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石囡
加入时间:2017-07-0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史龙跃,笔名石囡,生于1977,山西人。现为山西省作协会员,大同市青年诗歌研究会副会长。作品见《星星》《诗选刊》《中国诗歌》《黄河》等。出版有诗集《拓跋》,梦集《造梦者》。

胡马胡马(组诗)

①有人在神话中讲述私情

有人在神话中讲述私情
在呼伦湖东畔,神女自天而降
传授预言与死亡:
你们把每一个遇到的女人当做妻子,
把每一个走失的孩童当作自己的儿子,
将敌人当作自己来爱,
将抢劫来的仇恨当作早餐。
这是部落的初春
每个人自此失去姓名
那些鲜卑男人和匈奴女人的孩子
自此,被称为拓跋

把骨制的鸣镝戴上
就像戴上湖泊和草原
一条河流远远不够,但是如果
每一条马鞭都是一条河?
从森林深处走来的马匹
站在第七十个黑山头眺望
战场空空,像是没有一个人来过

只有通过死亡,才能将死亡征服
阴山上陈着黑旧的祭坛
反复在汤镬里复活的
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匈奴


②在冷得不想说话的年月里

我从巴彦淖尔的狼山开始,重新为你命名
此刻你将一块地图驮在背上
像航海者一样,重新绘制宇宙
焉耆马、鄂伦春马、大通马、百岔马……
但世界上从来没有噬血的马
暴风来临的时候,马们一匹匹卧倒
像断块山一样连绵

不妨卸下辔头,撑起山洞似的头骨
不妨看一把吴钩,将自己驱赶
不妨将蹄骨淬火为镰
不去收割头颅
只收拾黄昏的败草,再将落日捆绑
逶迤着一路向南

在冷得不想说话的年月里
活着的马匹,踩着死去的马匹取暖
没有勋章可以证明城池
没有葬礼可以证明草原


③我以不同的山川为父

孤独的马头正打量着天山
而马尾,仍留在嘎仙洞黑暗的丛林
在公元二世纪狭长的冬天
蹄印深深,刺入部落的乡愁

我确定从那时已经出生,并成为一匹马
有时叫拓跋,有时叫乌桓
有时叫铁弗,有时叫秃发
草原太宽,来不及建造房子
岁月太老,老到将自己遗忘

远方的湖泊永远在远方
我以不同的山川为父,并给自己命名
每一天生,每一天死
漠南的风太过空阔
每呼吸一口,都需要大声嘶鸣

这是最初与最后之间平凡的一天
马鼻子底下,江山盘旋


④把家族驮在马上的人

燕山雪花大如席
那么可以在雪花中端坐,并且吟诗
阴山苍苍,是谁喊着故地
手抚着罗马的城墙黯然神伤?
西出阳关,再无故人
没有经过阳关的这些车马们
还没有学会书写,还没有诗
还在人类之前

人类就是这样,将自己封锁在城墙之内的
城墙之外,蛮族们有的背过荒漠
寻找流奶与蜜之地
有的背过河流,寻找荒漠
把家族驮在马上的人
不需要用城池,来加固自己的肉体

于是荒原茂盛,一场场战斗
促使土地肥沃
于是胡马的辔头,囚禁着胭脂山
来往的车队沉默如铁
目光如盐


⑤并非一切都起源于征服

盛夏的地中海,像被打翻的夜空
并非一切都起源于征服
比如灵魂的灯塔,与一个渔村

船只经过港口,留下大师,带走尘土
暮光经过黑暗,留下星球,带走疑问
那些让人绝望的浩大的腥味
只是乘桴浮于海的幻想吗?

一册册竹简和船,踩在思想者脚下
柏拉图的山洞,苏格拉底的刁难,老聃的长须
同时在港口沉没

请面向东方,看那些驮着石头的马匹
多像一幢幢房子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