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杨碧薇
加入时间:2016-05-0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杨碧薇,云南昭通人,诗人、作家、文学博士。诗集《诗摇滚》《坐在对面的爱情》,散文集《华服》。

下南洋

蓝梦岛老水手

这一生,我在浪的刀尖上摸爬滚打,
将命悬于这滴凛冽的白光,
有时尝到的是蜜,有时溅出的是血。
经历的风浪多了,曾以为会刻在骨上的细节,
竟都轻轻忘记。而每一次出海,仍意味着靠近一次
潜伏的危险。为此,前些年的我
还偶尔烧香祈祷。
现在,未知却向我吹来微小的亲近,
我惊于这等感悟,也许是我老了,
好的坏的,能接受的越多,
也就越顺应,
莫测的悲或喜。

我爱在上午九点钟的码头,向蓝梦岛出发。
一离岸,我与船就同时陷入孤独。
两种孤独或许并不相通,
但还能默契相伴。
在船上,我思考了多少年,
也就发了多少年的呆。
多好呀,远离人杂声喧的城市,
面对大海,我才想清楚什么对我最重要。
对我而言,
人间是一个世界,海是另一个世界,
我的生活,就平衡在两个世界的出入之间。
我也曾把灯火通明的岸上视为天堂,
但真正支撑我不跌倒的,还是那片
蔚蓝的向往。

今天,有一位中国姑娘独坐在船尾上。
我使起许久不用的国语告诉她,
我的祖上来自福建。
我没去过中国,现在老了,也没打算要去。
她问:您觉得自己像印尼人多一点呢,
还是像中国人多?
这个问题我没想过,我沉思片刻,回答说:
我是海上人。
海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快到蓝梦岛了,满船乘客激动得尖叫。
透明发蓝的海水,是地球养在浩瀚玻璃里
一缸纯净的梦。
多少次,我也曾一个人潜入这缸梦中,
与珊瑚、扇贝、五彩的热带鱼同俦,
同享穿过海面的阳光。
阳光在水里,比在水上温柔,
四围无声,呼出的水泡像一串串新摘的葡萄。
每每那种时刻,我感觉自己
离岸上的世界很远,离真实的奥妙很近。

船靠岸了,我站在细白的沙滩上,向乘客们挥手。
在蓝梦岛,他们将收到印度洋更多的馈赠。
而我始终坚信,海上有另外的国度,
它和我捉了一辈子的迷藏,
在所剩无多的余生里,我也难以找到。
但它永远在那儿,发着光。

对那光芒的想象,已足够安慰我的心,
让我热泪盈眶。



苏门答腊的忧郁

她眼里软顺的丝穗一一向斜晖倚去。
海,从四方倾来,浓缩成匙状的光晕,
钻入她瞳孔深处开启田园。

不,那穗子是我闪烁的睫毛,
是轻触着黄昏的栅栏外
微卷的流苏。
背靠船舷,我与这张东方面孔对视,
并肩而立的距离,扩张着海的边际。
天幕就要褪下霞衣,我们将用酸甜的词语定位
与帆顶若即若离的南十字星。

是的小姐,我的曾祖是福建人,
他怎么来到印尼的,我也不知道了。
我出生在苏门答腊岛南部的巨港,
你问我父母?他们还在老家割橡胶。

夜的紫唇半开。她的印花裙摆簇向大海。
我们的影子,揽着微波摇摆。
是的小姐,我的故乡穷,打我七八岁起,
就发誓要离开那里。
你问我在雅加达的这些年?真心不容易!
但要细说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问我名字?对了,我有汉语名字,
阿华。父亲说,是中华的华,
怎么个写法,我也不知道了。
我不识汉字,更不会写……
你问我为什么不能识写?
没人教,也用不上……
小姐,你问题可真多。如果有机会,
去中国旅游?我当然愿意!那得等我发财后,
谁知道要等到哪一天。
哎呀,别问我为什么老说不知道,
你问一百遍,我也回答不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
亲爱的小姐,这些就是我能使用的,
所有的汉语库,库,库存。没让你见笑吧,我已
尽最大力说了,你能听懂就好。

我们手里的汽水瓶,摇曳着琥珀光。
漫天的星辰,堆在夜航船的甲板上,
烛照正在入梦的印度洋。
她说:“我是汉语诗人。让我来想象一下,
如果你也能,用更深的汉语来思考问题……”
什么是“更深的汉语”?——
她仰起头:“就是万紫千红的、出生入死的、情深意重的……
和我们头顶的星空一样的汉语……”
连说几个我不懂的词汇,她又笑了:
“不为难你了。”

我们改换英语聊天,喝完了剩下的汽水。
她说她会替我用汉语,记录下今晚的偶遇。
我说我体会不了“更深的汉语”,
但此刻就是好的;
诗歌,就是好的。
她说在我眼里,她看到她的黑头发,
正被海风翻出粘意;还看到这片海,终年涌动,永无止境。
我说是吗,我在你眼里也看见我的脸,甚至我的睫毛。
她说那她就写我的睫毛,
她将在那首汉语的诗里,用描眼线的耐心,
细细地,把我们交错而过的残轨修补完全。



西贡

我不走大路。我在窄处开水道,
坐独木舟,抄过绿荫冁然的海底椰,
面迎清风为你而来。
湄公河舒展梦境,一练平川。
我压箱底儿的樱桃一粒粒,争相发育,
别急呀,
耐着性子,膨一点,再膨一点,
吸饱南越的阳光。

我挂着热带的风霜望见你,
远处太平洋翻起千层白浪。
你经过合起一半的百叶窗,
敲不开的门楼,衬衫上珍珠纽扣格外闪亮。
我不介意你爱过圆雀斑的白人少女,
追求过长眉细眼的京族小姐,
我只想放逐呀!来与你相遇一场,
天亮后,我带走我的小皮箱,
喝一杯玛格丽特就把旧事抛忘。

别问我归期,我是
对西贡又爱又怨的南洋女郎。
你看,堤岸那么长,一个人未免走出凄凉。
我身后灯火翩翩,和你初到时一样。



消失的骑楼

它的满洲窗消失了。
女儿墙、风雨廊、拱券、腰线、栏杆、阳台,
墙缝里傲然生长的三角梅,
楼梯间的猫、街中心的雨……
消失了。
这是陌生的世界:
许愿花在门槛下安睡;诵祷声撩动夕曛。
被阳光暴晒的渔港,交叉叠放
赤脚、汗水、旧巴士、活动板房。
咸鱼干穿着风衣,齐齐站在棕绳上,呼喊海底的远亲。
木桌上的神像,伸着七彩的头颅,
问人间借用黑白。

这是南洋的尽头:
我悲从中来,苦中生甜,乐极生悲。
繁复的对抗已被我删尽,
星空和大海,也给不了我谜底,
但它们给我渴望——
我愿意,活在美好的谜面里。

在骑楼消失的地方,我用肉身驮起它的废墟。
这是总结。
这是开始。



你早,三亚湾

富余的蓝,高纯度的蓝
沙鸥、邮轮、三角梅
等待日出的恋人,他们在月光下亲吻的影子
涌向你,向你俯首称臣

我们把贝壳摆在礁石上
浪花跳起狐步舞时,它们就说出
海的秘密

在三亚,我多希望
自己已走到世界尽头
这是蓝的王国,蓝让海天一色
让清风徐来,蓝让人与人交流的眼神
变得轻快

但巨大的陆地永不消失
这蔚蓝的尽头,总在烈日下
挤出丝丝凉意
将它们塞进我的骨缝里



海上灯

众生之声渐远渐灭
小旋风,轻卷林间绿叶
月色如柠檬汁,挂微笑于苍穹
潮水环绕灯罩
我静坐海中央 

爱我的人,活着的,死了的
都揣着糖果,回到我身旁
风也来了,吹起一场欢宴
但我竟想离开
在宇宙中悬空行走,走到尽头
推开一扇门

灯光与摇篮,从门缝里向我伸出手
我一生的绝望缀满狂喜



孤独图书馆

字与字靠在一起
彼此摩擦的玻璃盔甲,如渐冷的兵器
遮住骨架、血管,和
失语之后,细雨般流畅的长叹

合上一半的书,像个矮下的“人”
投影到酩酊的白墙上
字们,在离心力中跳跃,偏旁变形
语境亘古不变

光,将一点点的痛
一点点地编织进
暖色的基因
海水装下天空
一个人的空
万物之空

当孤独遇见沙滩
从童话里逃出的美人鱼
正背对着阑珊灯火
拼命地,想将自己的身体
从绣满莹鳞的尾巴里甩出来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