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素描

作者:张秀玲2016年08月18日 14:29 浏览:1411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题记:
人物素描
人物素描
                            /张秀玲

◆磨刀人
                       
无论多忙
我都喜欢站在一旁,等

刀和磨刀石比着霍霍的声响
如同光阴咬着牙齿
声响里有雪一样的光芒

磨刀人低着头
看着刀和磨刀石一点点变薄
而他的身子
也被风一点点磨薄

他停下,刀就磨好了
先是把刀在围裙上蹭两下
放在嘴边吹一口气
左手的拇指试几下锋刃
这个指头
居然被刀锋磨出了老茧
它们一起发出岩石摩擦的响声

他眯着眼睛看刀
好像一块磨刀石弯曲的样子

   
◆二  姐

二姐天不亮就起床
磨豆浆  煮玉米  烤红薯  蒸馒头
像一扇虚掩的门
渐渐打开晨光

弯着腰身
刘海儿盖住了年龄
脚步从影子里伸出来
时光匍匐

灶膛里火苗舔着锅底
木柴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袅袅的炊烟抱紧故乡
天空一点点升高

二姐把一桌的饭菜
摆在栗子树下时
忽然间就有了家的味道
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双手

二姐有些不好意思
她的手背上粘着一小块菜叶
我想帮她拿下来
她慌忙把手背在了身后

现在我忘记了二姐的模样
只记得那菜叶
在粗糙的手背上
打了个补丁

                                   
◆死亡扮演者

死亡在舞台上
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昨天三年几十年几百年
甚至几千年几万年
每一次挣扎的姿势
比真正的死亡更真实

他知道
眼泪骨头血肉都不是自己的
自己也不是自己的
提前预约的死亡
在别人的故事里
一次次借走身体

没人的时候
他会摘下遮住半张脸的墨镜
对自己开起玩笑:
郭春风,郭春风!
别他妈再行尸走肉了

郭春风是他的名字
早晨他喜欢站在阳光下
把自己狠狠地叫上几遍
然后用力握住突出的下巴
直到有疼痛的感觉

在他生命的最后
却未能如愿
还没有来得及摆出
事先设计好的造型
就被一个醉酒的司机
提前谢幕了

这一次,也像是在舞台上
他露出了整张的脸
却没有掌声
只有风
一如既往的旁白着台词


◆王二铁
                                    
出去还没有半年 
就丢了一条腿
走在路上,风会把裤管举起来
他的身子比影子还低

一支拐杖,八万块钱
是他全部的日子

他先是买烟
后来买酒
再后来买村头李春芳家的灯光

最后,他父亲用余下的钱
买了一口棺材,一条假腿

从此,王二铁的名字
再也没有人提起过
只有他的父母
常常把一个乳名从白发里喊出来  
                                            


◆  小  雪
                      
年根儿,小雪妈终于回来了
从初一开始,她就牵着小雪的手
一家一户的去拜年

每天,她都抹粉描唇画眉还弄个黑眼圈
每天,她都换身新衣服
每天,她都说着城里的好
每天,她都狠狠地抽打身上的尘土

本来可以过完十五再走的
她初十就走了
只有风知道其中的真相

小雪的手又和奶奶牵在一起
奶奶眼神儿不好
经常走着走着她们就倒下去

拽着坚硬的时光她们爬起来
小雪咬着嘴唇,看天
奶奶咬着残缺的牙齿,看地


◆行路人
                           
背着行李匆匆行走的人 
几乎把日子挤破
每次相遇
我都会侧过身子

这一次,他也侧过身子
我多次示意
他贴着风的边缘走过来
破旧的大衣裹紧晚年
那几个又大又鼓的袋子
把他的身子压到尘埃里
有个袋子的拉链开了
里面的芭比娃娃伸出双手
像是等待着拥抱
我帮他整理好

他居然给我深鞠一躬
他说第一次有人给他让路
第一次有人弯下腰帮他

走远的时候
我才发现
他的腿有点跛
身影高一下,低一下
大地像在颤抖


◆他和铁丝一起站立起来

低着头,坐在脚手架下 
右手握住一根铁丝
左手捏住裤子开裂的缝隙

铁丝,一下又一下穿过
有一下扎在了腿上
他骂了一声娘
头更低了
身体几乎弯进泥土里

他和铁丝一起站立起来
初升的太阳
把铁丝涂成了金色
他的指头轻轻抚过
像是在弹奏着一根琴弦


◆风中的母亲
                        
一把银亮的铁锹
在尘土之下
打开一扇扇门
黑黝黝的脊背
太阳跌落又升起

没有人看见他的表情
皱纹里储存着陈年的风雨
抹上一把汗水
攥进骨头里
时光发出脆弱的声响

偶尔沉闷地坐下
抽上几口烟
倒出鞋里的泥土
他不敢抬头
眼睛里的火焰一旦喷射出来
世界将变得无比黑暗

风中的母亲
端坐在屋檐下
她的白发藏不住黑夜
眼神儿在天空之外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