彩绸,
匍匐的蜗牛,狂奔的火车,脚下各有各的算法,
不同的结果让路
失去了自身的逻辑和秩序,
这条路我也走过,换过鞋,展过翅,
沿途布满村庄,坟地,警示牌,
我试了又试,
连滚带爬,杀了几千个来回,
大众体会加上个人经验,
依然担心地雷,担心被弯道甩出去,
担心再跨一步就会下落不明。
说故事的人已放弃悬念,
一再剥开内核,
一再提起路中有路,是探索到的新奇迹。


旧地图  


高速时代,我更习惯使用旧地图,
到哪儿都很熟悉,
路很结实,加上理解就显得更宽,
更多的队伍也过得去,
憨厚的石拱桥,多少年也不会坍塌,
路边的寺庙、书店,位置标得清清楚楚,
人行道是绿的,
路线图上画着箭头,再大的风也吹不乱。
那些名山大川,插着小红旗,
都是向往的地方,
安静的时候,我就搭乘云朵飞过去,
提前幸福上一小会儿。
 

声声慢 外二首

声声慢
    
不喜欢格林威治标准,
也不用北京的,我爱把时间戴在手臂上,
在老家的山路上晃来晃去。
前面的人走得那么急,
甩下荒山野岭,甩掉尚未用完的季节,
连慈悲都来不及。
等等影子,等一等故乡,
我成熟得要慢一些,
人间天黑的时候,我依然还亮着。
更慢的,
是老宅堂屋里的菩萨,
端坐在石头里,
追风的人离开后,才慢慢转身,
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红与黑  
    
都拿自己当好人,不知道坏事谁干的,
吵架的人那么多,
错那么多,
错了,就得碎。
茶杯碎了,
板凳桌子碎了,
家和国,整个民族跟着碎,
枪炮声激烈,蓝天下的和平鸽,
飞不高,也飞不远,
有人带着整编师作筹码,和上帝合伙做生意,
给这个世界放点儿药,放点儿泪,
天堂的路不算远,
你若信了,圣经里放下所有的罪,
都可以赦免。
道理说给乖的人听,
收获奇观的人,正在逆行的路上。


险境
    
总有上不去的台阶,陡成悬崖,
周围的树木无限放大,
我甘愿小下去,一阵风就能吹远,
远到脱离某种制度,
像野草溜进低谷,
与蝈蝈,萤火在局外组成小联邦。
我们在地球上吹小曲,
坐于阳光家门口,一扭头就看见自己。
偶尔想起用旧的大词,
低眉闭目,
群峰渐次矮下去,
极度危险,我竟浑然不知。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