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陈振波
加入时间:2017-05-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陈振波,男,1987年生,广西北流人。2013年毕业于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文学硕士。现为广西中华文化学院教师。民盟盟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会员。

陈振波诗歌十首

陈振波诗歌十首



目录
1、海浪之诗
2、我还是不大习惯回忆喝咖啡的感觉
3、卡夫卡推开门,菲莉斯已经离去
4、一路黄昏
5、梦里的鱼
6、木棉塘
7、梦中一直在下雨
8、杜甫在夜里醒着
9、伯父的真实
10、她









海浪之诗

海浪挟裹神秘的恐怖
群牛冲撞般蛮横
无可规避地,迎面而来
命运那不可知的轨迹
轧过。漩涡拖我下沉
我今将近而立,尚不知天命
和大势所趋。对这个世界
充满疑惑
年岁不吾与
我时常想象自己
像一匹受伤的狼,在巉岩之上
就着月色,忧郁,长嚎
历史不会听见
转眼我便老去,归于尘土
我从未想起过
普希金。时至今日,我已习惯
做一个平凡的人
耽于平凡的爱恨
和生死





我还是不大习惯回忆喝咖啡的感觉

我还是不是很喜欢喝咖啡的感觉
当你给我一杯,我只是没有拒绝地端在手上
那时是在机场,我们准备迎接一些素未谋面的客人
更多的时候,我们坐在大厅,无聊地,看着显示屏上飞机到达的时刻变动
很多人进进出出,也只是生命中毫不相干的一个照面
然后消失在门外的黑夜里。这些人之中,是否有我的祖父
他化身为另一个人,徒劳地在远处,看我一眼,然后坐上一辆黑色的车
开向不可知的地方?多年以前,我第一次喝咖啡
那是年三十晚上,之后失眠,第二天晚起。那是祖母去世不久
祖父那暴躁的脾气,他内心的傲慢,以及失望
对于他的两个儿子,他从未想过要依靠谁。他独自生活。大年初一,他一个人
等我吃开年饭。我在睡觉。那应该是祖父晚年最孤独的一天
我当时没有在意。他终究离去,没有做到不带一点遗憾
临死前还要承受病痛的煎熬,半夜呻吟
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除了每天给他吃一种叫硫酸吗啡片的强效镇痛药
但仍旧于事无补,他在痛苦中离去
他也只是我生命中那些终将离去的人
他抱过我,在医院,在深夜,而我因病中的疼痛痛哭
他曾赌咒要干掉医生,如果他们无法把我治好
他总是太鲁莽,多年以后,我总觉得,他头脑太过简单,太过暴露
他应该理解不了,我这些年的固执己见
痛苦而隐忍的坚持。他的温柔在晚年,但与我无关
我习惯求学在外。我只是见过他悲叹自己就要死去
他还想继续活着,舍不得把龙眼树,和拖拉机,分出去
他到底也只是我生命中那些终将离去的人
就像在接机大厅里,很多人下了飞机,匆匆钻进一个黑色的车厢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太愿意回忆,喝咖啡的那个夜晚
祖父等我吃饭的那个早上,他晚年的孤单和凄凉
与咖啡的温暖,形成强烈的反差





卡夫卡推开门,菲莉斯已经离去

昨夜的床还留有体温但被褥折叠整齐
衣物折叠整齐,拖鞋整齐
你为她买的红枣她没有吃完
没有带走。巧克力在袋子里,葡萄干
也在袋子里,并且挂在墙上。酸奶也没有喝完
桌面上的书,还有手稿
不经意地散落,构成房间的布局
以为她会吃了早餐再走,你特意留了鸡蛋
以为她会留下一封信笺,你特意放了一支笔
以便细数往昔,或者倾吐怨恨
以为她会重新拾起温情
但如此猛烈而绝望的争吵与分歧之后
又会留下什么以供彼此怀念

卡夫卡突然觉得内心空落
他累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自己小说里的甲虫
他躺在床上,很安静,也很快进入了睡眠
梦中的卡夫卡走近一把伞
拨开伞显露被遮挡的背包
那是菲莉斯的全部行当
她的衣服还在,洗漱的牙刷
还在。那么,菲莉斯呢?
菲莉斯躲起来了吗?在一个角落偷偷哭泣
卡夫卡急切地从床上爬起
他闻到满屋子散发着黄昏的独特气味
他没找到梦中的伞





一路黄昏

昨天还没意识到
黄昏会迎面而来
命运会迎面而来
你,会迎面而来
而我,终将离去
终将远离曾经的
房子,路,雨水
以及飙车的感觉





梦里的鱼

木棉塘即将抽干
如此众多的鱼类在最后的浑浊里探头冒泡
记忆里的鲶鱼生命旺盛
其次是塘角鱼。扒开塘泥,还有黄鳝和泥鳅
但此刻的梦中,多的是草鱼,墨鱼,非洲鲫
还有大头鲈。它们好活跃啊。死亡的气息
越来越浓。这是最后的挣扎,最后的
喘息?童年的我全然不懂
我把裤脚卷得老高,如此渴望一条鱼
渴望很多条鱼,大鱼,跳进童年的水桶
如果它们翻身,它们只能仰着呼吸
那是它们的艰难时刻,嘴对嘴吹气
可以延长它们的寿命,但他们终将死去
我不喜欢死鱼,我的童年有过太多死鱼的腐臭
他们就这么游啊游啊,游不出池塘
我端着脸盆干着急。泥塘陷过我童年卷起的裤脚
梦中的抽水机仍旧响个不停





木棉塘

木棉塘已经不存在了
它所在的位置现在是围墙和商品房小区
人造的溪流、树木,和花草
木棉塘属于童年,那里放养吃草的
田螺,还有水蛇。沿塘堤是坡地
龙眼树、石榴、棘竹,君子般周而不比地生长
人们喜欢利用塘泥,那是天然的肥料
种植空心菜、莴苣、火筒菜
香菜和葱。人民公社式的抽水机
会在合适的季节,应和青蛙的呱呱
和虫子的唧唧,有节奏的响起
但木棉塘属于记忆深处
那些树被砍掉,丘陵被推倒
整个木棉塘被填平的夜晚我求学在外
我渐渐懂得木棉塘已经不存在了
那是在它已经消失了很久之后





梦中一直在下雨

梦中一直在


梦中的雨水
穿越瓦缝间的空隙
滴落
梦中的少年
拿一只锡桶
一只褪色的红茶花脸盆
一只口盅
几只碗
分别接下雨水
但器皿太少
雨水太多
雨水就这样在空地上
滴出一个个小螺洞
梦中的少年觉得疲乏
觉得冷
他爬到床上
蚊帐湿了
水顺势滴在被子一角
梦中的少年
蜷缩在另一角
梦中的少年是等待中的
少年。等待度过一个饥饿的下午
等待母亲从外婆家回来
等待雨停
等待长大
但还没有人推开房间的门





杜甫在夜里醒着

杜甫醒着在悠远的夜里
他坐在竹篾椅子上,风从窗外吹进来
带着茫茫黑夜的气息。推开窗户
远山连缀成一个粗糙的轮廓
稀疏还有灯火,这让他心生感慨
谈不上良多。毕竟也只是还有人和他一样
没有睡去而已。难道有规定
说晚上一定要睡觉?他的夜生活
单调无聊。但一天的沉睡之后,夜间格外清醒
隔开一座山,或者两座。战火不是火
战火没有在午夜燃烧,战火在积聚
杜甫先生一想到战火,就觉得胸闷
这些天,他有轻微的咳嗽,失眠,心悸
他一直坐着,并不是等待天亮
这一夜和以前的夜并无两样
杜甫在辗转的途中,颠沛流离的日子啊
很难说他有足够的自信把时代抱在怀中
并且哄之入睡。他只是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
时代于他,是一种疏离,一种障碍,如同
眼前的群山。他无法走到那边,平息欲望
平息历史的狂躁症。杜甫感到生活艰难
他很清楚,破茅屋在一天天增加





伯父的真实

伯父我终于见到了你提到的小区
它复古的琉璃,假山,人工流动的水,还有雾
柏油路,以及鲜绿的草地
都无愧于你自豪的口吻
它的某些部分由你建成
把砖砌成墙,而这些建筑的实体墙
并不太多。多的是开阔的窗户,和开阔的防盗网
你开动搅拌机,倒出混凝土。你刮腻子
涂墙。贴大块的瓷砖。耐磨的地板
光滑而规则。而你,你只是个临时工
没有五险一金,却无所不能地在工地劳作
最后老板还少算了你的工程量
那也是不少的一笔钱呐你说
但这都无碍于你自豪。漂亮的楼盘
销售额遥遥领先。因此,你才会特意嘱咐我
要我看看你亲自参与的杰作。伯父
你就在家好好养你被钢筋穿透的小腿吧
这里请了足够优秀的物管,和保安
这个小区,你是再也进不去的了







她年轻
生活的诸多细节
在微信有图为证
花椰菜,西芹,豌豆尖
风吹乱的校道
微暗的光
冒雨的音乐会
以及音乐会后的感冒
她不爱吃药
不打针哪怕发烧
说不出话
她经常提及人生的绝望
似乎谈论绝望
是她的职业
让人想到童年的阴影
心灵创伤
或者潜意识,等等
我们都读过多动症患者萨特
的存在主义
但无法交流
我也不能设下骗局
轻言拯救
因为一些阴雨连绵
的坏天气。一些
破碎,和一些过时的誓言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