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曾蒙
加入时间:2017-07-19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曾蒙,四川达县渡市人,原名冉超,现供职于四川攀枝花市中心医院,毕业于西南大学。16 岁开始发表大量作品,并被收入多种选本。前期创办中国艺术批评网,后创办中国南方艺术网。出版诗集《故国》《世界突然安静》等。

苍茫(6首)


虚幻

小区的馆子向下延伸,
很多人来了
又在酒里逃生。
向下,是一种态度。
几个老年人是这里的常客,
喝酒,在酒里回到往事。
几个老年的客人,
低调,说话的声音很低,
害怕被人窥视。
他们经常在一杯酒里
叹气,或者摇头,
烟头往往戳破活着的秘密。
一些人离开了,
几位老人还在一角,
喝着各自酒杯里剩余的人生。
我看到下午的荒凉,
被小区延伸到更下面的楼梯、石板
以及滚烫而又寒冷的虚汗。

2016.10.17

不会有牺牲

我把心搁置在阴暗的潮汐,
随着地球的引力,
时而澎湃时而低落,
努力甩碎大海的平静与森严。
我没有听懂人心不古的警告,
我无比疲惫,
那些穿心而过的性与暴力,
如履薄冰,
那些穿肠而过的酒馆,
处女一般冷漠,
在阴沟里低沉地嚎叫。
我听到也没有听到的惊雷,
在胸腔里炸响,
我可能无睹了另外的战场,
地球的另一端,
不会有牺牲。
我可以关闭电视。
我必须拓展疆域以便适应内心深处
无声的呐喊。
我淋到的雨,
需要两个人抚慰。
我不断挣扎不断翻滚,
我始终知道我是谁。

2016.12.12

羞愧

没有片瓦不留的悲伤,
我在酒里奔跑,
只有风给予了袖子、衣领的力。
我执着于夜深人静的语调,
我阅读了向下生长的冷漠。
舒展的树枝迎来了冰,
比冰更寒冷的是刺破夜空的
警笛、无畏的热情。
我无法穿越到对面,
更多的铁栏杆竖起了禁止通行的
世俗。我就像在深邃的河边,
乱世凌空的河边,
对着生硬的夜色,
望而生畏。
找不到杀戮之心,
找不到病毒的来源。
以简单藐视繁荣,
我有这个深刻的夜晚无边的狂欢,
有负债累累的疲惫之身,
我有彻头彻尾说不出的羞愧。

2016.12.26

呼啸与热爱

我们可以坐下来,聆听酒里的
热爱,万物保持了安静,
唯有最近的街面接近于虚无,
最没有声音的杯子开始了呼啸。
我以为你认同了这样来来去去的
日子,被虚度的光阴
仿佛有了广义上的狭隘之情。
楼梯接近于漫长的夜晚,
找不到间接的出口,
我有开不了的门,
我有向上攀爬的陡坡。
没有五年,能够抵达水里的
挣扎,没有一点星光,
能开启微辣的菜肴。
就连旧历也开始了简单的结束,
你开始的地方,
正是我要工作的地方,
我唏嘘不已的年华,
正随波逐流,失去了与之奋争的理想。

2016.12.30

外宇宙

市镇很小,风跟着人跑,
雨水约束了泥泞。
群山在远方古怪地俯视,
既对着过去也面向现在。
镇子被雾气笼罩,
天地弥漫着苍茫。我坐在树下,
等着喝醉酒的二娃。
他老不见踪影,
他在酒中拯救失落的阳光。
有时他的脸明媚无比,
那是他对小镇的化学反应。
更多的时候他阴沉着脸,
对世界不屑一顾或者充满仇恨,
我的理解是他的承担,
他对新鲜事物的消化不良。
往往,他连接了另一个我不认识的宇宙,
因之,我也是他外宇宙的一员。
这里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地方,
周围有我们彼此熟悉的人与事。
他的酒友就像九月的堰塞湖,
挤满了桌子板凳,
他是一个实在的人,
是被围困的狮子。他骨子里奔跑着豹子,
积雪,呼啸的西北风。
我等着他来给我传达新的见闻,
他的见识基于此,也高于此。

2017.3.3

苍茫

我学着聆听一朵花的吟唱,
转世的雨水约束了空灵之边界,
谁都不认识。
起码有对月当空的仇怨,
起码有花蕊中心的战栗。
很少的叶片目视了更远的峡谷,
在金沙江边,讲述一段起伏的安静,
更多的雪将山巅封存了起来,
洁白的雪有更大的雄心。
我不断跌倒的人生,
被不断下降的水位分割。
每一次倒灌而入的风,
塞满了门缝里浅浅的河湾。
有人在悲悯,
小酒馆分开了县城里的夜景。
我逐渐加深的印痕,
并没有花朵的非分之想,
净白的芬芳一败涂地,
致苍茫的吼声于不顾。

2017.6.28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