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方文竹
加入时间:2016-04-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方文竹,安徽怀宁人,供职媒体。业余写作和学术批评。从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起步,出版诗集《九十年代实验室》等各类著作21部。2010年与盛敏、左云等创立滴撒诗歌群体,提倡汉语诗歌的纯构成境域。

方文竹的诗

 方文竹的诗
■方文竹

《苏州纪行》

在火车站分手时  一共四个人  当然
我怀疑手中的密码箱里还有另一个人
沿着地铁4号线  在众多的园林之间穿梭  
或许我就是唐宋的一座假山   在盛世里
只算一点小写意  草鞋山遗址的月光
是另一种事物的替身  我没有把握看清阴影
如同没有把握看清一个时代   和她的多重门
在科技园区  我牢记着众多的识别码
假若亮出一把宝剑呢  无须斩除多余的根系
我宁愿灵魂陈旧  肉体新鲜  密码箱像一块红砖
砌进了现代大都市  (丢弃或捐献?)
在大街上溜达  我是陌生人  也是糊涂蛋  
却要求时间的保质  淡淡的味道
寒山寺的钟声还是交给古人去管理吧
已是黄昏  我们出色地完成了江南的夜晚和流水

《桃花源》

相信有了那样一个地方之后
我在体内压进一支庞大的军队
在畜牧业里琢磨儿童节
柴刀生锈
弓箭不搭界
蓝色妖姬熬出了爱滋
动车还是动车  还未改造成玩具
吟啸山林的人物回到了纸上

等啊等  多少个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多少个万古秋变成了万古愁
灵魂依然充当肉体的仙子
七支烛火还在一封长信的途中
         
         《一分钟的快乐》

我有一分钟的快乐
那么    一分钟之前呢
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论悲伤    无论苦难
或一万年的沉积层
都是在孕育着快乐的种子
一分钟之后呢    又将要发生什么
哪怕是千年黑暗
都会被这一分钟的灯盏
照亮

  《山水间访孟小飞不遇》

孟小飞是我的朋友  
人称山水诗人
这次访他不遇

转眼一看  四周风景如画
葱绿的峰峦像他的躯体在耸动
那挂微小的瀑布多像他的轻吟
无边的草木在风中浪涌像他的激情
新修的简易公路像他的长腿
伸向了山那边
田地的庄稼像修饰一新的词句
门前的一只百灵鸟对我说个不停

他的老母留我们等下来
我说  已经见到了他啊        

           《独坐》

命运置一词,我放手
天地间不一根绳索。无边的黑暗中
我喜欢与拿虚无果腹的人为友。求援
一双手,可以将时间扳回去
一个词,引起万物的哗变,互换,新生
生活的跳板下波浪滚滚,修炼成仙,成仁
我放手。其实我根本没有抓住什么
只是上帝手中的一粒棋子
欲下未下。但也不像今夜被捆绑的魔鬼
无手可放

       《窗外》

一直盼望着你归来。文字的星粒
在你的身上叠加
扫荡万里山河的亮光一定是
天使的翅膀,在眼前却一直升不起来

其实你一直呆在史书的某一页。在那里
洞开了另一扇窗,仰观,俯察,环视
有时候盯住了我们
让我们另眼相看

       《夜半惊魂》

我与江河落日的尾巴在一起
我与月光百合的魅影在一起
我与冰川纪的鸿蒙中一粒开花的芝麻在一起
我与下江南以后的乾隆在一起
我与拿破仑那把折断的剑在一起
我与故乡流走了的流水在一起
我与转喻中走失的哑巴情人在一起
我与人性秘密的挖掘机在一起
我与人世中隐藏的窟窿在一起
我与经典句子中的某种新解在一起
我与L城一场火灾中哀号的冤魂在一起
我与西郊坎头村魏二伯接过政府救济款时发颤的双手在一起
我与善恶搏斗中激辩难捺的唯一证人在一起
我与一个大谈灵魂的无魂的先生在一起
我与宇宙的核心  世界的真理  上帝的永动机  地狱的火  前世的蝴蝶  未来的风向标在一起
我与一个揭穿了时间老底的人在一起
我与白天丢失的另一个自己在一起

        《一本词典大家翻》

小环失业了 小伍到了深圳打工
三叔进城说皖西平原今年发了大水颗粒无收
房正风把千秋关的一轮月亮抱回了家
关玉禾搬进新居 说动用了两代人的血汗
隔壁老魏弄了低保还在骂娘
电视上播出断损双臂小伙成为著名书法家
小麻雀变成了植物人 亲人们围着病床轮流讲故事
诉说吧 一本词典大家翻
每个词有每个词的色彩 和隐秘的小径
       
          《一截转基因的墙》

经历明清风雨   民国炮火
一块裸露的骨头让往事增殖
它叼着时间的烟卷儿
传说里还吞进一位丫环羞涩的纽扣
我常站在木直街南的这一小截断墙前
抚摸   凭吊  怀旧  有时候还有点幸灾乐祸

用今天补上它的完整吧
似乎就成了另一截墙
到了夜晚  它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直到一辆警车开来
它成为事故现场 

          《在河一侧》

在宛溪河的另一侧   我虚构了一个人
他一会儿是李白   一会儿是苦瓜和尚   一会儿是邻居下岗寡妇诺兰
一会儿从一幅国画里走下来
一会儿换上一张戏剧脸谱
一会儿是一个人的四分之一
一会儿融合了三个人的若干特点
他以依依杨柳  瑟瑟秋风向我致意
他在你记忆的空白处呈现  在未来的开启中招手
他是万念俱灰中的一点红  一点绿
他是天使给人间的一封长信中最后一个句号

当我置身河边的人群中   虚构中的这个人
立即分解成一个个走动的男女老幼
一旦夜深人静   众人又合拢成这个人时
我担心  世界上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访大石岭》

不受时光摆布的一小段
必是伤口  被一套黑色的礼服捂着
 
穿山越岭 我们宁愿成为嬉戏的空壳
春风炮制无用之人
 
风中的河山破烂又灿烂
灵魂流离失所  仅存的硕果却一再重复
 
残存的灯光像棉絮穿不上身
我们醉于空杯时  美学不等于美梦
 
我不等于你  你登上美梦的屋顶
我登上美梦的脚手架 

         《破阵子》

月牙湾的夜已深  孤独  宁静
世界已被收编
四周布满铡刀和陷阱

将野心收一收
将梦网撒下去

将帝王的听诊器销毁
将天下的沟壑一一抹平

日月星晨  高朋满座
怎敌黎明的一阵风  空空的黎明的怀抱
马匹奔跑  仅剩下了匹
黄铜仅剩下了黄

       《如梦令》

他鞭打着一匹马
其实是鞭打着无边的虚空

他喝着自己
最后自己被大海喝着

他逮着一只自由主义的蝉
之后  天地皆鸣和

这一切只是一场白日梦
接着是肉体对灵魂的破阵 
栽赃

《国画》

千秋关下
来了一位
宋朝捕快
手中的锋刃
滴着一缕余墨

明月当空
东湾村樊家
捅破一层窗户纸
黑洞处  留下
一截空白

小河涨水
两岸的庄稼
异常平静
准备拐弯的线条
惊慌失措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