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张慧君
加入时间:2017-05-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张慧君,1989年生于湖北襄阳,曾获第七届未名诗歌奖、第四届北京大学王默人小说奖二等奖、樱花诗赛奖三等奖,受邀参加2010年“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

群山回响(组诗)

告别伤心的爱密利亚小姐

告别伤心的爱密利亚小姐,
告别她蘸着芦粟糖浆,黑橄榄装点的哥特骨骼,
笨拙地将工裤和长筒雨靴重新折叠为纸。

正午,我顶着太阳草帽,前往一片宽阔的湖。
天气晴朗,游客稀少,我和
热心的少数族裔问好,借一杯微甜的柠檬茶。

山区高原的天空大而薄脆,
像一面干净广邈的圆镜。
他心情愉悦,揉碎冰蓝的巨躯,

将浑熟的胡须,倒映入流动的水,
混合缭绕的山岚深深浅浅的蓝,
轻含旖旎的白云,在波面温情而畅快地翻涌……

晒得枯燥的堤岸,船舷,大树,
这时,和水波一起,柔情地呢喃,
涌动成一股一股的小翻卷,宛若音符中

蝌蚪从晒弯曲的裤腿游入我发黑的手掌。
我好奇地盯视这些泛黄的茂密水草(中央簇拥着
淡粉的小花)也撩起发卷,和涌动合拍,

推开冰凉的,冰凉的小翻卷……一只
鸬鹚,几只,同样肥硕的蜻蜓,
吹着清脆的口哨,从芦苇花的稍头浮掠。
太阳晒得,鼻尖黑亮。

群山回响

云雾披拂山岗,大地蜿蜒向前。
于是,这里惊讶地响荡着窸窣的“你好”,
慵懒的“你好”,轻盈的“早上好啊”,
诸如此类,干净柔软的问候语:
当聒噪的鹦鹉模拟述说太阳的光临,
喙嘴和对趾攀援在枝头翻身玩耍,
瑰丽的前襟便被编织了幻彩的花边;
当一汪波光粼粼的湖泊,像一叶扁舟
静谧地停歇在略显呆板的峰峦之间,
自肃穆的阴影之下,以不可谛听的汩汩声
渗出无数根庞大的水脉,它滋润,并刺穿
缠爬,也哺育,每一块坚硬的黏土,
每一棵树,枝干,杈桠,及瘀伤的瘿瘤,
连林间空地上一块蓬松的蚂蚁巢也被浇入了雾露;
低矮的灌木丛中,孔雀骄傲地拖曳折叠的蒲扇漫步,
尖嘴的小鸟在树稍排挂成了风铃,偷食发酵的浆果,
而蝴蝶和蜻蜓,轻盈的鳞翅昆虫,也总是
在雨季来临前低飞,旋绕为野沼泽的彩棉线;
每每这时,我都仿若新生,我蜷伏在
大自然富丽的乐声之中,
既成为缥缈的形体,又不可显影,
因而,也无所不在,我飞过了这些巍峨凝固的山体,
在弧光与陡坡的起伏中,重新变得欢畅,
蓬勃,神秘,树木和生灵被重新分割,
事物以一种古老的问候相拥,
沾带着绵延又跌宕的爱与善意,
每每,这时,我却也会不忍心,等待
一段美好时光的结束。

市景两章

1.暮春小记

终于,熬过了整个野蛮晦暗的隆冬,
晴暖的鸟鸣缥缈般地在洋槐簇聚起的拱廊
颤动,清晨熹微的光线是缓慢、清透、
一盏从百花山递来的郁金香灯,渐次照亮
远近租金不菲的房屋,早餐铺,上班的路人。
汹涌的潮水,我们在同一个时辰、
同一站地铁又遇上昨天那个长头发的男人,
更换了大衣的厚薄,调整了前后两步伐
心仪的距离。这漫长,枯燥,不能战胜的
一日。接下来的肃穆中,我学习索阿雷斯。
在大楼里迷失却不能,更多的事情消耗着心血。
那个冥顽不灵的季节的宣礼者,此刻从
黄褐色土中馈献出各式各样绿叶的微型乐园,
每隔一周,又探出一朵、两朵、更多的花,
每一朵都柔软闪亮,像薄彩清溪的梦。
我轻轻唤出名字,它们很快就谢落了。

2.在天桥上

一柱柱阑干缀满水银玫瑰、霓虹烟雾,
我俯身凝视那些庸常、繁忙的肉身
道路两旁穿梭,勇猛的烧烤摊像一位
光膀子大汉,斜睨着对楼美容会所外
站立的少女,她嗑瓜子,啐向暮色。
街心公园有露天舞池,聚拢伤逝的大妈,
喇叭持续播送热闹的通俗曲,水果贩
剃发匠也寻声赶来,速度在摩擦中迟缓。
我向来都不是很理解糟乱、拥挤的一切,
醉心的烦恼,时常比,眼下的浮世绘更遥远。
数年以后,我也成了人群中的一员,站在这里,
契合、贪婪的一景,不由任何美的思想构成。

仲夏
——致父亲

象粗的双腿刺溜一下浸入
湍急碧透的溪涧,
蜿蜒的水在覆盖蓊郁草木的峡谷间奔涌,
翻起的白色的卷涡纹,
带来了凉意,溶溶漾漾的鱼蟹喧影,
我们跋山涉水而上,夜幕将斜时,
登上了顶峰,在一块湿岩石围合的平地安扎下营寨:
我和父亲,几位旅人。
星光就像画布上的鳄梨和火焰花在空气中熊熊燃烧,
皮艇出发处,阔缓的溪流蓄成喁喁私语的泉眼,
鼓噪的青蛙,美艳的翡翠鸟,在大地深处搏动,
午时热汗淋淋,他为我膝盖涂抹的清凉油,
气味已渐渐消散。
他离开我,前往明亮的篝火旁,
高大的黑影,燃烧的丝柏,
混入打趣的人们,
情侣铺开蕾丝边的野餐布,
更小的孩童,蹒跚着捡湿滑的石子,
那是很少有的那样平和的记忆,
就像孤立的帐篷那浓烈的塑胶味。

二月

香气是春天,香气是悲伤。 
——扎加耶夫斯基

料峭春寒,惟有游荡者 
和戴脚镯的布尔乔亚女人 
才能在睡城壅塞的风物中, 
觅得那散发滚滚馥香的“词”。 
星夜浩瀚,泼洒茉莉精油。 
晚风更糜烂。云中霞影恍惚, 
带来一大簇候鸟。雨水惝恍。 
每一处巷角都驻守一位神秘小贩, 
为夜晚打开,久藏的酒窖。 
相思,仅有一次,如少女 
脸颊的香气,上个春天的声色。 
在午夜电影院门口,人群溃散, 
还有大量的“紫蝴蝶,红花蝶,金凤蝶”……
    
三月,春花篇

花儿在哪儿盛放。 
为何它们彼此远隔, 
却能在这同一美妙的 
时节,共同燃烧和绚烂?

路人渴望鲜美的奇遇。 
像嫩柳扶风,鱼儿戏漪涟。 
枯木逢春的人,有细腻欢喜。 
来不及一场樱瓣雨,清洗疲惫。

水仙花白,春栀子香。 
濛濛、茵茵,卷褪的水袖 
灵动,飘洒琤琤鸣溅的珠。 
日光渐桃红的晕,艳如蜂蛰。

整个世界,都为那绚烂噤言。 
燃烬的烛蕊,不忆去年火势。 
眼儿发瞠发昏,总慢于心儿的。 
有黄昏有余的光,丝绦般漫游。 

六月

垂泪适他乡,忽如雨绝云。
——傅玄

雨中翻开一本翼苗般珍贵
的小说,我看笔端落到后面
都是由盛而衰,热闹至冷清,
有情而菩提,我竟哭了。

美丽的黄昏景色,飞鸟敛翮
从松林衔来昨夜惊涛,降落我的窗台
人境中的陋室,像耀异的丹葩
微烁,暗中的我怎样守护……

还没想过“离开”这个命题,
这里的夏,舌苔的馀味上没有雨,
明晃晃的光,把人掷向活泼泼的街上。

在月明的夜,尽量收拾像行囊一样的
触觉,所有的。现代的人像古典时期一样
感时伤事,有时,我也敏感脆弱得像雨。

论明澈
——读《裴洞篇》有感

香船船尾悬挂花环,夜航未归
黑暗中滋生一种奇特感情,既乐又苦
你还在辩论,文体是袍裙如浪
裸臂明亮的维纳斯,在孔雀的柱廊。

学问的根源,有些不同。
像挖掘和捕捞,婉娈与性德,
始终要歆羡不一样的风,海,然后
是,风。好而有益的是固定的。

所以聆听者两三人,爱者五六人
夜凉,如水,拂晓追随清澈的“死”
偶遇逆风阻航,香期延长。

你说,在粉或白的行所不需托体
像树木,花草,果实,和宝石
寓于清气的追忆,或不烟消的美对称。

出梅入夏

必须重新振作,痛苦既倒在身体内
烂醉如泥,像清朗的街上铛珮掀撞
的绿丛,对很多人做出的那样(他们
我已知悉,在桌子和屋顶花台那边
评品从加尔各答到马瑙斯的城市之光),
坐上舒适的马车,湖面偶尔宽阔
雨落入匣,蚌在闭合更多的夜明珠,
想要邀请栈桥尽头,像海一样背转鲸腹
我与世间的雾,汪洋的美就开始滔天。
正是这样的时刻,被我揣在牛仔裤兜
度过二十几岁的夏天,泡沫,流出粉的水。
女孩们不惜一切,遍览自由的岔道,
富于遭际的生活,在复杂的意绪中
增添性爱轻细的光褶,极少数真正的召唤
正使花成为花。男孩们,也想要发明
更内在的人,郁金裙般堆叠的星空下
用大压发梳为怀中的美人鱼,弹奏幻美的琴。
成年人啊,酩酊的黄金,是你打开啤酒冷藏架,
一群拥上街头的人在流浪时为你接上的。

音实难知

“音实难知,知实难逢”,他说,
难以理解攥紧特权的人,感受到自身
力量的形体,只是像营养不足的小绵羊
为人与人的压迫羞愤,失败者的洁癖与饿狼
也会在并非复数的时刻,踅上一个人的偏头痛。
每次不免苦涩地路过,一起奔走的人们
来到诊室,用尝试的启齿,把我耗尽。
还是去感受沿街店铺的喧哗与骚动,
像某种轻飘之物,成衣店的模特,
经历了一次崩溃,两次弃绝
和形而上的转型,也决不能
成为他人。也许是站在异乡和虫洞
典故的太虚幻境*,再一次,挥霍了雨。
幼时曾想伸出,对广场的喷泉前
独坐老人的秘密,好奇的手,
现在已抵达,你即使抓住他问个不休
也无益,然而是遮蔽,你并没有自身训练
对遮蔽物的烛照与纠正。夏末,槐花变得淡黄了
令我眼睛疼痛。我已越来越难打开
更宽广的视阈,局部使我纠缠,夜以继日
满天星长在身体最疼痛的部位
想要反复擦拭,不洁的视网膜。

*借赵晓辉《我是梦中传彩笔》。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