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李小洛
加入时间:2016-06-0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李小洛,20世纪70年代初生于陕西安康,学医,绘画。2004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曾参加第22届青春诗会、第六次全国青创会、就读第7届鲁迅文学院高研班,获第三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提名、第四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郭沫若诗歌奖、柳青文学奖。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中国当代十大杰出青年诗人,首都师范大学2006年度驻校诗人,“陕西百名青年文学艺术家”、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理事,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安康市文联副主席,安康市作协副主席。著有诗集《偏爱》,书画集《水墨系》等。

最后一吻

最后一吻(组诗)
 


一只暖水瓶爆炸了 


去看你的时候 
我的春天已接近了尾声 
只有涣散的柳絮 
还在空中舞动 

中午的时候你带我去了城西 
一家不大不小的餐厅 
菜还没上齐的时候 
一只水瓶突然爆炸了 

在距我们两米的地方 
它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这让事先毫无准备的我 
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这时你忽然笑了 
看着地上的碎片说 
这好像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 
那只水瓶等了许多年 
今天它终于把自己炸掉了 

从你那里过来的这些雨 
 
昨天晚上还下在你那里的这些雨 
今天就来到了这个城市 
像是紧走慢走赶了一夜 
一大早就敲开了我的房门 
在看见它们的那一瞬 
我有些吃惊 
提速以后的火车也没有这么快啊 
两个翅膀的飞机也没有这么快啊 
它们是坐着什么来的呢 
它们一下子,就从高山、河流 
几千里之外的地方跨了过来 
一下子就来到了我的眼前 
它们过来,摸摸我的脸、我的耳朵 
我的裙子、我裸露在空气里凉凉的 
小腿和手臂 
它们说着它们的情话 
不停地告诉我,它们 
都是一路从你那里下过来的 

乞求 


我乞求你给我一个暖瓶 
用来装下我的泪水 
我乞求你给我一个冰箱 
用来盛走我的骨灰。 

我乞求你有一天能来到这儿 
领回这一冷一热的亲姐妹 
暖瓶你打开来饮水 
回家的小路撒遍我的骨灰。 

我要把世界上的围墙都拆掉 
  
我要把世界上那些篱笆都抽开 
栏杆都拔走 
把那些围墙都拆掉 

我要把那些拆下来的砖头拿去铺路 
拔掉的栏杆拿去当柴劈 
抽开的篱笆拿去当草席 
我要让这个世界从此宽畅起来 
春天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拦 

这样,我就可以在草坪上睡觉 
在影子上跳舞 
就可以在经过任何一道围墙时 
不再踮起了脚尖去张望 
在这个世界上 
太阳想去哪儿就可以去哪儿 
花朵想在哪儿开放 
就可以在哪儿开放 
我啊,如我爱你,像在什么时候抱你 
就在什么时候紧紧地抱住你不放 
  

最后一吻


我的最后一吻,只献给这个国家
它在一个冬天的晚上
亮着的一盏小灯
灯下,坐着的你

我让你过来,替我看看被子
天越来越冷,雪越下越大
我让你过来,替我把床单上的
皱褶理一理,那把檀香木梳
替我从抽屉里找出来

我让你要用它,再好好给我
梳一梳头发,你还记得吧
当年你送给我的这块小木头

我最后的一个吻,在冰箱里
已封存了半个多世纪
现在,我要把它取出来
献给你,这个冬天,黎明前的一刻

我让你过来,把炉火捅得再旺些
借着火光,多停留一会儿
和你再说说话,说说
从前没机会,今后也再没机会说的话

夜多么深,窗外的老街上
那些店铺的门脸都已轻轻放下
只有银匠今晚看上去不同以往
他老了,靠在炉子前打起了盹
忘了把一个银手镯镂空

东方既白,天就要亮了
你还没有赶到这个城市
我躺在淡蓝的床单上
远远地看着你就坐在我的床前
就像海水,你在海水之上

天就要亮了,天开始为我移动
慢慢靠近,一生中给你的太少
你不会怨我吧。已经没有什么了
我还看着你,等着你
已经没有什么了,我只给你
我一生中这最后的一吻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