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惠建宁
加入时间:2017-04-2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惠建宁,陕北清涧人,男,农历1964年8月生于陕北乡下。陕西省作协会员、 榆林市青联副主席、作协副秘书长,业余时间主编《榆林新青年》。有作品在《诗刊》《诗歌月刊》等发表,有诗作入选一些选本,著有诗集《去远方》《乡下陕北》,合著有陕北民俗文化散文集《鱼神——清涧河的投影》等。

在别人的疆域里买醉(组诗)

被尘土掩埋的香火

刺骨寒风爱上一座破庙
麻雀也爱着这座破庙
雪也爱上这座破庙
它们在这座破庙里相会
既偶然  也必然
天渐渐暗了下来
风先歇息了下来
雪也慢慢地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麻雀扇了扇翅膀
也让自己安静了下来
庙门敞开着
出走的香客
在过去的日子里
安静地回忆一缕被
尘土掩埋的香火
2017.2.21

在别人的疆域里买醉

露水打湿鸡鸣
初升的太阳像编辑在润色
一首诗的诞生
婴儿的啼哭是挂在叶片上的新绿
娇嫩欲滴
我们从乡下走过时
其实我们早已忘记自己曾是
乡下那个最落魄的人
借一杯浊酒
在别人的疆域里买醉
2017.2.22

裸露的伤口

厚厚的雪被扫帚或者铲车翻开
像裸露的肌肤  像
没有来得及缝合的伤口
仍然有些刺骨的风
并不是温顺的羔羊
绝不会等待谁来收拾残局
我从一颗枯树下走过时
我看见那些裸露的伤口有些泛红
有些落寞
像落寞的祥林嫂
迎着风
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
2017.2.22

老伤

春寒料峭  刺骨的风过处
雪下有暗藏玄机的冰
有隐忍不发的忧伤
像深藏在骨缝里的伤
那种天气预报式的疼痛
酸困胀痒痛
低落的情绪  易发的火
蚂蚁的啃噬
抽烟喝酒止疼药片
都只能是缓释胶囊
暂缓了一些疼痛  却不能
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路很滑  我挪动的脚步
始终像自己的内心
有一些颤颤巍巍
2017.2.23

荒凉

稀稀疏疏的风夹带着卷曲的
叶片顺着河道小跑
水清澈  并哼着小调小曲
喜气洋洋地向前跑着

岸边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
在一棵干枯的大树下
用一支烟里将一段时光
抽得风生水起

而我的忧伤是藏起来的
不道不宣不张不扬
向远方望一望  再望一望
让自己的内心从此荒凉如斯
2017.2.28

雨天的和尚

烟火缭绕的庙宇
此刻已安静了下来
不管是老和尚  还是
小和尚都不再惦记
是不是一个和尚担水吃
两个和尚抬水吃
三个和尚他就根本没有水吃

这时的天还没有变暗
却又开始了下雨  雨是小雨
淅淅沥沥地刚好淋湿
大大的或者小小的光头
一只鸽子斜着眼
歪着脑袋咕咕咕咕咕咕地
自顾自地叫着

大和尚或小和尚
这时一个个都坐在屋檐下
或呆呆地看着灰白的鸽子
或呆呆地看着雨
或呆呆地看着天
或呆呆地闭着眼
呆呆地一言不发
2017.2.28

隐忍

隐忍是必须的  那凝结
在怀的风暴  必须死死压住
不能有丝毫的释放
其实我要是能想开一点就更好
内心的颤栗权且当做
有绿绿的青草长起  有
白白的莲花盛开
这些青草和白色的莲花
除了能掩盖某些真相
还可以消肿止痛防风祛火
或者只能转移一下视线
让我暂时忘记一小会也好
2017.3.1

有一种东西叫积郁在怀

有一种东西叫积郁在怀
白色的鸟藏起所有的白
黑色的鸟为自己披着更黑的斗篷
花朵学会遗忘
河水忘记流动
路上长满草 草掩埋了路
相互纠缠  相互羁绊
我把夜晚当成谁为我
缝制好的黑色斗篷
像一只黑色的大鸟一样
躲在草丛里抽烟或者
喝酒
然后把积郁在怀的东西
压得深一点  更
深一点
2017.3.1

风暴

这是起自哪里的风?
我不得而知  风越来越大
风在叫  风在吼  风在嚎
这些嚎叫首先是由小草发出的
继而就是那些树
它们都是风的帮凶
也未可知  这是就要挪过来的春初
春寒料峭  对  这个词
选择的不错
有些东西总不甘见好就收
不甘立马退出由来已久的江湖
这是最后的疯狂吗
我隐约感觉到自己内心的
风暴也即将来临
2017.3.1

在白云山

白云是翻墙而入的
风其实这时候还没有来
雨也是
那朵将在雨中绽放的花
还在梦中会客或者停留

那是一处笼罩在缭绕香火里的寺庙
鸽子咕咕噜噜的声音
像香火一样也遮盖着庙宇
白云似水
在青灰的砖地流淌

伴着风声到来的还有谁
我始终没能看得明白
有一尊长满青苔的久远的石像
陪我跪在空旷的院子里
嘴角的冒着的青烟越墙骑一朵云而去
2017.3.27

鸽子

鸽子,对,我说的就是
那只灰色的鸽子
从鸽棚起飞
咕咕咕的声音像是
喉咙里藏着一个故去的人
那人就是在这样一个
气候变化无常的春天离开的
我记得天气却模糊了他的脸
但他的脸很灰却是确定了的
像这只鸽子
说这话时
我突然觉得那只灰色的鸽子
正在我的身体里飞来飞去
一刻也不肯停止
2017.4.24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