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座小城梦游(组诗)

作者: 牛子攵 2017年07月07日09:07 浏览:110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我不杜撰植物的爱情

这个许多人怀春,访春,伤春的
季节。许多花儿一转眼无影无踪
随后跟进的是冷雨,抓着冬天的尾巴
日子在热冷频繁的折腾里
我的冬装脱了又穿

而春天经不起癔想。河水悄涨
花开次第,有一些花朵在风雨里走失
有一些希望瞬间湮灭。那些小草
那些麦苗,却在悄然茂盛
我不杜撰植物的爱情,是否会在春天
某个清晨或者黑夜怀春

我不愿想象,在春天的分分秒秒里
独自面对花朵感叹,忙着搜罗
无数新奇的句子,作为春天的颂词
我只想:在忙碌的人群中,平凡卑微地生活
正如窗前的这棵槐树,经历了秋冬之后
绿芽在枝头绽放


         云水佛心

云是山中精灵,雾是峡谷的翅膀
他们自谷底或者从天空出发,集结山腰
有时像一大片棉花,成熟在秋季的山野
有时像轻盈的白纱,细小的水分子
坐在光斑,松间,红叶之上
悠闲,自在,仰望,或者茫然
最忙碌的,是寺庙袅袅的香烟,寺门前
出出进进的脚步。大部分水气来自香客
丢弃的部分,纯属呼吸的叛逆者
被叶子,草木接纳之后
开始在这里安家

风在谷底,气流的旋涡
不构成威胁,石阶是唐宋的云梯
古老成山峰,年迈而鲜活的胎记
游人迷醉许愿,飞鸟忙着生存
而云雾,在静默之中


   红叶是含羞的秋

夜晚的星星,云集地安家
秋天的那些霜,成了发酵的地气
率先火了的是黄杨木。叶子
总是无法抗拒引诱,其次才是
那些冷冰冰的岩石。此刻的山峦
是一身红装的女子,放弃夏季
那翠绿欲滴的水灵,偶尔保持一些
纹饰。把时间变红之后

许多的秋色,安静下来
任凭那团火蔓延,而那些热烈
在心中某个时刻,正如此时
把某种记忆唤醒


   塔必将刺穿云心

其实,一切都都将过去。南山塔
必将刺穿云心。那些静谧和郁悒
轻描淡写在一群晨练与黄昏游人流
音乐总是肢体乐队的指挥,迷醉的
嘴唇,张扬着山城的繁荣和悠闲
而松柏,树叶,岩石,或者我
活在时间之外。不远处
小鸟把错落有致的石阶磨光之后
嘶哑的鸣叫划过喧嚣弥漫的苍穹

云朵是悠闲的自恋者,他们在自己的
爱情里抱怨,痛并乐此不倦
有影子坐在塔顶,当一切被和谐之后
有人很满足,有人在挣扎


           成佛

我想我难以成佛。寺庙早已不再清净
纵然寺庙隐藏林荫,也无法逃脱人间喧闹
一缕缕香火,从山腰袅袅穿出
让树木,江水,山峦有了一些低俗的味道
只因为天空挤满雾霾,竹林不在幽静
树叶与树叶,鸟与鸟,人与人
在点,线,面的水泥构件之间,彼此陌生
蚂蚁爬上屋顶,尽情享受冬夏不变的朝拜
两个灵岩洞天,睡佛长眠不醒
涂抹金粉的塑像端坐正殿,渐渐地
成为恶者的同谋。求财的,求官的
做了亏心事,保佑平安的……飞仙石
落在院中,被杜撰或者嫁接

我如同叶子,已无法承受袅袅烟熏
太多跪拜的人,只有我孤零零
站立在山顶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赞赏

诗人热力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