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广西牧歌
加入时间:2016-06-2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廖世昆,八十年代生,壮族,广西南丹人,中文系、新闻学研究生学历。河池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影视公司编剧、导演。2005年获广职院首届“南国杯”文学大赛奖。2006年南宁市作协首届“科艺杯”广西高校文学大赛奖。2009年获河池市反腐倡廉小小说奖。 2010年广西电视文艺奖。2011年获广西广播电视奖。2012年,第二届全国历史题材电视文艺一等奖。2012年,广西电视文艺奖三等奖。2013年,广西广播电视奖三等奖、广西新闻奖三等奖、全国城市电视台电视短纪录片三等奖。2014年12月,首届河池市“刘三姐文学艺术奖”。诗歌入选《2014年中国打工诗歌精选》。

重返故乡

十月,稻谷黄了

想起桂西北,想起麻阳村
就会想起新队屯,十月,稻谷黄了
百亩黄金包围村庄
河水丰满,流淌万倾金黄
我的父老乡亲弯腰割稻,用谷桶打米
把大把大把汗水献给田野
把一个个子女送给天命
老了,撵不动耕牛,就把自己捐给泥土

大外公的大媳妇苏美英
我的大舅妈,年轻守寡,膝下四个男孩
丈夫死的那天风雪落满山坡
她种水稻种玉米种红薯,把老腰种弯
把大儿子送给铁路部门,四十六岁死于肝癌
白发送黑发,心痛到骨髓
她的骨质增生更加严重
弯腰走路要拄一根拐棍
三儿子离婚,妻离子散,又续二房
四儿子哑巴,四十岁娶了个贵州哑巴女
生了个健康的男孩。二儿子安心耕作
一辈子钟爱田地,种稻种果养鸡鸭
去年春天,大舅妈肾衰竭走了
把沉重的生活交给后代,秋天的柑子
十月的稻谷,还在地里等她去收割

十月,稻谷黄了,我的亲人越来越少
一个一个排队离开,把稻田和耕地
留给无边无际的荒草来耕耘
那些他们爱过的飞鸟、蜻蜓、青蛙
那些他们讨厌的猫头鹰、乌鸦、老鹰
在他们的墓碑前,在更加广阔的土地上
一瞬间开始鸣唱。这多灾多难的人生
生命的尊严,生灵们也不忘给予抚慰和祭奠


捡 骨

那个刚被捡过骨头的女人
不是别人,她是我的外婆
一辈子都在劳动,割草,铲土,种植黄豆玉米
一生总是在忙碌,种菜,薅秧,收割菜花稻谷
七年前,泥土拥她入怀
她像一捆干净的柴火,发出暖暖的光芒

外婆命苦,菜园种满苦菜花
小时候匪兵作乱,杀人,抓丁
她和乡亲逃到山洞,杀鸡不敢出声
帮地主干活,学堂外偷听读书声
一世人只会写一个“四”字,道理懂得一箩筐
苦菜花开,外婆撞进了好时代

布谷鸟叫了,地里的玉米返青,田里的秧苗变绿
外婆一趟一趟往地里运送农家肥,一桶一桶汗水
泼在阡陌纵横的田野上,从不叫苦,从不喊累
经常哼着《义勇军进行曲》:“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把最好的稻谷交给政府,最差的留给家人
她爱她的土地和儿女,也爱她的朋友和亲人

她与我相爱二十三年,阅尽
生命的卑微和苦难,无数顽疾
对她甘拜下风,俯首称臣
这个民间药师,用口水挽救家禽
用舍不得吃发霉变烂的饼干疼爱子孙
她贴地生活,与人为善
一个绝版的女人,是一朵兰花,一片荷叶

这个性情温和身材矮小手指粗糙的女人
生了十一个孩子,两个女儿存活
复制了她的命运,犁田,耙地,侍弄庄稼
外公走了十三年后,她也跟着走了
把八十六年的苦难时光还给了山川、明月和土地
这个入土不安的女人,我错过了她的葬礼
那时候,我在远方挑战命运
这一生,内心充满煎熬和愧疚

注:捡骨头,广西布努瑶族的风俗,亲人死后几年重新捡骨再葬,以示对故人尊重,体现了后代孝心。


时光深处的菜园

菜园不宽,占地一亩
外公来过,外婆来过
一家人来过,一村子的人也来过
来过的人,有的死了有的艰难活着
时间之刀,击碎生命

夕辉下的乡野,安静,凉爽
红云飞天,菜园熠熠生辉
外婆给辣椒拔草,母亲种植秋白菜
时间之差,让两个女人共赴命运
逝去的亲人,还在她们的记忆中复活

最后一次走进菜园,已是冬季
夕阳被冷风冻结,母亲的头发结了一层霜
黄瓜、青菜、大蒜、葱花、茄子已经风干
一只只光阴挂在藤蔓上,滴落哀伤
当初拔草种菜的人,落进土里长成一堆青草

有些事物太过短暂
我要跟一些爱过和恨过的人说
要跟大地上的蚂蚁、蜻蜓、知了、飞蛾说
那些还来不及通知的生灵
我的水牛、小狗、小猪会做好传达
主人内心的苦闷彷徨,动物心领神会

有些亲人已经走远,把骨头插进泥土
在尘埃深处,与历史对话
有些记忆越发清晰,夜夜剜割骨肉
爱与被爱,生与死,短暂成永恒
生命,逃不过时间的劫掠,一如菜园,终至荒芜


长满孤独的瓦房

二十年前三舅妈离世,五年前三舅离世
四年前表哥安离世,表姐表弟背井离乡
悲痛似熔岩,流淌过我的心脏
那间瓦房,住满魂灵
死亡太过巨大,苍天无能为力

我曾在这座瓦房里嬉戏打闹
享尽疼爱,他们把我看成亲儿子
大年初一,三舅给我十元压岁钱
那是九十年代,半个世界的人还一贫如洗

那年冬天,我家没有油下锅
三舅妈拎来一大口中猪油
开朗大方地说,吃完了再去她家要
那年的风雪雨雾,凝结在她的头发眼眸里
美得心痛,暖得冰凉

三舅妈在一个黄昏去世
马车从镇医院把她拉回家
那时我和表哥表弟站在门口
宽阔的山坳口吹来冷风
人世苍凉瞬间弥漫我们的胸口
外婆抹着眼泪说,天要收人了
舅妈家地里有一堆堆辣椒仔
像一个个坟墓

中年丧妻,三个孩子未成年
三舅的担子重如巨石
他的头痛病越来越严重
过量的头痛粉安乃静已经麻痹不了疼痛
长期思念妻子,把心血熬干
表哥安叛逆,初一辍学,混迹社会
表姐表弟外出务工,家庭四分五裂
三舅独守空房,把孤独拧出血泪

农忙时节,三舅牵牛打马来帮忙
地里装满他吆喝牲口的声音
劣质土烟呛得他咳嗽,他和岁月一起消瘦
瘫痪了五年,病痛,贫穷和苦难
把他浓缩成一蔸老树桩
丧偶十五年后,他的生命熬到了尽头

三舅死后第二年春天
表哥安被人杀死,十九刀,刀刀致命
瓦房周围,躺满了他二十六年的血
证据不足,被抓的凶手逍遥法外
那是一种变态的仇恨和报复
血腥,杀戮,从没有唤醒过人性的良知

曾经温暖的瓦房,铁锈暗哑,茅草填屋
爱过的亲人和往事,被一把大锁封存
表姐妮远嫁他乡,表弟和外出流浪
面对瓦房,我既爱又怕
多么矛盾,我恨我的内心

死亡多么巨大,我的爱太过渺小卑微
涂满快乐和伤痛的屋子,跟宇宙人心一样孤独
有一天,我会叩开门扉
瓦房里灵魂团聚,杂草丛生
盛开的花朵上露珠闪烁,那是亲人的眼泪


看见红水河

第一次听到红水河
我爱上了她的神秘
想象她是红布盖头的女子
隐秘的暗流
从此在我的心里涌动

第一次看见红水河
我正去南宁求学
车窗外的河流一闪而过
幽绿,弯曲,绵长
像一个少女的身体
柔软而娇嫩
一瞬间俘获了我的初心

从此,我对她念念不忘
幻想着有一天相遇
为此,我习文练字
修身养性,拒绝诱惑
用君子之德塑造人格

多年后,我遇见红水河
她是一条野性的河流
像一个奔放自如的少妇
深藏诱人的美体和丰富的能量
有人在她的身上架设电站
想控制她的野蛮和激情
有人在她的怀里放养小鱼
想修整她的性情和美丽

红水河,我未曾迎娶的女人
念着你,我心怀感激
多年的向往即将抵达
捧着你,我一口气喝下去
你的奔腾和狂野
来自于大海的包容和宽阔

今夜,我在三岛湾拍摄星空
七夕之光在银河四周若隐若现
在清澈的波涛里
我读出你眼神的忧伤
为了寻找你,我逆江而上
一叶孤舟,载着我永恒的哀愁


龙江河从我身体呼啸而过

三百里龙江从贵州出发
流了亿万年,才抵达我的心灵
是我来得太晚,还是你来得太早
缺席的时间,我错过了你的荣辱与悲欢

七年,我在你的城市虚度光阴
也常常走在你的岸边,思考你的流向
你不急不缓,像一个沉默的智者
内心深藏的苦闷,无人能解

欲望时代,工厂林立
有人把镉排入你的肺里
把病毒注入你的血液
你的怀里装满了殉情人,断肠人
堆满了病死的牲口,厌世的悲观者
你的爱有多大,你的胸怀就有多大
痛和苦自己默默承受
我看不到你的呜咽
只听到潺潺流动的水声
隐忍坚强的意志,使我羞愧

飞鸟横渡江水
它的心中肯定藏着一片海洋
龙江水不知道,我的心正翻江倒海
被一个灯塔指引,在黑暗的路上摸索前进
我的痛苦,迷茫,烦恼和悲悯,无人知晓
龙江河,今夜你是不是和我一样
面对永恒的时间,心怀恐惧,内心忧伤

在桂西北一个巨石包围的山城
我常常想到死亡和生存的意义
短暂的一生,该用什么来填补虚无和恐慌
今夜,云影飞渡,星光暗哑
龙江河低鸣,从我的身体里呼啸而过
这爱与恨交织的河流,请携走我的幻梦和向往
高悬大海之巅,让我在今生拒绝熄灭探路的火焰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