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方文竹
加入时间:2016-04-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方文竹,安徽怀宁人,供职媒体。业余写作和学术批评。从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起步,出版诗集《九十年代实验室》等各类著作21部。2010年与盛敏、左云等创立滴撒诗歌群体,提倡汉语诗歌的纯构成境域。

方文竹的诗


方文竹的诗
◇方文竹

◆春日读本

早晨的景区。下了中巴的八个人
像是一家
男女老幼都有,肩扛手提的
孩子们同咬一只青苹果
大人们同向一朵郁金香请安
像割掉形容词的尾巴,八个人
亲密于春光的倒装句

在夜色的加重印刷中,八个人
归入各自的门楼
这才知道他们原是三家子

那是谁?一直站在星星的繁体上  
看人间的发光的窗口

◆泾县之夜

这宣纸的产地
夜间语文  窜改了词句
二十一世纪的旅馆里  
徒生空白
隔壁的浙商
手提利润的无花果句号
傻子的体内
奔跑着动车的节奏
命运忙于檀树皮的排版
跟不上火焰阅读的速度
剩余的木炭用于取暖
此时
走出户外
我像一个失学的孩子
陷进了一场圆月的私教

◆宛溪河畔的黄昏

宛溪河畔的黄昏   走动着
透明的半妖之人
没有哪一位成为我的灯火
照亮宇宙之心
而那些低腰之人  纷纷
拿走了百合
天地间的缝隙   再度
颠倒一次
像你的痛   没有根底
像水面的铜镜   磨砺着

◆元旦

我有一个敌人  一天天
我消灭它的一点点
它化为细小的蚂蚁到处乱窜潜入
没法子我只好制作相应的武器
它有随机术
我有沧桑观
它的死亡进度和我的战法
进入量化的表格  有时候
我采取分身术向它提前突袭

新年的第一天  喷薄的日出
打扫了战场  像辉煌的庆典
可是一个新的敌人又来了
放心  我日夜打磨的那件铜器
仍能使用

◆在宣城

用宛溪河洗脸
用水阳江洗脚
宛溪河流入水阳江
水阳江流入长江
用长江洗人生

◆在蜀源村

向日葵在门票里成片生长。在古徽州的土地上
挤在一起,交头接耳,软语商量
成一道时尚的景观。远看,像山河间的一块雀斑
此时,在秋雨中开放。挺立。抒情
像一个个小英雄。她不理会游客的目光,态度
和秋天的心情。自开自的
饱满的籽粒张开金黄的嘴巴
在细雨中呼唤。无人理会
她所表达的意思,内容,时光的密码
我注意到一棵向日葵开了小差
站到山脚那边古牌坊下。沉默中
没有谁注意到她的姿容。而千万只
挤在一起的向日葵:壮阔。热烈。辉煌
在梦里,千万株向日葵又变成了一株
扎进时间的疼处:我用心血浇灌

◆雪中登柏枧山

我,陆小传,实也,敏凡
四人向上攀登。这座无名的山
此刻像一只精妙的玉雕
漫天洁白的雪花,绽放细小的足
争先恐后地跳舞
像天地间轻柔的呼吸
“像书页,不尽的言辞”
“自说自的,像一个独语者”
“那空中的轨道,一定很平坦吧”
“凌厉的化为温馨的,与春花换气”
敏凡猛然突发奇想
“此时若有一只鸟
该是难见的一滴笔墨”
是啊,若不想愧对这大神的镌刻
必须静立此处,任雪片洗心革面
我忙捂住自己的胸口,众人不解
“压住里面的那一轮喷薄的日出”


◆丁酉年末雪天住进宣城仁杰医院

漫天银花包裹了医院
这比喻已经陈旧
却被医生开进了处方,新用
我的病不是病
是灵魂让步于肉体的错觉
雪花飘呀飘。窗外的白色药片
不停地翻飞。传送。堆积
这边,白大掛呵出的热气
甩出一连串的美学花粉
小护士的笑容蓓蕾初绽
“都是小病”
主任医师的告慰像夏日听雨
让我看到了一段和谐的江山
可是此刻的天地病得不轻
同室病友的交谈,让肉体
接受俗世的沐浴
灵魂充当了咬耳朵的角色
对于我这个不会有大病的人
此刻却留恋于雪中的医院
惯于以有限对抗无限


◆晚年策兰

不可抵抗!就作无用的抵抗么?词语的浪荡子
抓一大把而加靳斯特的星光丈量生与死的广阔

其实充当词语的炮声。在世界的旋涡中心
你不必轰炸什么也不必撕下面具,而是矢志打造

词语的偏锋,带来命运的尖锐。一泻千里
给你带来平安的港湾和光的孩子。欧洲的波浪

呼啸着。狮子张开了大口,落日熔金
仇恨的浪荡子不自量力呵,以笔为旗

一首诗阻挡不了一辆坦克
问题是,一首诗正在阻挡一辆坦克

正在将自己刺痛,然后一点一点地撕碎
然后独自整合着全体。最终颠覆,在“血滴”中

一个换气的人在“线太阳群”中
最终抵抗的是自己,同时经营着人类之外的歌唱

◆一键清理

我们死。我们生
我们物质。我们精神
风风火火偌大的一座地球窑
在上帝的地盘上
我们制造材料
我们是被制造的材料
也是废料,原罪的剩余物
我们宏观,却动用了
微观的火车,将丰碑敲碎
忍受着将永恒切片的难耐
星辰的孤独:设计选择地形图
暗夜漫漫。捱过黎明
在朝墩的火线上腾挪
是一种神奇而平凡的大功夫
像千年长廊里白胡子老人推着童车
那是谁?从一笔糊涂账里
摸出了刀丛里的尖锋
他有灵光。良知。力量。气运
刮骨疗伤之后,接着探究
历史的子宫,为源头酿蜜
化腐朽为神奇。像一个析梦师
掌握时间的氧化术
扶正灵魂的天平,历史的背影
对准天地神人的炉膛
抽出的一把剑陡变黑泥,乌炭
尘世的枝丫纷纷落地
沧桑术里可耕田,航海,登月
插播是他的强项
田垄间的春天肥美,霸气十足
他要开一个宇宙的玩笑
同时悠闲地为我们认领
另一处喧闹的春天


◆父亲的原形

从苦海中打捞起来的父亲啊
带着体温和气息的草叶
回到老家,海量的身躯渐渐缩小
在环形山的包围圈中收拢
父亲与扩展了的父亲,一千个父亲
合一:本来的父亲啊
曾经拧我的耳朵骂了我一晚的父亲
强壮的身体在田地间劳作一生的父亲
跟村长论理一拳打过去的父亲
将六块钱当作六十块钱用的父亲
终于回归于白云与松涛之间的一块白碑
像顽石一样可以触摸到了
这是父亲的永久住地
父亲不再走了,背靠高山的巨大行李箱
这些生前死后的用具依然丰富
无名的父亲。辛劳的父亲。低调的父亲
终于回归于这一小垄山地
我站在父亲面前发誓,以后不再扩展父亲了
不再让父亲在时空中漫游了
念叨着父亲就来到这坟前
站在“这一个”的父亲面前
在世界的兴风作浪中
钻出词的黑洞:父亲
这才是真正的父亲!

渐渐缩小的父亲,不再是
概念的父亲,抒情的父亲,普世的父亲
经不起太大的爱意和扩充的父亲
陪我漫游世界遐想无边的父亲
与人交谈中的父亲曾经大大变形
甚至将阿尔卑斯山想象成父亲的臂膀
曾将月色中的敬亭山想象成父亲的蹲坐姿式
被分发到世界各地的父亲
将父亲的线索撒遍世界的父亲
这一个父亲还是那一个父亲吗
终于回到了父亲的原形
我看到了时间里的骨血:父亲!父亲!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