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邵梅
加入时间:2016-11-1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邵梅,原名高绍梅,文学爱好者,作品散见于《博南山》《壹读》杂志。在微信公众号《扬子江诗刊》《丽江文艺》《诗缘会》《古典古风古之韵》《上海交通大学》等发表。小说在《黑岩阅读网》《榕树下》发表,散文诗歌在《美文亭》发表。大学生云南省征文多次获奖。

那村彝人

八岁以前
皎洁的月爬上圆圆的山头
蜿蜒的河切断了并排的山脚,崇山不再轻搂
黑色树影的幕,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土墙瓦房
一半住人,一半住着猪鸡,还有不断反刍的老牛
昏黄的白炽灯,火红的三脚炉,缠绕着高耸的柴木灰
沉寂在跳动的繁星眼角
火炉旁患有风湿的无牙老妇
捻着干裂的嘴唇随着火光颤抖
缠着黑头巾的阿奶
像圣坛中漆黑的巫师
背着“高祖高太”拗口的家谱
让亡灵给生灵做一场灵魂的“超度”
土腔土调的悼词,焚香中流淌成九天的梵唱
都则的松香火把,燃断村口岩壁的切口
燃断走马的尽头
你进不来,我出不去
演绎围城里的独角戏,生与死的蜕变距离
有的人为活着而活着,有的人为死去而活着
为活着而活着的人
像秋日的鼠用粮食填满生活的洞孔
为死去而活着的人
像雨夜后的蚁用断翅扑向虚幻的灯火

 十八岁以前
拖拉机“铛铛铛”将彝村的心脏穿破
颤抖的背拉着新郎
拉着新娘
不久会拉上臭气熏天的羊屎牛粪
山换了新装
大红大绿的拼接,偶尔点缀黑色的花朵
取缔了山脚那条梳着青发的银河
几只贼头贼脑的山鸡
被老汉端起的土枪吓掉了几根光鲜靓丽的毛
夕阳抖了抖,滑进圆圆的山头
东边的阿哥,西边的阿妹
各自将土地放进藏青色的包裹,爬上锈迹斑斑的拖拉机
离彝的激动,吹鼓了摇摇晃晃的车棚
有的人为自由而活着,有的人为束缚而活着
为自由活的人,用脚踩碎彝人的传统,与彝人各分两头
为束缚而活的人,用庙会有力的歌铸成精美的链锁
拴在田埂上的男女老少,直到剩一堆松软的骨垛
生命的尽头是代表死亡的白骨,还隐约有绑住火把节的五彩线紫青的颜色
取下头巾的老翁
像案板下的老坛
沉淀着光阴的残渣
一口结巴的汉语
呼唤着只听得懂彝语的祖宗
哑巴为盲人讲述着故事

二十八岁以后
皎月踩不到被削平的山头
挂在苍穹,对着高楼,打着颤颤缓缓移动
那村彝人少了人,多了楼
一层、两层、三层
住着两个驼背的影子和一条老土狗
通达的路在土地上编织着蛛网,钢筋水泥切断老树的年轮
以及彝人的年岁
都则的火把消散在历史的夹缝中
在无边的黑洞中沉默
摇曳的灯光,摇曳着麻将桌上的油垢
很快有人会把它舔得干净放光
蓝色的麻布衫,丝线勾勒的花样温暖了寒夜里的肥鼠
积尘的葫芦丝成了蟑螂的栖身所
还有几只书虫在笛子中穿梭
窸窸窣窣试图演奏“阿苏色色”的打歌曲调
住着“贵宾房”的牲口,咀嚼着索然无味的增肥药
高楼里的彝人
说着流利的汉语,打情骂俏
村里,有人为富裕活着
有人为贫穷活着
为富裕活着的人
是一匹肥壮的野马
啃食每一片土地
为贫穷活着的人
是一条瘦弱的毛虫
咀嚼着院中残败的野草
门口的老妪,村头的老翁
忘记了往日的悼词,用冥币估摸着地府的货币流通
花着活人的钱,哄着亡者的魂
终于
那村彝人,成了户口上的彝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