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成小二
加入时间:2016-04-1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喜 欢 热 爱 诗 歌

短诗六首

好险
 
战争年代,好人坏人分得明白,
真刀真枪对着干,
叛徒脸上都做着记号。
而现代人都包着花花绿绿的糖纸,
半阴半阳,圆得没有正反面,
鹿和马长得差不多,狼也提倡了人性化,
甚至僵尸分不清死的
还是活动的,
反正有妆可化,有防腐剂保着,
冷不防会咬你一口。
风吹草动,假消息给荒原打上一层马赛克,
下面的陷阱看不见,
连黄雀也知道从背后下手。
真的太危险了,
我亲眼看见有人娶两个老婆,以备丢失。



远见
 
 
叶子在落,算不准哪是最后一天,
硬着头皮活下去,
十米之外的事物已看不清楚,
不用看了,这是命,父亲从没用正眼瞧过自己,
用木讷承认比别人更失败些。
他一生都插在庄稼地里,
养猪养羊养孩子,也顺带着养活自己。
不是所有的父辈都是明亮的,
他很邋遢,破旧得仿佛过了有效期,
不发光不来电也采不出矿,
同样的肉身,在他身上用得一点也不顺手,
他干脆关掉自己,把主见和枝丫收回身体里,
自卑和荒凉明显带着半径,
周围草木低微,他几乎不挣扎,从不考虑两天后的事情。
父亲每天都要给菩萨磕几个响头,
儿女们一点不觉得吃惊,
他已放弃中晚年,一炷香直接规划到下辈子。
 


命根子

                         
惧怕成熟,惧怕丰收,
看见金黄的季节心里就发慌。
工厂不放假,
良心是要扣钱的,和一季的收成相当。
    
父亲把粮食当命根子,
能种的地,一块也不舍得丢。
粮车碾过石拱桥,仿佛父母弯了弯腰。
    
但今年好了,父亲给儿子打去电话,
说今年粮食特别乖,
万八千的麦子,大风一吹,就直接跳进了粮仓。
山坡上的果橘,哄了哄,
就从树上走下来,自己哭着回家了。



求佛


堂叔生不起病,信佛以后,
疼痛仿佛被减免,身边的事物也很健康,
偶尔不适,哄哄也就好了。

他看上去很旧,还带着解放前的绿,
孩子们想要的,他都能给,
笑的时候,慈祥得可以当阳光用。

有次进城去开元寺,,头一回见到
真正的大菩萨。当时就吓傻了,
旁边的人鲜衣怒马,点着上好的香火,
他像个泥腿子,
像个大殿上受审的人,幸好神没看见他。

堂叔还是喜欢村头的土地庙,
喜欢给泥菩萨磕头,
敬香,也不知道要什么,
啥也不求,神给的他都喜欢。


在西部


去过云南,到过湖北,
从手心到手背,
最快时,跟着太阳一天经过好几个省,
马背上的辽阔,吼出信天游的张力,
多美啊,人与自然形成对流,
太平洋的风,吹绿了完美的海岸线,
一场雪白了整个东北,如果仍有荒凉露出来,
请不要怪罪我们的祖国,
但也不能轻易省掉,
西部的亲人啊,
不要把失学的孩子藏进四川盆地,
局部的偏头痛,一定要在青藏高原上喊出来。

 

人鬼之间


当初变成鬼,连我自己都不信,
狠肉往脸上长,
一身痞性,我怀揣夜色,和阎王交上朋友,
无论走到哪,都是香火遍地,
拐角处有红包,
真没想到鬼可以活得这么幸福。

轿子也有做腻的时候,
我剥下画皮,给自己招魂,顺便也召回道德和人形,
学着低头,给众生让路,
周围的眼睛,像黑洞洞的枪口,
我使劲夹着尾巴,终于有了做人的感觉。


声声慢 外二首

声声慢
    
不喜欢格林威治标准,
也不用北京的,我爱把时间戴在手臂上,
在老家的山路上晃来晃去。
前面的人走得那么急,
甩下荒山野岭,甩掉尚未用完的季节,
连慈悲都来不及。
等等影子,等一等故乡,
我成熟得要慢一些,
人间天黑的时候,我依然还亮着。
更慢的,
是老宅堂屋里的菩萨,
端坐在石头里,
追风的人离开后,才慢慢转身,
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红与黑  
    
都拿自己当好人,不知道坏事谁干的,
吵架的人那么多,
错那么多,
错了,就得碎。
茶杯碎了,
板凳桌子碎了,
家和国,整个民族跟着碎,
枪炮声激烈,蓝天下的和平鸽,
飞不高,也飞不远,
有人带着整编师作筹码,和上帝合伙做生意,
给这个世界放点儿药,放点儿泪,
天堂的路不算远,
你若信了,圣经里放下所有的罪,
都可以赦免。
道理说给乖的人听,
收获奇观的人,正在逆行的路上。


险境
    
总有上不去的台阶,陡成悬崖,
周围的树木无限放大,
我甘愿小下去,一阵风就能吹远,
远到脱离某种制度,
像野草溜进低谷,
与蝈蝈,萤火在局外组成小联邦。
我们在地球上吹小曲,
坐于阳光家门口,一扭头就看见自己。
偶尔想起用旧的大词,
低眉闭目,
群峰渐次矮下去,
极度危险,我竟浑然不知。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