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阿满
加入时间:2016-08-3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湖北巴东人,现居重庆。军旅20余年,重庆新诗学会会员,作品散见国内报刊杂志及各大网络平台。

《逆行者》组诗

《逆行者》

火车前方,小山村里挂满了灯笼
只等,孩子们回来,把年点亮
年迈的父母为此准备了一年
喜悦碾平了眼角的皱褶,精神焕发
仿佛回到了孩子们的年代

中途下站的时候,天空正飘着雨
一滴雨点落在睫毛上
顺势滑落。桃花开遍了山岗

武汉!武汉!有一个
比年更可怕的兽正在肆虐
我将与你、与他
一起将它驱赶

再次踏上列车的时候
妈妈打来视频,
我把镜头照向列车驶去的方向
“妈妈您看,上茶花开遍了车厢”


《庚子立春纪事》

庚子,那一道旧伤疤,
还埋在地下。
在意识的包围圈里,
人们闭口不谈。
只谈花园里争奇的花朵。

立春的时候,没人开门,
首先打开的是手机和电视。
空气中弥漫着可疑的信号,
花香有毒。人们躲在口罩后面,
窥视自己内心的恐惧。

雷锋是一面旗帜。
而手机里,却跳出了
一串串喧闹的符号。

庚子年立春的时候,
我无心讨论一个春天的故事。
而是划过这串符号,
探究一个关于蝙蝠的考古问题。


《可疑的空气》

鸽子无畏,信步歌唱
它与蝙蝠存在于不同的空间
小区里,它是唯一
没有戴口罩行走的动物
也是我唯一的旅伴

所有的门窗紧闭,隔绝可疑的空气
小区的保安尽锐出击,全副武装
读取体温计上的数据
像在收集一组通缉的密码
我在口罩里也屏住了呼吸
空气焦灼,充满
各种不确定的可疑

没有车的高速路,孤独地伸向远方
像一条风中飘舞的经幡
我是唯一逆风疾驰的经文

微信群里说,这场孤独始于大雪,
经过冬至、小寒、大寒
到了立春的时候
樱花脱下了口罩,红遍山岗


《送别》

总是让人想起,那些远行的背影
在第一枚玉兰花吐萼的枝头
一滴雨水把太阳的目光洒向深山
枯禅的法师微睁双眼
年轻人正奔向隆隆人间
高速路上,齿轮咬合着齿轮
送别的身影,站成一座山


《春天正缓缓走近》

我没有“世界这么大,我想出去看看”的想法
我只愿在早上的阳光升起的时候
自然醒来,打开窗,听一声清脆的鸟鸣
我想问候清晨的阳光和空气
问候一朵即将开放的花朵
我想在朝阳里穿衣、起床。然后
拥抱我的孩子,一起唱着昨天新学的儿歌
简单地洗漱,牵着孩子下楼
坐在老阿婆的早点摊前过早,吃一碗热干面

我没有一个亿的小目标
我只愿在中午的时候
登上黄鹤楼,看一看天空的白云
听一听鹦鹉洲里的故事
如果,有三五个远方来的客人
我愿意陪你朗读黄鹤楼上的诗句
指给你看“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的宏伟画卷
远方来的客人,如果你愿意
我还想带你去看赤壁的焰火
一起欣赏洪湖的荷花,在夕阳里听水面传来的歌
哦,我还要郑重地向你推荐“高峡出平湖”的大坝
神女,就在大坝不远的地方,面带笑容

我不再迷恋城市夜晚的霓虹灯
我只愿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小区的长椅上
陪伴我的父母和爱人
看天边的云彩,听江边传来的歌

可是,就在这个春天
是谁按下了暂停键
把九州通衢的城市停在原处
太阳也停在原处
武大的樱花戴上了厚厚的口罩
就连古云梦泽的黄鹤,也戴上了口罩
我只能告诉我的孩子:“再等等吧,
太阳正在挣破层层迷雾,春天已缓缓走近,
那朵被冰雪封冻的花,已脱下沉重的甲胄!”
我听到了隆隆雷声,看到了遍地燃烧的焰火
天使从四面八方赶来,方舱里飘来了倔强的歌

拐角

 拐角
 文/阿满

一支烟,忽明忽暗的亮着
一只小野猫,穿着性感
我从她身边走过
同时也穿越她魅惑的封锁
香水味不比硝烟稀疏
一声嗲嗔,打破了黑暗中的惧静
又似乎点燃了宁静中的战火
我像一个败军一样逃离
一辆豪车,等在拐角处的拐角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