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牧之
加入时间:2015-06-3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作者简介 牧之(本名韦光榜)布依族、贵州贞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人协会副主席、黔西南州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有各类文学作品在《十月》《诗刊》《民族文学》《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山东文学》《山花》《海外诗刊》《贵州作家》《香港散文诗》《人民日报》》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著有《山恋》《心灵的河流》《依然如故》《馨香依然》《魂系高原》《心灵的遥望》《纸上人间》《风在拐弯处》《纳祥郎岱》《牧之诗歌选》等文学专著。 曾获 “韶峰杯”、“李贺杯”、“美文天下”等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第十四届中国人口文化奖,贵州第二届专业文艺奖等。

黔东南诗抄(组诗)

黔东南诗抄(组诗)

牧之(布依族)

在西江的小雨里沉醉

西江的小雨里
有苗族敬酒歌的微澜荡漾
痴迷的雨从画里跃出,一缕情思
与西江绵延的时光
沉醉于我们在雨中邂逅的情缘
缠绵在苗族的敬酒歌,手舞足蹈

一朵山花有唐宋的风韵
在西江与岁月一起沉醉
我们在西江的风雨桥中漫步
如水的月色,披着桃花的香
拉长我们诗意的心跳,期待着
月夜的花语拨动我们的情弦

在西江的小雨里沉醉
我们的前世今生
簇拥着昨夜销魂的酒杯
在我们的梦里,等月满西楼
蓦然回首,便有暗香盈袖
同我们,在西江
举杯邀月,对酒当歌

加榜梯田浮想

隐藏在大山深处
有一群鸟,和粮食随一阵风
唤醒从山外赶来的我们
之后,和连着天的加榜梯田
奔跑着大喊:
伤痕累累的红尘
这里是我们疗伤的天堂

落日里的加榜梯田
有祖先的往事涌来
鸟们开始回巢
而落在我们头上的薄凉
交出了我们在红尘的忏悔
然后,在灵魂的故土
栽下一棵水稻
或一声母亲的呼唤

在加榜梯田,稻穗溢香
祖先结茧的双手
正在古道边,与凛冽的西风
朝岁月走失的方向挥手
而在我们生命的渡口
故乡的影子越来越短

沉思在侗族大歌的旋律里

天籁之音,在晨光的普照中
把人间的芳菲,在天地之间
在月光之下,和祖先们
那副经历沧桑岁月嗓音
把我们搁置的命运,梦幻的奔突
一起种植在侗族大歌的旋律里
任蝶恋花,等岁暮望远

抵达红尘的空寂
越过河流与时光
我们从侗族大歌的怀抱一路走来
在云朵下,和盛开的花蕊
挥手作别于异乡的傍晚,然后
在侗族的乡音、银饰、爱情和图腾里
焚香、打坐、修行、膜拜……

漫步风雨桥

秋风,把岁月的苍茫搬走
我们漫步在风雨桥中
那些隐去的云朵,有雨
搁置的愿望,飘向远方
我们经过的山山水水
开始,在风雨桥下伫立
而流浪的故人,刚从远方归来

一只鸟,在暮色中归隐山林
那些被雨水不断冲洗的灵魂
被我们遭遇的大风带走
风与雨,便不再约定云游四方
而正爬在风雨桥上的阳光
与云朵擦肩而过,定格鸟儿的梦

花之上,有侗族的大歌流淌
风雨桥,正在寻找春天的入口
我们在长桌宴上斟满的酒
有万紫千红在翩跹而舞
而我们离乡的词语,开始贫乏
因为,秋风中两鬓斑白的母亲
正在风雨中,躬腰望着
漂泊异乡的我们,一步一回首

西江,有梦或者思念

在时光的深处,岁月的相濡以沫
以另一种方式,携西江的云淡风轻
和苗族阿妹的情歌一起,把我们
生命的开拔与抵达,演绎成
恍若隔世的归来,与梦或者思念
缠绵成西江灯火阑珊处的地老天荒

在西江,隔着白水河一汪荡漾的春水
真情、惬意、欣喜和一帘风的拂动
被我们的梦和思念簇拥着、敬仰着
与翻飞的蝴蝶翩跹而舞,等待
西江沉鱼落雁的浣纱女,翩然降临
用安静、淡然、丰满着岁月的羽翼

心有灵犀,我们与思念追溯岁月
世俗的喧嚣,便在西江不染尘埃
那些苟且的日子有我们的诗歌
与远方,在风雨桥和温婉的古歌里
一起在白水河绵延着优雅、曼妙、神秘
让我们在长桌宴销魂的一醉
流连忘返,欲说还休

在雷山,与诗歌一起返乡

空山新雨后,我们在雷山
与悬挂柳梢的明月推杯换盏
而那些被时光蹉跎的岁月
在雷山,和呐喊冲破世俗的藩篱
与一条向大海奔去的河流对话
雷山饱满的日子便春暖花开

在星辰和日月之下
雷山裸露的树根,仍繁衍不息
我们便与绽放的野花与荣辱与苦难
看我们的祖先守着炊烟或紫气
不屈不挠,让生命顺着母亲的目光
袒露自由和人间的善良

在我们的灵魂深处,雷山的美
沉淀着,令人敬畏,又恍如迷离
而苍穹中簇拥的云朵,和时光的玫瑰
已抵达如禅的平静,在红尘的低处
任我们在雷公山顶,携银球茶一壶
与漂泊的诗歌一起告老还乡

在脚尧村邂逅童年

在脚尧村,时光慢了下来
雷公山的雾,纯粹得不忍触碰
就像我们童年的迷藏,清纯如莲
奇异,平淡,却有岁月的薄凉
穿过万物的静默与如迷

与岁月穿越雷公山的脉搏
有潇潇风雨,近在咫尺
氤氲着,弥漫着脚尧茶的絮语
而那些在茶山奔来跑去的童年
与慕名而来的我们撞过满怀
之后,成为我们今生的诗与远方

在脚尧村,我们看见自己的影子
寂寞、哽咽,如蚂蚁成群结队
在茶树下里筑造一个自己的世界
而初秋的叶子,正在准备着变黄
与我们邂逅的童年和斑驳的光影
在雷公山,沉默地坐着
就像苍穹一样辽阔着寂静悠远


在麻料村,我们成了银的风景

在麻料村,看到银匠手中的银线
我们仿佛有了几分隐居的
气质和神韵,银匠铺外的那棵
枫香树,和我们触摸的银饰一起
在落日的余晖里,弥漫诱惑

我们一路翻山越岭的向往
被霞光照拂,都变成了
麻料村银的风景,水的涟漪
让我们想起了故乡的地名
就像老银匠手中打造的银饰
都有神祇或传说萦绕

在麻料村,我们和银饰拐进岁月深处
生命中的痕迹,就像银丝线
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和那些
祖先们触手可及的沧桑斑驳
在古驿道的方言里,与归来的游子
相拥而泣,之后,和时光一起
感慨“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在海龙屯(组诗)


·海龙屯畅想·

三十六步天梯 
步步惊心
九道关雄奇险
关关动魄

我来了 道藏于野
遍地喧嚣的疆域
躲在历史的反面抒写状子
任荣辱远走他乡
任虚无遁入空门

而此时 
400多年前的杨应龙
沿着岁月
把剩下的泪血洒尽
四面八方的痛
撞击着播州的山川
比如战马的嘶叫
比如战鼓的雷鸣
搅得我们至今
仍心神不定

海龙屯的时光
沧桑斑驳
几度朝霞
几度夕阳
不再与尘世纷争了
什么晴耕雨读
什么修篱种菊
看看丢弃在山野的马蹄印
就足够踩碎我们的一生

在海龙屯 蹲下来
我们不比一棵草高出多少
功与名浮在尘世
与我们渐行渐远

喧嚣后的海龙屯
忽隐忽现
我们还是收敛浮躁的篱笆
等待
播州远去的亲人们归来
如同
海龙屯缓慢的
暮鼓晨钟


·伫立绣花楼遗址·


此时 晚霞隐退
山川草木下嫁黎明
与杨二小姐有关的
战争 爱情 传说 痛苦 泪水……
挤满了哀思和倾慕

我只想安静的为她写一首诗
而战争与爱情
却各有各的算计

在绣花楼
杨二小姐被卷走的
情歌 爱恋 痛楚
习惯了绕行
旧了的时光
然后 
掩卷 挑灯 拂尘
着一袭霓裳
反弹琵琶
怀念一次次逝去的隐痛

再美的时光也不会回来
我想凌越岁月
而得道的高僧笑曰
鸟儿只要飞翔
佛主需要香火

风月依旧
而杨二小姐需要的
是不是 不染尘埃的月色
为自己 也为芸芸众生
疗伤 普渡
直到人间的悲苦
明亮 辽阔


·海潮寺·

不说尘世兴衰
海潮寺超度的亡魂
让我们用今世的孤独
挑破岁月的星光
看时间是否在播州倒流

沧桑的残墙断垣
斑驳的苔藓乱瓦
供我们还原记忆
阡陌纵横不深不浅
不再闪过硝烟与战火
但红尘已经消瘦
我们听见逝去的炮声
在祭奠播州一次次的阵痛

岁月频频泛洪
痛感在传递撕裂的血腥
而我们已如落英缤纷
将报春的雨帘挑起
与海龙屯的杜鹃
一起开放


·与杜鹃花邂逅·


一个女子在绣花楼
望穿秋水
绣在袖口两边的春风
被退去的绿意席卷

把酒问天
别致的风景
与杜鹃花一起
读海龙屯远去的背影
然后把故乡
与梦想埋藏

在海龙屯
与杜鹃花邂逅
锁在绣花楼的心
抽空了春天的色彩
不再扯不须归的斜风细雨
于是 河流拥抱夕阳
一面是深深的怀念
一面是淡淡的遗忘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