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江榕
加入时间:2017-06-2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子衿,本名江榕。1988年出生,江西南昌人。江西省作协会员。2010年南下深圳打工,2012年供职于《江西工人报》任文艺副刊编辑,2013年考取江西某市文联机关公务员。诗作散见于《中国诗歌》《诗中国》《芒种》《诗潮》《星火》《创作评谭》、《中国艺术报》、《江西日报》等刊物,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南》《归去来》等。

洗手(外五首)

●路边荷

上午,我在某个乡镇的荷池边写诗
荷花低于尘埃,低于四周的土路
和土路上奔驰的车轮与脚步
荷池在乡道旁,如一粒绯红的痣
长在少女晒黑的脸上。
我就着这枚红痣写诗,身后是
兼补胎和洗车的苍蝇馆子
老板娘蹲在池边杀鱼,一群幼年的
家禽,细碎地叫着,啄食那些散落的内脏
血腥之物散入水中,仿佛
心头火,火中莲
生活的失败和低矮的刀身。
我匆匆写下几句无聊的呻吟,而老板娘
杀完鱼后,在池水中洗了洗刀。
池中那些安静的脸
先染上一身血气,又被刀光逐一绞碎


●田间鹭

白鹭起飞之前,像极了庄稼
高脚、细颈、首级低垂
只有面对收割机时,才会起身盘旋

它有静气,偶尔慵懒,夹杂在金毯般的
稻田间一览无余。如我每到一座城市
都先要摸一摸它的精神之脉

但我摸不出田间的气息,比如白鹭
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发呆的根源
就像幼年的我们并不理解杏仁的苦

薄荷的凉,干花持久的脆弱
直到被装进拗曲的模中,被污水和饥饿
胁迫放弃宇宙的赠予,那些夜晚被星辰凿开的光


●午夜书

入夜是将一群人稀释为一个的过程
后半夜,灯火被时间蒙住
此时的寂静,在于没有那么多
芜杂的念头向太空发射
地球的暗面,只剩下几颗
灼热的头颅,清晰闪耀


●道路之麦

我小心地接下这颗
致命的炸弹
黝黑,大方盒子,表面遍布文字。
递过来的人说:别按下按钮!
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要留下按钮
这精致的破绽?
他们可以从书面杜绝这危险的事故
并制造自己纯粹的清白
人生在世,如过麦地
不践踏,也不被践踏,这多么难


●洗手

每天洗手,并不是因为接触了多少世界的脏
——世界再脏,能脏过夜晚?
但还是洗手,尽量从手上
剥去每一丝风尘和焦虑
这样,再拥抱你,就是干净的肉体
从里到外,一尘不染


●少女骑车过信江桥

她们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
在成人世界的卡车间穿行,骑车过信江桥
如洒下的夕光中扎堆的小燕子
这令人难忘的少年时光呵
她们不用围上围裙,忙碌在灶旁
为男人的职事与房事忧心忡忡
她们还看不见那泛着余热的生活
当一切准备就绪,她们就一头扎进去
多像一群亚洲雨燕
多像一群白头鸥鹭

她们在蒙污的金属雕塑前分手
她垂下头认真骑车
又突然在小巷的入口停下,环臂痛哭
这里一定有无人能解的繁琐线头
好在,夕光只是暂时的
有只乖巧的小狗扭过头,在她身前停留了片刻


2017.9.27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