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张小榛
加入时间:2016-06-2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武汉大学本科生,浪淘石文学社成员。作品散见于《诗刊》等。

会饮备忘录(组诗)

会饮备忘录(其一)酒

解开绑头发的皮筋,今天就这样完了。
哀伤缠绕着我和一切有名字的事物,
包括屋角的灰吊和自己的心跳。

庭院中有光铺在地上如同白沙:
我爱的人必定在远处为我默祷。

我把屋子里的灯一盏盏打开又关上:
它们都听话得像临睡前的孩子,也就是
二十年前的我。
关灯之后,彻骨的贫穷充满房间,
因为人人在儿时都一无所有。
我卧在母亲漆黑的心室里,没有光线渗落进来。

我几乎忘记了今夜我还没开始饮酒。


会饮备忘录(其二)对月

站在长江边上,山脉间的支流如折扇般向我们打开。
——折扇。我儿时唯一的朋友。孤独时他以轻风安慰我。
父亲坟上的野草正等待秋来重新枯干。

樱花悲在半开,生命哀在正当年少。
月色里长江中淌满了旷古以降,豪杰们
为了赠饮天下一杯杯倒进去的酒。

顺着小径般幽深的喉咙,我们
学着他们的样子,把月亮的影子喝下去:
让她以微光烛照我们漆黑的胃。
就像二十年前,产痛照亮母亲的身体。


会饮备忘录(其三)雪

温酒时北风凛冽,一些陈旧的遗憾像雪球砸过来。
每幢故乡都有一些醇厚又吉祥的过去,
就像童话都自带古老又古老的属性。

下雪后应该谈什么呢?
人生的漫长难耐,春日的来之不易。
不然就只能朝着北方短暂的夏季倾诉:
认识你的那晚,英仙座流星雨从天而降。

你如此单纯。
你向流星许愿时,绝不会想到它的悲哀,
它作为事物的悲哀。
你深信不疑的、雪片般兀自下降的流星。

幸好酒还没有喝完。
否则我们的惶恐将无处隐藏。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