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M

0

粉丝

89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叶辉
加入时间:2017-05-1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叶辉,1964年生,江苏高淳人。 著有诗集《在糖果店》《对应》。

太空行走


太空行走
               

在太空行走,每一步
都要小心,因为你走在一个陌生神祗的世界中
每一步,都仿佛要几个世纪

舱门缓缓打开,在后面
蔚蓝的地球令人眩目,宇宙奢华的黑暗
也一样充满诱惑

这是下午,将近傍晚
我正在给朋友写信,外面阳光充沛
蜜蜂在郊外盘旋

生活一如如往常,集市上
还有廉价愉悦,沉闷时光在渐渐消失
一架飞机
呼啸地从我们头顶滑过

我写道:人有时就像飞机
运行在看不见的航线上

音乐和欢呼声
电视直播里颤抖的语调:为他们、为我们
获得的僭越的快乐鼓掌

这快乐,我说:就像
夜色中的鸟,滑翔在魔术师
展开的衣袖间

而在无法看到的
永远失控的远空,一个黑色的
船舱似的东西,慢慢转动
一如遗忘







上午突然变得喧闹



一群鸟
在对岸飞翔,仿佛在另外的世界

树木,摇晃在自己暗淡的光中
古老的房子正在隐去

只有我明白
其实它们是在不同的时刻、年代里

街道陌生,迎面而来的脸
像一张张树叶
从某个永远看不到的大院中飘来

有人站在深巷中的一道门前
门还未打开

桌前坐着一个男童
从一本摊开的图画本,转过来他苍白的脸
他已死去多年

此时,上午
突然变得喧闹






在寺院



庙宇,古老的阴影下
坐着一个默不作声的僧侣

祈祷声隐约如远雷
小小的罪过,如雨水在山谷中聚集

一排麻雀站立在屋檐上
像一个个等待超渡的灵魂

而阳光射进大殿
使尘埃瞬间凝成的巨大柱梁

傍晚,我终于看到了银杏那浓密的树冠
在一朵欲雨的云下





遗址


因为石柱已沉入海底
大殿的栋梁就只能生长在古老的森林里
同样,装饰花纹
还在缠绕枝头的藤蔓间

残存的石阶
证明了几何学比之精神
有更多的耐心
一只流浪狗独自坐着,如同
来自智利的考古学家

是废墟?也可以
是未完成的城堡。我也可能
只是提前到来

所有私人的的造访
被挡在石砌坡道之外
我不代表世界
但我知道,它的存在已被什么人允许

一代代的小吏
渔夫、投机商……
曾从四面八方赶来,在山脚下
建造集镇、城市
在海洋和沉默的宫殿间穿梭

现在,夜晚来临
街道已拥有了新的名字,门廊下的异国妇人
仍保留着
古老壁画中美丽的侧影,伴随着

无数次地震和雷电
无数次死于战争、宫庭谋杀以及
神秘的诅咒

详尽的资料,带我们
穿过黑暗的世纪和摇曳烛光
但没有提及
园林中的失传神秘的嬉戏……

这里的居民冷漠
但海洋无私,每天都从海底
掏出贝壳、死鱼,还有无穷无尽的
泡沫




拆字

他专注于一个字
突然它变得庞大,每一笔都
像沉重的山脉

请随便写,比如写:梦
还是写:水
身后山墙的阴影
缓缓移动,雾汽从一旁的水井里升起

有时,灾难的一横
恰巧压在好心情的上面
艳遇
穿过了孤独的折勾。这很正常

你不能到将它抽掉
因为,每一笔都如同你的筋脉

也许,你曾将“他”它写成“我”
没关系
将“羞愧”写作“命运”
也没关系

但,这是什么?一个没有的字吗
空无
葡萄藤从头顶的架子上垂下
我们听到
拍翅的回声在门外的深渊里





邻居



或许,我们曾是山谷中
风暴里的邻居,被卷起,抛落

逃过了
地震、大火,以及
严酷霄禁令

河流让两岸上的人
遗憾地退去。船摇晃着,使我们
在同一条河里

一个个黑暗的时代
飞快掠过又到来。

问候声,像根须
小心地在地下延伸

当然,甜蜜有时会到来
细雨湿润了石阶
牛螃草、藤蔓,进入了荒芜的庭院

树木停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它千年前如一日

每到夜晚,旧阁楼上
壁虎还像哲人一样研究月光
身后蜘蛛网颤动

房子变得卑谦(尤其是平房)
通向外面的门打开,亮着灯
宛如某种平和的思想






第一天

我看到新栽的樟树上
鸟雀飞来飞去
小货车的后门开着,有人跑上楼
有人取行李
看上去他们很平常
教师、公务员、和几个
来自城北的访客
干净的鹅卵石道、喷水池、阳光
一条丑陋的狗
躲在灌木里发抖
偷窥狂可能藏在一面小彩旗后面
或许,人群中也有圣人
只是他的胡子还没变白
这情景像新学期。小女生的
脸上有几道百叶窗的暗影
而天空像两个括号
渐渐合上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