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高丽敏
加入时间:2016-05-0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高丽敏,汉族,北京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门头沟作协副主席。作品见于《阳光文学》、《时代文学》、《人民文学》、《北京作家》、《北京日报》、《京郊日报》、《劳动午报》等报刊,作品入选各类文学合集。散文和诗歌曾获《人民文学》杂志社征文奖。已出版诗集《心灵丹青》、《时间涟漪》二部。

古韵诗情门头沟(组诗)

1.岁月流淌的京西古幡会

 
古今是一本书
开始以后就一直向结局延伸
永定河的水流之外
流淌就像门头沟的沟
 
髽鬏山的野丁香落了又开了
大寒岭的岩青兰枯了又绿了
将士厮杀的声音近了又远了
生命之火光照亮岁月的幽深
神奇与平凡相伴
是千军台和庄户村的古幡会
 
大台沟的年年岁岁
被锅碗瓢盆鼓镲铙钹敲响
像众人企盼的筵席散了再聚
玉皇庙
十里八桥  
祖母出嫁时的大花轿
这些
不再也还是在
 
古幡会就是“天人吉祥圣会”
 “银锤开道”“铁锏断后”
是往昔皇家的敕封
今昔国家的“非遗”
古幡会是民俗的化石
民国十一年出生的 刘仕龙
也是化石
古幡会会头的化石
95岁的人生就是一部经典
他一开口
每一个字都有工尺谱的韵律
每一句都有幡影飘过岁月之河
 
说不清曾经多少位老奶奶
油灯电灯下补绣会旗会幡
也不知道老奶奶
到底补绣了多少面会旗会幡
算不清账目的时候
只见草青草黄
姑娘青丝落霜雪
 
正月十五的阳光抽出万千金线
像种子在初春的风里
找到生根的依据
当天地被邀约参与平民的祈福
平凡就是神圣
每一次高擎都是心意和盘托出
人与神的酬唱
是无需语言交流的灵犀
像黑色的金子
遥远却抵近的光明
 
“天人合一”的和谐默契
在茶会的时候谋约
正月十五申时与夕阳一并启程
穿着俗世光鲜色彩
秘密就被古幡擎举
秘密就被地秧歌疯狂扭起
秘密就被大鼓响天摰地敲起
最后
流进亥时的圆形月光
 
 晾幡喽!修幡喽!
像祖先面对土地庄稼和
猎枪弓箭
把藏在心底的告诉菩萨
告诉娘娘 马王 窑神 龙王
这些是胎记于皮肤的天经地义
要高高举着
好好藏着
 
大幡给我擎着!
大鼓给我敲着!
会头的号令已经长成大树
根脉深深扎进一方泥土和
沉沙的清水涧
问禅的王老庵
这样的岁月是纯银的音质
闪了永定河的碧波
 
用双手擎起的古幡
用生命保护的古幡
已经超越生命的意义
当把心底的敬畏高擎
心意就是天蓝 云白
就是山川河流星辰
宗祖  
亦或日子的柴米布衣
都一并记着!
高高举着!
 
一秉虔心擎起的古幡啊!
是先祖对后代的精神奠基
是后代守护家园抗敌拒寇的答卷
是大台沟的
流云草木飞鸟和游鱼
更是祖祖辈辈播种的家训
血液一样流动在每个人的身体
 
当人们把心与身交给天空和大地
用仪式加固
传承
每个灵魂都有了安居的屋宇
上元节的时候
回到血液流动的温度
 
那棵栉风沐雨的古槐
在初春伸展遒劲的臂膀
每一片叶子都是生命挚爱
而他身旁的都像是小苗
他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用命
再次开疆破土
 
水流之外
无形的手拂去尘埃
就像门头沟是一本书
每年正月十五的时候
在庄户和千军台
漂泊的人带回心重获安宁
在起会
走会
赶会的流程中
一步一步
用古幡会打开
 

 
2.梨花一样神秘的京西古墓碑
——关于金国公主之墓碑补叙

《金史》记载,公元1213年,郜国公主与驸马被迫投降西夏后忧思故国。1215年,金国中都被蒙古军队攻陷。公主时已归国,后去世。公元2001年,在门头沟区军庄镇水泥厂发现残碑,碑文:“大金故郜□(残缺字)之长公主之墓”。

故国在心
圆是月
缺也是月
唯有中都的消息是良药
越山涉水医治心伤

西夏的黄沙可以遮蔽寝宫
却遮不住胸口的月亮
月亮是故国天空
月亮是故国泥土
月亮是故国姐妹
如果思念可以生出羽毛
一定要长成千双翅翼
就算只长成一双
也要飞回故国的山水
飞到亲人身旁

绣花针在丝绢飞翔
歌喉在黑夜飞翔
在举头的一刻
向着诸神求祈:
快快赐我力量!

思念模糊了东南西北
似乎任何方向都是大金疆域
重返故国不惧迷途
归心 必是日思夜想
归路 必是山高水长
御驾的马队跨越关山
车辇来
渡船来
归心似箭来

《金史》留下她的往事
军庄安放她的芳魂
她是大金郜国长公主
于我,她就是一位姑娘
有梨花的模样
冬天 她是冷 是雪白
春日 她是暖 是薄施粉黛

 
一朵梨花开
一园梨花开
她就是梨花
千顷万顷的梨花
东山孟悟的梨花
而她的声音也还是梨花
日夜听着永定河
刚好抖落八百年尘埃

今日老街上漫步
如果恰逢一位素衣姑娘
我该会多么幸运欣喜
要不要说:
公主驾到!
她能否回眸
与我说隔世的话
告诉我
八百年前要回归的是祖国
八百年沉睡的地方是故乡
军庄的山水是她最后的宫殿
军庄生息的百姓是她的亲人

传奇出于泥土
在那梨花盛开的地方
她用安睡遗忘
她用安睡淡了过往

屋宇,在六月的肩上静谧安详
历史被风忽略
一个女子的一生
被石头漏下悬疑
硬过时光

不可能与她相见
我就爱上这里的老屋街巷
每当梨花盛开
我就知道
是她赶在春的路上
静静悄悄回来

光阴依然是将军山沉默
依然是永定河流淌
而相逢是种下的树
就像一朵梨花
开着走来



 
3.马铃儿响叮当的京西古道

京西古道上走着的人
像是离开水的鱼
一群人向山顶行动
仿佛世间的艰辛莫过如此
今天和多年以前的一天
在蹄窝中叠印
有多少区别就有多少相似

看见一匹母马驮着重物
她和孩子落在山下
从大辽的清晨出发
千年之后
还是滞留原地
从她们身边走过
人轻得如同空气
马母子一直都在的山路
马队来来去去
此时无影无踪

岩石上种着蹄窝
蹄音埋进去
一个帝国踏过又一个帝国
一个晨起连着又一个日落

没有看见蹄窝的时候
仿佛了然了沧桑
看到蹄窝懂得一句:
下辈子当牛做马
是如何深意

这样的天气适合煮茶
从斜河涧新摘的黄芩
用大黑铁锅
三烹三晒之后
捧一本《宛署杂记》
茶色浓回味长

孩童在巷子里奔跑
奶羊的铜铃叮铃叮铃
红色西番莲听得颜色更深
有人从牛角岭小跑过 说
马帮正从韭园过来
经牛角岭水峪嘴
要送山货到大漠关外

烹茶的山泉水还没开壶
茶棚还等着来客
喂马的草料已经备足
只是今天的人
好像都没有收到邀约

钉马掌的师傅少有落闲
岁月被钉在马掌
被马蹄铁溅出火星
在飞雪的冬夜
它们就会在天上眨巴眼睛

马蹄铁
铁马蹄
时间磨不破嘴皮
磨烂了马蹄铁
今日茶棚清静
马帮和茶客都在途中

在牛角岭上说话带着牛气
牛角挑着两边村落
这边是水峪嘴
那边是东西落坡
来来往往
岭北岭南
一边是小桥流水
一边是古道西风

把秋思写成绝句
从此这里很牛的诗意
再没别的风可以超越
西风追随的诗人消失在夕阳
深秋或者隆冬
岭上月光滑过潭柘寺的钟声
洗净蹄窝
仿佛一只只酒碗
荡漾着岁月的颜色

秋深的时候
不要落草为寇
这是一条草寇不生的古道
这条古道走瘦了诗人和马
乌鸦在牛角岭盘旋
它们停在西落坡的柿子树
柿子是留给鸟的粮食

这一路
谁的心被石头硌疼
蹲下的姿态像一枝风中的野菊

有些笑含着
就变成眼泪
在空荡的关城
草 抱着风
忍不住的都带走吧
而带走的必将在某个时刻
庄重地被回迎 
脚踏进蹄窝的时候
问一声牛角岭
谁与你同根相生

 水峪嘴的玻璃栈道
是恐高症者的遥不可及
只能连累无辜的脚做个逃兵
匆匆下山
影子拖在后面
暴露了秘密

京西古道通向远方
远方依然很远
在远方想到这里
这里很近
近得贴着心窝
听得见心跳

 

2017.6.30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