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檀风鲁南
加入时间:2016-11-2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赵文家(檀风鲁南),中华辞赋社员。中国管科院高级研究员、枣庄社科奖评委、枣庄中华文化促进会理事。高级讲师。省级优秀教师。八十年代初《诗刊》函授版发习作。已在《中华辞赋》《诗词》《文学月报》《新国风诗刊》《当代诗歌》《青年诗人》《作家报》《大渡河》《雪魂》《中国诗影响》《大众日报》《山西经济日报》《人力资源报》《港台学术动态简况》《中国质量报》《中国特产报》《齐鲁晚报》《台湾好报》《关雎爱情诗》《中原散文诗》《人大报刊复印资料》《港台学术动态简况》《中国哲学年鉴》《卓越管理》《政府法制》《读后感》《世界汉语文学》《诗歌周刊》《中国诗》《中国现代诗人》《中国江海诗歌》《山东社会科学》《抱犊》《微光诗刊》等发诗赋、散文100余万字。撰多部长诗。应邀到山东大学、北京、黑龙江、山西、河南等参加颁奖活动。出版文化专著《文明之歌》《石榴园》等10部。获新诗百年网络最给力诗人奖、陕西皇冠山美文一等奖、“汾酒杯.山西赋”三等奖、中华“酒神赋”“记忆吴仁宝,重访华西村”“美丽河北诗词大赛”等级奖、当代前卫诗人全国现代诗大赛一等奖、首届铁道游击队文学奖等。授予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多次记功。入年选文献数十种。

海洋的家族和太阳之邦(组诗10首)

我在大海的衣襟,种植诗行
 
我把诗行种在大海的衣襟
种在一片蓝色升起的意境
根,深深扎进蔚蓝色的土壤
汲取海盐、海藻、海贝的能量
长出蓝色的光芒,
长出大海的呼啸
长出,一排排舸船,吐出蓝色巨浪
这是海水诗歌的潮,适合蓝天朗诵
 
我把星星
我把霓虹
我把蓝天白云,种在海上
我把飞翔的鸟语流动的清风种在海上
我把一切的信念和希望
把一切美的画卷
种在海上,种在大海流动的衣襟
去分蘖,扎根,开花,结果
一切的努力都体现大海的思想
我把屈原吟诵的《天问》搬到海里去发问
我把太阳的光芒搬到大海深处,去洞悉
 
海水的温度
海水的味道
日照的激情与执着
我要看清海底的沙子
在提炼什么样的警句,警示一生都在追海的人
把自己追到海浪里化成朝代的帆影
化成海魂衫一样的大海图章
我要看清海参的处事哲学
是否柔软中也隐藏着骨头,和火
我要看清,海底的珊瑚
绚烂着一座曾经什么样的雨林世界
我要看清大海的性格,暴露的梦想,深刻,忧患
 
实际上,我把诗行种在大海的衣襟上
是要结出太阳城的品格
是要迸射活力、锦绣、奔放的品格
把一个蓝色光亮的日照
长到湛蓝的动车上,如信号灯
牵引一座桥头堡的日升
我一生的努力,都在扮演躬耕的农夫
把种植诗行,当作生命里最崇高的职业
在海水里种植诗行,种植太阳
种植湖泊,种植树木和花草
种植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高度
种植灵魂里欣欣向荣的日照
虽然我也是沙子
却时刻想把一粒沙子放大为一片海洋    
 

海洋的家族和太阳之邦
 
日照,是太阳的子孙
是太阳最光顾的地方   
在日照,没有一个地方生锈,霉变
没有一粒沙子不饱含阳光
没有一株植物不攥紧阳光
没有一滴雨水不浸透阳光
 
日照姓阳, 楼房姓阳,高铁姓阳
工厂,田间,广场,学校,机关,幼儿园,博物馆
太公岛,海水浴场
商场,阳台,林带
还有我的祖国,同胞和亲朋好友
处处都刷新闪亮的蓝
处处都覆盖蓝天美丽的阳光
 
日照的姓氏,是自然形成,太阳神赋予
朝代都是姓氏里的鱼虾 
时间在姓氏里扮演笔划  
饱满的阳光都是圣旨
以宇宙的法器,太阳的神力,定型
一座城市的姓氏,方向,品行 
 
射日的神男,在日照
变成礁石,与日照的太阳融为一体  
奔月的神女,在日照
投进海水,与日照的月亮相拥相爱     
经历了亿万年的磨砺,与金沙滩最亲近
到东方太阳城,不需乘坐神话
一切的栩栩如生尽在眼前,尽在想象中
 
在日照听海,听太阳
听时间里的钟声
听祖父辈文字里发出的渴望
有涛声雷动的分贝和丝丝海风碰响的惆怅   
在日照消费欢笑,消费诗韵 
消费一座城市的分行
把心中的阳光释放
一座滨海而生的城市
成为海洋的家族和太阳之邦


日照新版诗集,有海水的味道
 
用蓝色的阳光洗净眼里的尘埃
我看到日照,到处都是诗情画意    
透明的蓝,像火焰生长        
在海浪里舞蹈的诗,内心有呼啸的帆影 
有跳荡、闪耀的音符
有蔚蓝海水的味道
有海里礁石的坚守
有天海一色的意境
远山,丛林,淹没于雾岚 
一片片白云远渡的信念
化为日照新颖的山水册页  
 
日照的诗元素,如树林一般蓊郁
充满历史的厚度阳光的浓度和海鸥的弧度  
需要用闪着光芒的百里海岸线,去装订
装订金色沙滩
装订珊瑚礁
装订涛声霞腮
装订沉入水中的干净的蓝天
装订涤空阴霾的大海襟怀   
装订二十一世纪的海洋强国梦
装订我对海水的记忆,留恋和钟情
 
一部日照新版诗集
是蓝天化作的一尾鱼的航船
时刻在我的诗里梦里启程
涛声不绝于耳,道路璀璨夺目
 

横亘——“一带一路”图像 
 
把历史搬到办公桌上,几千年就那么几行
或者,几片龟甲,也许,征战就是
十几个字的《盘铭》,如寺庙里的碑石
一块一块把历史排列,儒释道,三家分争天下
闹得竹简和宣纸哗啦啦响,让吾皇万岁也没了主张
而指南针,造纸术,黑火药,活字印刷,和长城,运河
都在默默地陪伴着一条海上丝绸之路
除此之外,谁还顺着茫茫大漠
牵着孤烟和驼铃,穿过苍茫的时间,向着东方的日出

此刻,嫦娥飞船来到天宫与天外的世界 
对接这些最悠久,最有韵律,最激动人心,最冲击视觉的
横亘在历史与现实中的图像


大海:礁石、潮汐与母亲的歌吟  
 
哦,大海,我来了!从他乡,从异地,辗转千里;
我来了呵,我来了!扯一根岁月悠远的记忆,奔向你!
——奔向我童年的憧憬,童年的梦幻,童年的“海市”
……八千里大海呵,十万里气势,浩浩荡荡,淘金千古多少哀忿!
诗人的豪放,骑士的粗犷;大漠的浩瀚、雄浑、悲壮,
天河的凄迷、恢弘、瑰丽,戈壁洲的深绿、湛蓝、澄碧……
——汇集百川千河之量,凝聚宇宙万象之力,
这大海呵,这生命发源的圣地!
瞧,那钟情于大海的礁石,瘦骨嶙峋呃,刀刻斧劈,
艾青绝笔称颂你:坚强的民族风骨,不灭的华夏正气!
哦,礁石,不正像我那头肯黄土、背靠蓝天的父亲!
举世刚烈男儿呃,铁骨铮铮,垂耀青史,亘古至今,
日以继夜,在田畴的大海上,耕耘、播种、繁衍、生息
……沧海桑田呵,世纪更替,你经历多少电光雷火,风蚀雨击,
仍旧矜持、傲立,默默地,向远处、更远处正视……

我来迟了呵,来迟了!迟了一个月,二十年,三百个风雨摇荡的世纪
……岸上的樱花凋谢了,青天白地尽洒日晖,哪还有一点苍白的痕迹!
而在汹涌澎湃的大海上,雪浪花仍然朴素、天然、洁白、壮丽,
一朵、一束,梦一般美啊,多像我那芳雅妙龄的土里盛开的姐妹!
悠悠历史呵,古老的神州,黄河流域走来多少垦荒的人!
    
奔腾、鼓荡的潮汐呵,似脱缰的野马,放纵、不羁,
贝壳分娩出大海的母体,阵痛中诞生了第一声哭啼,呵,是我的兄弟!
——透明的灵魂,晶莹的形体,闪耀浪尖的蓝辉,
蕴藏海底奥秘的笑貌,发出大海的呼啸……
啊!我的兄弟,海上采了多少翠珍,大地上种出多少绿色?
    
大海啊大海,人生之海,社会之海,包罗万象,
蓄积着,孕育着,平衡着,善与恶,丑与美,正与邪,忧与喜……
听!阔宏的潮音,雷霆般的轰鸣,分明是不满于沉寂!
看!那湛蓝湛蓝的颜泽,不正象征着我中华民族不退的本性特色?
不正象征着黄色人种的命运、生机!
不正象征着我淳朴、智慧的中华母亲!

沧溟辽远呵,瀚海横流,洁如云锦的海鸥在飞啊飞,
——飞进五千载中华梦,飞进秦宫、汉阙,唐诗、宋词,
飞进我的眼里,心里,呵!我仿若置身于草原无际的旷野,
听百灵纵吟呵,观百鸟翔集,陶醉于大自然美的琴韵……
千山吐翠呵,万木竞春,熏冶着一代代古国后来人。
哦,最美最响的歌喉,都是华夏的知音!
轩辕的子孙呵,龙的传人,无论在哪里发芽、生根,
芬芳都捧给这向日葵的国度,——我伟大的中华母亲!
……在大海面前呵,我热血腾奔,莫非大海在给我加温?
啊,加吧,加吧!加到十万八千度,把我炼成太阳的一粒,
纵有一丝希冀,一线光明,也要全部献给我
——可爱的山河,可爱的土地,可爱的祖国,可爱的母亲!


港口
 
把历史的江海一面面打开
每个朝代都是一座港口
里面停泊着皇权,杀声,妓院,阴谋
书籍,道士,农田,劳工,白骨,眼泪 
谁掌管着港口的钥匙
把历史关进又放出
港口只有一扇门
一面背阴,一面朝阳
 

漂泊的乡愁

一声笛音飘过了我梦里的码头   
浮萍上的月光点燃着我今夜漂泊的乡愁     
好像笛音是从亲人的眉梢滑向我的脚跟    
我在堆满沙粒的海滩上难以捡起
远方的信号灯一直闪烁
船舶也飞驶过一艘又一艘
我总在沙滩上捡拾捡不起来的笛音
以此等待再一艘船舶到来,给自己一个贝壳一样空空的安慰   
 

海滨,工地的兴奋与疼痛

百万千万千瓦机组
像个巨人自我发力
大手挑开漆黑的荒城
放出自信的星光
像男人性感的脚手架
升降着岁月的骨骼       
阳光下的厂棚
青春把焊枪的脸喊热  
洒出绚烂之花
一群采风的西装套裙放慢脚步   
 
隆隆的电机没有给飞鸟的音乐会留白             
铿锵的交响曲
压倒了一片矜持的森林    
在工地上空忙碌穿梭的塔吊
如走亲访友的长臂猿
不停地掏出胸中的信物
以此引来一场场爱情的雨季  

连空气都知道
喧哗只是它们为外表打蜡
如地上的树
光鲜的枝干不过是一具突兀的虚拟
钢筋混凝土一言不语
抱紧疼痛的躯体埋葬自己
新生命便落草在期待已久的建筑物上 
 
 
输油臂

你的日历有晨曦,正午,黄昏,夜晚
就像一年四季
晨曦,你赶在阳光之前到场
把激情甩给嗡嗡的马达  
正午的阳光过来巡视
你汗流浃背的手腕握紧钢铁般的信仰
向飘来的多情的白云扬一扬手臂     
黄昏,你披一身沉甸甸的金色
目送授予你荣誉的太阳退出地平线      
夜晚,寒风中你默诵心中的诺言
等待涌动的潮音漫过你的思素     
你原来与海洋签订了终身  
难怪对目不转睛注视你的星星无动于衷   
 

大海、蓝天与明镜的心语
                
都说蓝天是一面镜子,
从运古一直照到今天,
究竟它还能照到哪日哪月哪年,
连最聪明的电脑也无法精算。
都说大地是人类的母亲,
是的,我们居住的地面是她的脸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
是我们祖国母亲的容颜。
她端庄,她秀丽,
她是东方世界杰出的母亲,
文明古国的化身;
她纯洁,她爱美,
历史长河是用不尽的洗脸水,
她喜欢就着初生的旭日梳洗……
    
多么美丽的容颜——瀑布似的头发,
照人影的凤眼,挺拔似高山的鼻梁,
流着芳香的金口玉言,
草绿色的连衣裙翩翩,
飘飞着少女黄金般的华年……
哦,您哪是沧桑巨变的昭君,
更不是婀娜隽秀的“金莲”。
您端庄,淳朴,高大,伟岸。
您来到世上已多少万年了,
光洗脸水就能浮起几万只舸船。
脸上的灰尘着实不少,
淤积到水底的,今已成大山。

明镜在宇宙高悬,
天天把这张脸顾盼,
谁知未来的风雨如何呢?
长河最怕风浪起,
明镜最怕姑娘不相面。
这张脸很平静,
多情的眼里再不会涌起巨大的波澜。
感情都在心底潜流,
流动着一个民族的血液和源泉。
她经历了多少沧海桑田,
经验的大海能浮起多少万吨级大船。
她知道乌云遮不住太阳
——这捅开宇宙黑白大门的铁钎;
她知道一切宇宙灰尘,
都会被历史长河水全部沉淀,
凝化成一个和明镜一样明的蓝天。
待到那一天,浮起的
再不只是几万只舸船,
拱起的再不只是几万座大山,
而是一个伟大民族的骨架,
一个文明古国的化身,
一个东方良母的胸襟!

明镜在宇宙高悬,
时刻映照着这张脸上的宏观微观,
一个崛起的民族
——山一样的民族,
一个中兴的民族
——海一样的民族,
将以山的形体海的容颜,
给明镜镶一片永恒的蔚蓝!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