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家争鸣】涂序团:江南水乡孕育出的耀眼明珠——评川陆诗集《梦栖田野》

作者:涂序团   2017年01月23日 11:14  中国诗歌网    484    收藏

川陆先生是一位从田野上、从水乡里走出来的诗人,也是一位心中充满大爱的诗人,包蕴着自然之爱、故乡之爱与亲人之爱。翻开《梦栖田野》这部充满温情的诗集,一股热流扑面而来,许许多多扣人心扉的句子,质朴而隽永,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光华润泽不染尘俗之气,在轻缓地交撞中又发出天籁般的悠扬乐音,让人深深地陶醉,这就是川陆诗歌的魅力。诗歌的魅力来自于诗人的灵魂深处,来自于诗人的童年生活,来自于哺育诗人的故乡与由野。当然,也来自诗人对诗歌与文学的执着坚守。读罢《梦栖田野》,让人置身于自然景观与诗歌艺术融为一体的烟缭云绕的诗画境地,这种享受令人久久回味。

 

一、 童年的故乡与江南的秋天

在这本300多页的诗集里,我们会频频看到故乡、江南、秋天等字眼。可以说,关于故乡的深刻眷恋与对于江南胜地的赤诚热爱构成了川陆先生的两个十分重要的诗歌母题。

比如在“故乡往事”的《鱼虾》中写道:“鱼虾喜欢把身子藏在湖水草中,就像我把童年的梦想藏在水乡,鱼虾在湖水中游荡,我却在云上飘。”诗人童年的家住鄱阳湖附近,那里河网密布、水草丰美,先生肯定从小与鱼虾为伴。一句“我把童年的梦想藏在水乡”,把诗人对故乡的怀恋写得细致入微。水乡的鱼虾在湖中做梦,而小小的诗人却在云上飘,这里用了夸张与比拟,诗人的性情也于中毕现。正是青山绿水间的田野生活陶冶了诗人的高洁情操,使他从小便寄情于纯美无瑕的自然界,对山水云雾充满好奇,铸成一颗永葆青春活力的的诗心。除了鱼虾,还有荷花和水牛,“荷花说她的青春期是夏天”,“水牛总是任劳任怨,它是我儿时的朋友,也是我至今的伙计”。这两句诗点明了诗人与荷花、水牛的深厚渊源。

诗人的童年,除了对这些正面阳光的形象情有独钟,也感染到欢乐之外的一些情绪。且看《湖边的往事》,里面写道:“一只飞鸟哆嗦在枯草丛中,我无法看到它美丽的羽毛和是否舞蹈,也看不清它的相貌,只知道它有眼泪与哭声。”这首诗写的是冬季时分诗人一个人在湖边散步时遇到的情景,此时鱼儿都不在,只见一只飞鸟在草丛中哆嗦。或许是冬季的严寒使飞鸟难耐,它表现得非常的虚弱,儿时的诗人感觉到“它有眼泪与哭声”,这一句看似不动声色的点染,却把鸟儿的虚弱状态刻画得惟妙惟肖。这里体现了诗人对小鸟的关爱与恻隐之心,这种温良的善意,大概也是广袤的自然对诗人心灵的一笔馈赠。

诗人生于江南长于江南,而江南自古便是温柔富贵之乡、文采风流之地,这种风韵自然也对诗人有颇深影响。江南的属于婉约一派的山川风物,江南的美丽的女子,带有诗意的爱情等等都是诗人笔下频频出现的元素。且看《红纸伞》这首诗,“水乡江南,我走出这深巷,绵雨蒙蒙的青石路上,拱桥上,小河和游舟上,缀满了古典而新颖的蘑菇影子”。这简笔勾勒的几句使江南的景致如在眼前,这方水土曾经孕育了那么多才华横溢的诗人,千百年来涌现过那么多光辉灿烂的篇章,而诗人的诗章又为江南增光添彩。“红纸伞下旗袍柳摆风摇的纤手细腰,显露出东方女性的质朴与高雅”,江南地秀,多出美人。而江南美女的经典形象就是穿着旗袍撑着纸伞从雨巷当中走出来,恰如戴望舒《雨巷》中所描述的那样。《红纸伞》这首诗可以看得出《雨巷》的影响,这也证明了诗人广泛吸取各家养料的不懈努力。

《水乡的日子》这首诗同样写到江南的景致,“堤岸那一排老去的树木在痛苦地流泪,蝴蝶和一对水鸟正在为它们疗伤,抚平皱纹。风在刮起,听见白云在蓝天的逍遥”。这里用了拟人的手法, 把树木写成了人的感情,在默默地流泪,诗人把蝴蝶和水鸟绕树的飞行说成“为它们疗伤”,使诗句锋芒急转, 诗境进一步升华。

 

二、鄱阳湖的灵魂歌者

翻阅川陆先生的诗集,许多描写鄱阳湖的诗歌映入眼帘。诗人生长于鄱阳湖畔,鄱湖记忆深深地镌刻在诗人的内心深处。可以说,鄱阳湖的万顷碧波正是诗人魂梦系之的精神家园。

诗人用他浓墨重彩的诗笔为我们画下了一幅幅的鄱湖美景。春夏秋冬,不同的季候,都在他的笔下得到了生动的再现。《鄱湖春早》很明显描绘的是春景,“南风把江南的窗户吹开了,水乡的睡梦已被敲醒”。开头一句就点出了节令,正是春风吹绿大地的烟花繁盛时。继而写道:“那群发情的鱼儿似乎要把湖水弄个天翻地覆,草洲上老实巴交的水牛也脱下来冬衣,跳起了拉丁舞。”诗人的浪漫诗句勾勒了一幅多么欢腾的生灵画卷,这正是春天的消息,鱼儿也受到了感应,水牛脱下冬衣,跳拉丁舞,这个拟人的使用将水牛的憨态和活力写得非常生动。然而这个时候,渔夫和鱼鹰却一点也轻松不下来,他们必须用眼睛盯住水面,否则就不能获得丰收。在诗的第三节中,诗人笔锋一转,将视角由湖内转向了湖外,即“半边的枯草已经泛绿”,桃花在笑,柳芽在点头。“那群湖区光着脚,奔跑在湖边的孩童,才真正弄懂了春天的含义”,孩子在奔跳,这正象征着一种蓬勃向上的盎然生机,所有枯寂一冬的植物都重燃了热情,开始新一轮的绽放,大地苏醒,人们也感染了大地的活力。这样的鄱湖风光确实令人迷醉,而诗人的诗笔可谓高超,自然而然地将春景图呈现于笔端,达到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境界。

《鄱湖唱诗》写于2012年6月,是为鄱阳湖的夏季而作,我们且看在诗人的眼中,仲夏时节的鄱湖是怎样一番景色。诗的第一节写道:“清晨,我曾把湖水扒开,看看鱼儿是怎样读着文字,一群大雁踩在湖滩诗行纸笺上”,多么清丽的一幅画卷呵,鱼儿在读着文字,仿佛鱼儿是有灵性的,这样一种比喻给人以宁静祥和之感,寥寥几笔勾勒出世外桃源的景象。把湖滩比作诗行和纸笺,这是唯有诗人才可以想出的妙喻,诗人的诗句正如鄱阳湖旁边的那些闪闪发光的沙粒,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在用白描手法淡绘了鱼雁之图后,诗人在第二节的感情基调有了一个提升。“天边湖水读响了一首澎湃之诗,一丝清风却把文字挂在了云彩上,一首首渔诗湖歌被撒播在芦荡里”,湖水读诗,又是高人一等的想象,湖水的潮声在清晨的天际中显得尤其的清脆而悠扬,那澎湃的节奏恰似一首首豪迈的诗歌”。清风把文字挂在云彩上”,又是典雅而清丽的画面,天空的层云正如一首首诗中的文字,那么翻开天空之页,正如阅读一本诗集,这样的联想让我们忆起“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有一种宕出常规的超然之大美。“渔歌撒播在芦荡里”,我们可以感受到诗人在清晨来到鄱湖边,整个心灵都沉浸在唯美的景色之中,因由纯澈的诗心,诗人善用诗眼看世界,所以眼前的景色也便充满了诗情画意。在第三节里,诗人又用两句总结性的话语收束全诗。“谁在朗诵着未来的一首诗,还看浪迹天涯的渔翁和破浪前行的渔舟”,诗人把镜头推远,对准开着渔舟的渔翁,自此,前文所有高远的想象都落到了实处,渔翁载诗而去,整首诗的格调也上升到了另一个境界。如此短的一首小诗,却做到了虚实结合,动静相衬以及情感的波动与流转,可见诗人非凡的文字功力。

诗人描写鄱阳湖秋季的诗篇——《鄱湖明珠——南矶采风》。这首诗只有两节,每节四行。句式整齐而又错落,也是短制中的精品。第一节写道:“被一阵秋风,爽爽的风,把我刮到地球之肾,行走在,一块明亮的绿宝石上,水与天,芦苇与绿洲在这风水宝地热恋。”诗人说他是被秋风所牵引而来到了地球之肾——即鄱阳湖畔。鄱阳湖作为中国第一大淡水湖,因其巨大的气候调节功能而被誉为“地球之肾”,而诗人利用它的这一特性进行描绘,可谓别出心裁。一块明亮的绿宝石,形容得恰到好处,有颜色,有光泽,将鄱阳湖的外形刻在纸上,我们似乎能够看到这颗镶嵌在江西大地的明珠,千百年来既给当地的百姓带来丰富的馈赠,其光泽之美也折服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骚客。“芦苇”与“绿洲”相恋,这里,诗人又用他惯常的手法——拟人,将鄱阳湖植被的那种柔情写得丝丝入扣。紧接着,诗人宕开一笔,在第二节的开头写道:“我醉了,我在梦幻中奔跑,却始终看不尽的古战场遗址与水草农庄。”“我醉了”三个字可谓笔力千钧,酒可醉人,其实风景更可醉人,被鄱湖风光所迷醉的诗人已分不清是梦幻还是现实,他一路奔跑,所见唯有“古战场遗址”和“水草农庄”,俱为一些不受现代文明侵袭的原始风光,“这里没有乌鸦,也没有狼,只有笑着的飞鸟和一浪浪渔歌”,多么美丽而纯净的景象,多么真挚而温情的笔触,单看诗人这些诗句,我们就已经感受到了鄱湖的美丽。
        那么,鄱湖的冬天,又是怎样的呢?且看《鄱阳湖之冬》这首诗。“隆冬,江南的水乡,这块镶在红土地的水宝石,已进入了深度的睡眠姿态,但鱼虾们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它们等待着一场来自西伯利亚的大雪。”冬季的鄱湖,已不复夏日的喧闹,春日的生机与秋日的古朴,而呈现出一片幽静。水宝石已然睡去,那碧波万顷卧在天宇之下,肃穆而祥和。然而,大雪即将来临,那是自俄罗斯而来的严寒空气,注定给鱼虾们造成巨大的伤害,故而,它们都睡不着,在恐惧中等待一场肃杀的降临。可以说,第一节至此,气氛是极度压抑的,仿佛鄱阳湖积了一年的生机与活力,都被寒冬杀尽。但是,心中永远怀着热情的诗人不会在诗中渲染绝望的情绪,于是,第二节的情绪明显由暗转明。“一群群天鹅、大雁在这搭起了舞台,唱响了一曲曲生命的赞歌,春风正在从这里走向春天”。这最后几句诗不禁让我们想起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著名诗句“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诗人在写完冬季的严寒之后不忘给我们关于未来的希望。这种肃杀之景终究只有一时,美好的充满活力的明天很快就会来临,这种乐观主义的精神闪现在诗人的许多诗句里,这同样可以看出他的大爱之心。

 综合诗人所写的有关鄱阳湖的四首诗,我们发现在处理同一题材的时候,诗人力避雷同之弊。不同的季节呈现出不同的风格,每一首诗的特点和风格也各不相同,这足以证明诗人对鄱阳湖的细致观察,当然,若非具有极其深厚的诗歌功底,也断不能为之。

 

三、舐犊情深的咏叹调

除了对于自然的吟咏赞诵,我们会发现,亲情这一主题的诗歌在诗人的诗集中也占有很大的比例。尤其是对于父亲和母亲,诗人不吝以多篇诗章吟唱咏叹之。

父亲在他五岁就英年早逝,所以父亲在诗人的记忆中是显得模糊的,但他对父亲的怀念与感恩却永驻心头。《父亲——父亲节的怀念》是一首情真意切的亲情诗。全诗共分三节,第一节以抽象的赞颂烘托气氛,第二节则实写诗人父亲的故事。“我看不清,也记不牢父亲的像,因为我四岁时父亲就永远地走了。只知道他用一颗善良的心温暖了一个家,只知道他用一双勤劳的手耕耘着一方水土”,这是实写诗人年幼丧父的经历。后面则连用三个“只知道”铺叙诗人所听说的父亲的事迹,父亲用他的肩膀、心、与双手为一个家努力撑持,任劳任怨,这里,一个伟大的父亲形象已经树立起来。在第三节,诗人则以想象勾画出父亲去世时的情景。“在他四十三岁那个年头,仿佛睡梦一般,却忘记了自己是儿子、丈夫和父亲,他干脆把身子、血肉,还有影子和他半包未吸完的烟,一同躺在这片土地之下”。这个情景设置十分自然,仿佛死亡的降临极尽随意与安详。诗人刻意营造出父亲去世的安宁场景,正体现出对父亲的真挚的崇敬之情。诗人还有一首写父亲的作品,题目是《怀念父亲》。第一节依然叙述早年经历,“父亲只留下一条扁担,一把铁锹和一片未来得及耕作的土地,在我五岁那年,他就英年早逝了”。语气极其平淡,但内蕴的感情十分丰富,第二节写了诗人仅有的对于父亲的记忆。“左肩坐着大哥,右肩坐着二哥,我骑在父亲的背上当马使,他却笑嘻嘻。”这样一个平常生活的场景,读来令人动容。生活中最打动人心的往往是那些不经意的细节。“当时只道是寻常”,谁能猜得到如许健壮的父亲竟然会早逝呢?这两首诗体现了诗人对父亲的怀念与尊敬,于朴实之间蕴含巨大的情感冲击力。

由于父亲的早逝,抚养儿女的重任就落在了母亲身上,所以诗人对于母亲表现出更多的钦敬与怀恋。诗集中关于母亲的篇目明显更多。且看《悼念母亲——纪念母亲逝世一周年》,开头第一句便单刀直入,把情感的宣泄凝聚在一个陈述句之中。“六月四日,这是个黑色的日子,一把乌黑的尖刀,曾刺向我胸膛”。诗人的母亲在六月四日去世,因此,一年之后,待到母亲的祭日,诗人依然觉得十分的难过,正如长刀刺胸,痛苦万分。第二节则刻满了诗人对已逝母亲的依恋。“妈妈,您在哪里,您还好吗?但妈妈依然没有回音。”“在妈妈面前,我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永远离不开妈的乳娃娃”,在这些朴素至极的诗句里,却似乎可以读到作者的眼泪,没有真真切切对母亲的触骨思念,便不会刻下如此触动人心的诗句。最后一节写道:“六月四日,我记住了,永远记住了,这辈子的伤痛,不能愈合的伤口,不分白天黑夜”。母亲的祭日是诗人永不愈合的伤口,这种悲天悯人的大情怀,足以撼天动地。母亲逝世的第三年,诗人又写了同一题材的诗——《伟大的母爱——纪念我善良勤劳的母亲逝世三周年》。第一节以散文式的叙述写出母亲去世的经过。“一个黑色的日子,一个天塌地裂的日子,让我撕心裂肺、泪洒如雨,在这天,在公元2012年6月4日子时,我的母亲,善良勤劳朴实而寒苦一生的老妈,却被万恶的病魔夺走了,永远离开了我们。”如电报似的朴素记事,依然潜藏着诗人内心的跃动。在下一节里,诗人叙写了母亲抚养儿女长大的许多细节,比如“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无医无药的年代里,我的母亲有病硬是撑着,经常没饭吃,常常以野桑与树叶充饥”,母亲在艰苦岁月里的坚守,让人钦敬。此后,诗人铺叙自己对于母亲的怀恋,无不真挚感人。诗人不仅在母亲的祭日赋诗表达思念,在清明时节也寄情于文。《清明,想念母亲》就是这样一首诗,开篇写道:“把三月的雨水,全部装进四月的日子,化作一切撼天动地的泪水,去抚平那永不愈合的伤口与疼痛。”这里又强调了母亲的去世是作者不可愈合的伤痛,相对于前面两首诗的平实朴素,这首诗更具有艺术性,作者呼唤将三月的雨水装进四月,用泪水来缓解悲伤,这是一个十分雄奇的比喻。同时,将诗人的悲痛具象化,可以说达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在这诗的最后,诗人写道:“母亲呵,若有来世,请允许我再做您的儿……”这最后一句将诗人对母亲的挚爱拔高到了极限,想必看到这句话的读者都会产生情感的共鸣。这共鸣,是因为诗人那颗纯真和伟大的心。诗人对母亲与父亲的感情细致入微地进入了他的诗歌文本,我们于是看到了这位寄情山水的田园诗人的另外一面,即对至亲的深厚眷恋。可以说,诗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孝子,他的这份大孝心值得我们学习。

《梦栖田野》是一部情感丰富、诗作精彩、水乡美丽的诗集。简短的一篇评论根本无法写出其全面的艺术成就。本文仅就童年故乡、江南水乡、亲情篇章等三个角度分析了诗人的代表作品,虽然不能做到面面俱到,但足以管窥诗人博大的艺术世界。诗人是一位爱自然、爱亲人的至情诗人,阅读他的诗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精神享受。我们相信,川陆先生以他执着的热情和超卓的艺术才华,必将奉献出更多的诗歌精品。在诗歌的潮流之中,有些作品一时煊赫,却难免被时代抛弃,另一类作品却如闪光的珠宝,越经风霜越能展现风华,川陆先生的诗歌无疑属于后者。诗集《梦栖田野》是江南水乡孕育出的一颗耀眼明珠,我们也期待诗人川陆在诗歌园地里辛勤耕作,开创更多农村诗歌的新天地。

责任编辑:洪老墨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