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藏马and臧马
加入时间:2017-08-0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简 介: 藏马,又名臧马。原名叶瑜。上世纪七十年代中生于浙江台州。 1999年开始创作。 “野外诗社”成员。 “突围诗社”成员。 上海“海上人文”与“海上诗歌”沙龙发起人之一。 作品发表于《诗探索》、《诗歌月刊》、《诗江南》等刊物。入选多种选集,获过奖。 有独立诗集《别站在风口》《梦遗录》《母性的词》《四重奏》。

藏马的诗

另一个黎明

谁在那儿呼唤? 在这样的时刻
这样的时刻 你要回家

你要裸露着 踏着露水小径 回家
回到那三叶草的家

你要打开
遮掩着的两扇窗户


我应该致歉
 ——仿辛波斯卡

可生存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
那像果核一样深藏着的欲望?是的,我应该致歉
此生此世,向每一颗照耀着的星星致歉;
当石头也开始发光,我要向过去致歉——因为我曾抛弃了爱情
没有把它等待;我也应该向这个冉冉升起的春天致歉
在流血的每个早晨,应该向每一条河流
和每一座山峦致歉;为了找回流浪着的真理
我也应该向内心中的自我致歉;
为了一餐虚妄的美味,我搬空了整座大海;
在存在的奥秘还没有向我显露太多的时候
我更应该向陆地致歉;而明月千里的祖国
其实我并没有时时刻刻把你放在心上;
还要走多少条路,才能把灵魂踩得踏实呢。
不要再让我飞起来了,在每一朵云彩上
我需要向天空致歉:万物是那样地完美,而我却在酒精中消陨了;
请别告诉我希望原来离我那么远,像不断后退着的地平线
可是又这样地近,像谁身上脱落的一枚纽扣——
我应该也向它致歉;而求求你,仁慈的汉语,我仅是你脚下弯曲的
一粒泥土:我为我在有生之年,能找到你而向未来致歉
 

一种眩晕

仿佛啤酒的珍珠泡沫
将在一场盛宴中,溢出
爱,畅饮后,那样热烈
而我能否找回自己
在那謎一样的眩晕里
我能否用一贯的沉默去迎接
四周的风吹草动,迎接
每一根拉紧的神经在身内
琴弦般的颤动,与奏响
在谁的手指的轻拨下,听
一首黄金提炼的乐曲,正缓缓升起……
——而与之对应, 受难的
可是迎面而来时,她瞳孔深处
布下的那场大火,点燃后
多么危险
在一阵血液与血液交换的
激动里,在一阵半是甜蜜半是
忧虑的狂想中,我看见
她身上每一颗细胞都变得
那么饥饿,仿佛一头行动的野兽
在渴望着喧响


爱情无法平息时光

爱情无法平息时光
某夜,你和情人
在茗香园里喝茶
那夜你们都很烦燥
生命进行到第二十七和
第二十六个年头时
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休止符
一首诗的间歇,其中
有一道透明的疑障
你一时无法逾越
小小的鸿沟,与什么有关?
找不到桥梁的人
在茗香园里喝茶

而爱情无法平息时光
隔着一张桌子,你和她
面对面地聊天
你们在谈论
过去的一段好时光
“一件旧衣服,谁穿着
也不再感到新鲜。”
“无法激动,玩具魔方
拼不出另一种图案。”
“那么,保持水果的方法是
不要摘离树枝,
不要让它腐烂。”

茗香园里 ,一座冰山在浮动
灯光下,你们注视着对方
“那朵火焰,是否要
把它全部掐灭?”
那夜,你喝的是茉莉花茶
她喝的是苦丁茶
一点点的错位让你们难受
而爱情无法平息时光


锻造坊

用水冲洗着这双油污的手
工人们收拾着工具,把这些
凌乱的扳手、螺丝和螺帽,逐一
安放在木箱里。有一片碎铁扎进了拇指
血丝随着沟槽,流进了地里

先是卸下那面罩壳。然后是
电机座——齿轮张嘴,缺了一颗牙齿
爬上这台机床的脖子,用凿,和三角抓
退下了它旋转时的沉重,而在
敲开的铜套里,轴承也变形了

把螺纹重新地绞了一遍。就像
早年,我父亲在做木匠时,用线钻
往深处拉动。而我父亲的父亲,却是
在一块不大的田地里,用犁摆动着
一遍遍地——他们也像我一样,半撅着屁股

有一次,在拉钻时,木头跳了起来
击中了我父亲的前额。而那面铁犁,却闪亮地
切开了我父亲的父亲,脚指中间的那个部位
可真幸运,我没像他们那样,残留下什么疤痕
宽宽地——血随着沟槽,流进了地里

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会呆在这里。一整个
下午,蹲在机器旁,对付着丛多的零件
和油污。那个班长请假了。就像,我父亲
和我父亲的父亲(一个躺在了地下,而另一个
坐在了轮椅上),如果我不做,谁来替代呢。

孩子,还在妻的肚子里。可这也仅仅是
仅仅是曾看得见的生活的一部分。偌大的车间也
并不比,田亩狭窄。以及木头。你想像着
它们,就是词语的另一类组合,从我
父亲的父亲开始,就已经在脑海中扎根。

 
他之诗

他说他的头发竖立在那儿
泥沙的间隙里发质有点硬,也许吧
他说他的那顶帽子,还戴着,挺好看的
不知道好看在哪里,但就是好看
他说他的衣服很整齐,整齐得
像是一直立正着,不知道为了什么
他又说他的人很胖,胖得有点浮肿
当然了,那十多个日日夜夜
他说他真的很重,说不出的重
指尖都这样重,连毛发都那样重
他又说他的脚有点白,哦,看起来
是有点白,直直的,白中泛黑
他说,他的嘴唇也有点破了,一道
很深的印痕,不像是因为亲吻
他说他猜测是在打捞时,被铁钩子
一阵擦破的。那么,接着,他又说
他的裤带儿有点紧,你看,都快涨裂了
哦,腰部,多么结实的一条牛皮带子

他又说他的膝盖也变形了,就像
睡得太久的人那样,僵硬着一块铁
而一只脚上的鞋还没有松,看下面
这根鞋带比在平时扣得更紧。哦请不要难过
他说他的脸还是很清晰的,或许
更洁润,有三十多岁男人的些微意态
是的,这一点,我也知道,曾经
他走过很多地方,也见过很多有趣的人
他又说他的胡子看上去像一个卖烧烤的
但在照片上看去,脸形又像一个老师
他说他那天是不是喝酒了,你瞧,他
鼓胀着的头部,有着一圈婴孩般的光晕
接着,他又说他每天都会接收这样一些
但没想到这是个诗人,原来诗人是这样
悲伤得可爱。他想起了他的眼睛怎么
眯成了一条缝,再也睁不开,他看不到
他的瞳孔是什么样的。而这
和他的工作的慎密不符合,有点为难了他
他说但他当时不想损坏他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件

现在好了,得到他家人的同意,可以
更深地了解他了。他说他先用剪刀
剪开了他的衣服,然后,终于露出了
裹着的皮肤。他说他在腹部划了一下
那暗紫色就分开了两爿,而刀尖
再向上,胸膛也就打开了。这是一副
好身材,符合生理学包含的一切范畴
他说他的心脏很好,肾也不错,以及
肝、胆、脾、胃,就是肺不好
对不起,里面积满了河水,喉管里也是
他说肠子里好像还有没消化完的
一些东西。他说是不是吃了海鲜和面
芹菜和肉。又是不是吃得很饱
但可能饭后没去散步;而肉真的
挺厚的,骨头在里面,可能很受气
他说没想到他也是那样听话躺在那里
一声不吭。而他也真的更没想到
会花了近四小时去了解,因为秉着职业的
道德良心真的很仔细真的他想呈现对外面
疑惑着的一个精确的答案。而现在
已经找到了——他说最后的结果
其实和他初次见到他时
所判断的一样,好了这下我们都放心了

他说还是早早回家去吧(哦,没想到
他的家在千里之外),但如果有疑虑那就
再等等吧,反正躺在这个冰柜里也挺好的
他说他要走了。他说但你们一定要记得
帮他穿好衣服,怕是光着身子有点难受
也难看。他说他刚才都记不清
那把刀子在这身体里切裂过多少次了
哦,请千万不要难过,千万
人生难免会误失而这只是
一个小小的例子而已。接着,他又说
总之真的是很好,是一具很健康的躯体
一边说着——他把他留在了尸检房里——
然后自己一边收拾着法医用的那些工具
最后,他提起了袋子,走到门外,把它仍进了
车子的后备箱。再见,然后他摇摇手
摇摇那只用消毒水洗过的手掌。
说再见了,再见了祝你们好运,永远地


母性的词(组诗节选)

二十

雨水,在挥霍着泪水的重量
言词,砸在被犁开的房檐间

每年,每月,每分,每秒
尽在此刻,尽是此时,积聚了
脊背上那几辈子的辛酸和被栓住的自由
非祖母者,何人能看守家园?

那膝盖向前匍匐又匍匐着的浓雾呵,从枕边
又传来黎明前苦楝树与光磨擦的对话


二十三

院有酸枣不衰,家藏丑妻长命
在沙漏中称量时光,废话下酒
陪西山侧影,吊古墓在腹
能有多大的事儿呢,何须磕拜

望东街西长,石桥既已废去,流水也难
抚南船北马,轮轴依然转动时,斗争高照
哦,晨起再见双祖高堂,苏醒书院的诵读
入暮时却呼灯篱落,左右为难

——不忍穿衣已久


二十四

夜:焊接出一阵让自己吃惊的火光
再歌唱,给聋子听
独眼巨星醒着时,万瓦服帖

离开集体,离开大地的广袤
多久,才能换一次脸谱呢
被击打的生活搬上了舞台,成为艺术

而细节,依然在海底深处的岩层生长
就这样趁着年华凿着凿着凿着
直到,凿开了词

      二十五

十个手指相互交叉缠绕
蔚蓝的家园,自由的元素
在海底那呼喊无法抵达的深处
至今还活跃着由人蜕变的一群小妖
歌声,就是海涛,摇荡着,日复一日

十个脚指也相互交叉缠绕
自由的元素,蔚蓝的家园,
在远离陆地,月光纯粹的夜晚
那群小妖,想起人的时间就感到好笑
笑声,就是海涛,拍击着,夜复一夜


三十一

像散落一地的玻璃,在每个黎明或黄昏
照见一个破碎的自己,而望见语言
依然在血管里沉睡,一千年一万年
在被海水与沙子磨擦、覆盖和侵占的地方
是语言,依然在代表着踢高了月亮的那场球赛
那就用强力的柔软粘合自己
完成自己,缝合着每日每夜,而不仅仅是
从这里路过,路过着,吐了一口痰就离去


      三十二

睁着,睁着,鲸鱼的大眼睛的巡视
夜:那树顶隐藏着两团摇摇欲坠的星云
头脑中凝固的化石,和背后那根尚未进化完的尾椎
被从远古席卷而来的风暴,瞬间击中

夜:翻译,在大海拍击着的海岸线边完成
那第一个走向陆地的,最勇猛无比
那第一个用石块敲击出词的火花的也是
在创始纪的时候,打上了润滑剂

      三十三

俯下身来,曾走在蜥蜴走过的路上
也走在大象走过的四平八稳的路上
而那没有完成的,嵌入了巨著
一首持久的赞美诗,让想象力的翅膀
滞留在月圆之夜。音符离开了

却留下音乐凝成的那座山脉
那蓝色、绿色、红色交织的图案
在每条路上击中自己,和关心着的亮光
那就再也毫不吝啬地弹着,弹着——
启示,已不如请示来的那么便捷


      三十四

最好留在原地的园地里,接受
那夜晚一阵阵持续的扫射
过分的关心,生长出一种恐惧
而那迟到的,将呈现出秃顶的辉煌

改变语言:歌声耗尽了婚姻
但在词里,却保持着最初的完整
哦,凌乱的,将在写作柔软的揉动中
粘合为一体——

那么那些听不到的,就让它沉入琐碎
那些无力结束的,就让它继续

      三十五

听和言说,在嚎啕大哭
通过演说的言说,脱离了词的根

在黑暗中识别微光,就是
创世纪留下来的那道光

教我们生和死,教我们死去又活来
教我们临死或在死亡的另一端,才明白

只有在土地被晾干后,甜蜜
才会渗透进来再渗透出去


三十九

被驶离了视线两岸的年代撞击着
被悬挂在,一声无声的悬念里

在漆黑的夜里,被当做棺材的木板安装着,油漆着
然后小心翼翼地被午夜的海抛出,从床头归来

也松散着,在被等量的黎明前的荒野吸收着
一气呵成地:被播种。等待着被产妇多产量地收割

因此将没有墓碑,墓碑:全人类最后剩下的一块
不要命的骨头,扑倒在谎言祝酒的盐咸地


四十一

从哭声还一直响亮着的时候,进入教育
从腐烂还没有开始的时刻,进入内心

跟夕阳倒着走一路走到黎明的时刻,再呕血
要从呕出的每一口血里学习分离、拥抱

请再拥抱一下:那未来---也就是过去的种植了
那在种植还没有结束的地方,也就是现在了

可用细心检验了千遍:只有现在,却没有未来
只有现在的现在,而没有深耕着的未来


四十四

被逝去的几个世纪折磨着,日日夜夜
看,党卫军操练的夜里,谁低下了比坟头更低的头

——回顾交换手枪时的孤独
那原子弹也抹不去的语言,督促
督促生命从断壁后站起来

而生命,还没有命名——
命名,还没有开始。在开始的地方命名
让人,重新开始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