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温经天
加入时间:2016-08-0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温经天,1978年生于河北承德。1991年开始学诗,2006年接触博客和论坛,曾任诗歌报论坛诗歌大厅首席版主,中国诗苑论坛总版主,作品发表于《青年文学》《诗选刊》《特区文学》《诗歌月刊》《滇池》等百余家文学期刊,入选多种年度选本。曾获首届金迪诗歌奖、首届热河文学奖。著有诗集《致不朽之风赞美诗》《旷世书》。现居北京。

黄姚镜像(诗三首)

#古镇的光影

群山之下,河流之上
黄姚别开生面,用旧建筑诱引我
人们逡巡、游走,仿佛电影
无休无止的长镜头。浣衣的人,过桥的人
在镜头中闪烁,成为黄昏时分
永恒的影子。我从不轻易提起这个定语
黄姚符合古中国的审美
在于耕种、瞭望和防御——这些
与生死攸关的集体叙事
如今都在看不清轮廓的流水里演绎
在古镇外的旅馆俯瞰,我得到如下短句
私以为真理:
一、    迁徙不问理由,命运总留转机
二、    孤独不问山水,唯有寂寞多余
三、    每个人都是电影的编剧,不管面纱
是否揭开,容颜仿佛胎记
——此时夜已深,河灯点点,悠悠
带走我的昨日或者前世


#带龙桥龙吟

鲤鱼街源于石头
带龙桥源于河流
石头不普通,凸出的部分怀胎鱼种
因此,带龙桥的命名始发于
想象力的高度

正月初二,夕已除 
一夜鱼龙舞。无偶遇
每个人脸上垂影,是龙爪,还是逆鳞
我不得而知。欢喜由哀伤等价兑换
千年后今日,镇子不空
遗民的后代早已统一方言
憧憬着,盛世无离散,鲤鱼跃成龙

历史不过是一把卷尺
刻度标准不一,难测量往昔峥嵘
但寨墙和城楼会扣响前人心跳
传递给我胸口轰鸣
——过安乐寺,拜过千户
忽听带龙桥一阵欢呼
当我走近,人群已散,河水浑浊
逐渐沉淀——莫非鱼龙不见?
这令我心不安,司马祠大门紧闭
仿如梦中镜像

——二十年前,公路颠簸
我在贺州的来路与归途,异地求生
与内敛无名的黄姚擦肩
那时,灯笼未亮,山水宁谧
想必另有一番风姿
而游龙消隐,天地不言
我嗅闻到的气息,绝不在宋明清
我细看桥下水中,有一青年侧身,随风


#古戏台隐喻  

戏台完整,若缺
戏台空空,装满时空里万有
我不遥想也不登台
若得见就环绕它周身逡巡
我更留意,黄姚的草木与围观的眼神

不否定古戏台360年来的风流
总被雨打风吹去。定然
有某种神力支撑
剧本擅长藏匿心声,倘若你不解
故事的陷阱就悄然耸出地面
变成这一人高的戏台
设下结界,只容纳有心人
将欲望、情感、身份、时代诸多纺线
拼接,编织一幕幕蝴蝶梦

而一只蝴蝶栖落
于一位前辈孤零零的肩膀
一茬又一茬青皮后生,发须初萌,水落石出
随即云散烟消。不灭的
是看官们的啼与笑,嗔与痴
他们得到满足,双腋生翼,绕城把酒
彼时当如此际:
花好枝头,月满昭平

“隐喻不过是个戏法。”文人们说
古戏台上,你是否发觉
总有一团团重影交错
映现你我三生:
前生鸟兽。来生草木。今生几何?
——莫来问我
我也不问,戏台稳坐已入禅定



风物


 
语言冲出一条山路,挂在
洁净额头两边的树是意志的俘虏
此刻,日月之恋人各自瞩望
乳白和鲜红的披风,熠熠生动
 
烟云投入凌空之舞
不同种别的鸟儿是不同思想的
星球,航线交错并不冲撞
古老的经验无力复述的神奇光影
 
我想,生命何须声明
驯服的马儿终于垂首细看它的大地
坚实且雄浑的肌骨取自腐朽
腐朽的泥巴绘制晴朗夜空
 
一旦脱落即新瓷烧出
语言翻滚,呼啸着驰进一滴晨露
日月之恋人就先后醒转
城池和村庄错落,镇守河流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