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扎,是神仙住过的地方(组诗)

作者: 金光 2017年07月23日10:45 浏览:762
降扎,是神仙住过的地方(组诗)

 在四川省若尔盖县降扎乡,我的青春与中国地质一起呆了整整八年,好些事情至今难以忘怀,便以诗歌记录在此。以后再踏上这块热土的人们,尤其是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的地质人,如若寻觅不见先辈的足迹,那就看看这些文字吧!
                                     ——题记

■我们就是神仙啊

我说降扎
是神仙住过的地方
神仙摇头晃脑
抖落一地的
问号

我乜斜了一眼神仙
拍着我起伏高原的胸脯
爆了句四川话的粗口
那你们就不是什么神仙吧
而老子们才是

我们一伸手
就插入了地下3000米的巢
就掏出了升腾蘑菇云的
氢弹原子弹
我们就
那么一声咳嗽
或者一个喷嚏
就让美帝国主义脚下的
太平洋彼岸也
瑟瑟发抖了


   ■降扎不适合产卵

   在降扎的八年
   我没见过花烛点起来
   照亮哪位新人
   也没见过棺材的船开过来
   接走哪一位贵宾
   可能是降扎有太多禁忌
   交配和产卵都得
   换个场合

   但我见过冰雪的刀
   从高空劈下来
   有人断了手脚掉了耳朵
   我看见坑道里
   吃饱了炸药的排炮
   先装弄作哑的不说话
   等人一走近就
   排山倒海地
   大吼一声

   我看见天葬台下来的秃鹫
   收起翅膀的神情像极了
   刚刚被它度过的
   那个路人


■爱谁才不是一种错呢

他们说
我会写毛笔字
能绘很养眼的油画人体
还会敲扬琴拉手风琴
那时候我年轻气大
把小号长号圆号
也摆弄得乌拉乌拉叫
   
   他们说
我被几个人偷偷的爱过
但我只偷偷地爱过一个人
偷偷得连腰圆的鼓里
还酒窖一般蒙着
那个人的至今

时间像一块豆腐
煮不了多久就老了
我发现好些人
关于爱情的方程是对的
而我的呢
错得很正确

■没育得桃李满天下

子弟校规模很小
到最后剩下了
五个老师四个学生
这样的小菜园
如何育得了满天下的
桃红李白

成绩最差的学生
他们现在都生活得很好
而成绩最好的那位
还没高中毕业就自杀了
我相信了一根裤带
比一些人的命长

责任明确地
站在了他父亲一边
所以他父亲最后也是被
自责杀死的
简称为
自杀

■味道一直在记忆里弥漫

在降扎
厕所一不小心
就露出天的屁股
隔开男女的竹篾席
总有不知谁掏出的瞭望孔
好在屎尿们都很乖顺
没一点非分的味道

但有一次
我们的教育科长掉进了粪坑
他被掏起来的时候
整个学校都臭了

在降扎
我们曾杀过
情到深处挪不动步的狗
和一只躲不开雨的鸡
等高压锅花一样绽放时
一种罪恶的香气
格外扑鼻


■我的心理年轻得离谱

我那时二十岁了
虽然生理发育健全
但心理没谱总长不大
我举起一根杠铃的时候
就觉得举起了
不远处巍峨的太阳顶
我撒一泡清尿
就觉得白龙江的水
海拔高了不少
我天天练虎拳豹拳大洪拳
想打垮一个旧世界
可旧世界究竟在何处呢
它根本就没把我
放在眼里

■耳光可以煽动的队长

在降扎
我见过最大的官
是与铀矿较劲的地质队长
级别相当于堂堂县长

队长和我们一样
也是住着干打垒的房子
房顶上盖的
也是黑黢黢的油毛毡
每天清早也有成群结对的
乌鸦在上面打情骂俏

队长也跟我们一样
背着水壶冷馒头
上山参加劳动
我们累得比泡菜还酸的时候
他就整出几个黄段子来
这成了我最初品尝的
精神食粮

在大山面前
队长从不敢高高在上
相反我看见过
有职工煽了队长的耳光
那声音清脆得
比年轻气盛的动圈喇叭
还响

据说那个时候的队长
是有六四式样的佩枪的
但我从未见过他们
对着没有一点防备的小鸟
开过半枪

■被导管扛上山去

那时候
我比一根芦苇还瘦小
却被安排去工地扛各型钻具
每次完工后我就坐在山头
屁股下全是纳闷
肯定不是我把导管扛上山的
而是它们把我扛上去的吧

每次劳动
我们都坐着货车
这被风吹动的家伙
却撵得高原的风飞跑
尘埃飞起来后
身后的路也飞了起来
人灰头土脸了
天也学着人
灰头土脸

在最平直的那个路段
还出了一次车祸
好在汽车骨骼严重受伤
人却毫发无恙


■降扎的美把我变丑了

我所见过的降扎
真的很美
包括蓝到了脚后跟的天
包括冬天早产高产的雪
包括森林里白天闭着眼睛
夜里才雀跃的魔菇
包括河里胸腔变黑了
心脏还是红红的小鱼儿
包括一直高烧不退的温泉
还有新鲜得像馒头
热气腾腾的牛粪
更别说被骏马驮回来的暮色
常常被酥油糌粑炒得
很炫很香

但有一年寒假
我回家乡的时候
老娘把我叫到一边说
儿啊降扎把你变丑了好多
以后就不去降扎了啊
我点点头说好

春天来约
我还是出发了
娘站在村口挥舞着的手
超过了故乡最高的那棵香樟
一下子就把我的雨天
捅漏了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诗人热力榜

  1. 夏华侨
  2. 李增宗
  3. 鑫仙
  4. 星燃
  5. 梅吟
  6. 水剑狂刀
  7. 林大邻
  8. 云河
  9. 高传明
  10. 田永全
  11. 霖雨
  12. 玛河彩云追月
  13. 王龙生
  14. 紫芷
  15. 孤魂
  16. 彼其之
  17. 韩雪飞
  18. 纳容
  19. 易国华
  20. 颜明聪
  21. 映日荷花
  22. 尹宪成
  23. 叶国栋
  24. 忧子
  25. 李海垠
  26. 姚承嵘
  27. 书之余
  28. 晓禾
  29. 郭永刚
  30. 大闲人
  31. 龚良文
  32. 习吉
  33. 宛来
  34. 双末青兵
  35. 海风习习
  36. 钟灵毓义
  37. 程琦
  38. 林昕颖
  39. 雪灵
  40. 道法自然
  41. 贺克镕
  42. 玉笛
  43. 臧为民
  44. 蝉歌
  45. 姜博瀚
  46. 倪云斌
  47. 琴歌
  48. 水中
  49. 林海涛
  50. 向歌
  1. 夏华侨
  2. 李增宗
  3. 星燃
  4. 梅吟
  5. 玛河彩云追月
  6. 鑫仙
  7. 忧子
  8. 高传明
  9. 林大邻
  10. 云河
  11. 霖雨
  12. 田永全
  13. 颜隼
  14. 纳容
  15. 姚承嵘
  16. 水剑狂刀
  17. 我华鹏
  18. 飘到何处
  19. 颜明聪
  20. 黑牛
  21. 龚良文
  22. 习吉
  23. 欣颜涵涵
  24. 易国华
  25. 晓禾
  26. 雪灵
  27. 李海垠
  28. 书之余
  29. 大闲人
  30. 于都河夫
  31. 映日荷花
  32. 承彬
  33. 尹宪成
  34. 丁歌
  35. 紫芷
  36. 周峰
  37. 秦汉
  38. 钟灵毓义
  39. 清风不识字
  40. 花香艳艳
  41. 映日荷花别样红
  42. 不老童
  43. 娜仁琪琪格
  44. 向歌
  45. 彼其之
  46. 姚明明
  47. 孤山云
  48. 琴歌
  49. 牧野
  50. 姜博瀚
  1. 我华鹏
  2. 鑫仙
  3. 星燃
  4. 李增宗
  5. 田永全
  6. 霖雨
  7. 颜隼
  8. 纳容
  9. 林大邻
  10. 梅吟
  11. 玛河彩云追月
  12. 飘到何处
  13. 故乡鱼
  14. 风儿飞翔
  15. 韩雪飞
  16. 易国华
  17. 晓禾
  18. 雪灵
  19. 李海垠
  20. 清风不识字
  21. 黄国正
  22. 云河
  23. 忧子
  24. 颜明聪
  25. 阳光灿烂
  26. 姚承嵘
  27. 龚良文
  28. 春夏秋冬
  29. 尹宪成
  30. 张朝明
  31. 王泽民
  32. 钟灵毓义
  33. 映日荷花
  34. 林芳
  35. 系舟山诗魂
  36. 子今非
  37. 齐伟
  38. 维鹤
  39. 湖心亭
  40. 大闲人
  41. 孤山云
  42. 郭江
  43. 多少年后
  44. 习吉
  45. 玉笛
  46. 向歌
  47. 非默
  48. 映日荷花别样红
  49. 仲秋一歌
  50. 冷公子
  1. 心亦
  2. 霖雨
  3. 牧野
  4. 习吉
  5. 林大邻
  6. 雨村
  7. 鑫仙
  8. 李增宗
  9. 映日荷花别样红
  10. 阿苏取白
  11. 李海垠
  12. 田永全
  13. 晓禾
  14. 颜隼
  15. 晓雾
  16. 赵丽宏
  17. 罗福基
  18. 梅吟
  19. 狮子
  20. 子今非
  21. 霜西草
  22. 九连山的小孩
  23. 忻瑶康
  24. 易国华
  25. 仲晓君
  26. 春夏秋冬
  27. 秦汉
  28. 郑卫国
  29. 皋亭望片雪
  30. 诗路花语
  31. 海空
  32. 孤城
  33. 鲁密水生
  34. 张殷
  35. 傅瑜
  36. 逆光之恋
  37. 纳容
  38. 田斌
  39. 已进秋
  40. 人间四月天
  41. 禺农
  42. 京剧青衣
  43. 非默
  44. 高杉
  45. 冬青
  46. 黄梵
  47. moyu
  48. 蓝海岸
  49. 张三没丰
  50. 听雨的海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