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点亮诗歌的天空——浅析张烨诗集《隔着时空凝望》

作者:钟惠娟   2017年08月26日 17:37  中国诗歌网    1282    收藏

用生命点亮诗歌的天空

——浅析张烨诗集《隔着时空凝望》

 

张烨诗集《隔着时空凝望》

张烨诗集《隔着时空凝望》

 

当听说张烨老师出新诗集了,便有些迫不及待了,想一睹新诗集的风采。拿到手里,几乎不敢喘大气。封面是白色粗麻状纸张为底子,左上角一轮圆月的光晕前一节竹叶在云端。右边就竖排的行草“隔着时空凝望”六字,整个封面简洁、素雅。

这本新诗集是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负责组稿出版。当时他们得知张烨老师有十年不出诗集后,立即策划,并收集了张烨老师的手稿。对于不求回报的她,认为自己是非常幸运的人了。其实张烨老师在中国诗坛是有分量的,给她出诗集,应该是对社会的一种诗歌正能量的传递。此本诗集一共分三辑:“秋履集”、“域外集”、“锦年集”。就如她本人在后记里所提:“我近两年写的诗,离收入‘锦年集’中的‘文革’期间写的诗,这中间竟跨越五十年之久——半个世纪呐……”。之前张烨著有诗集《诗人之恋》、《彩色的世界》、《绿色皇冠》、《张烨集:生命路上的歌》等诗集,部分作品译有英、法、德、日、越南等外文版本,个人条目收入美国、英国《世界名人录》。可见她这本诗集有多厚重!

翻开第一页,第一首诗歌《夜过一座城市》:“火车的呼啸传到你这里已成为微风/微风轻轻走过不触动周围什么/但花草已经认出,涌起颤栗、低唤/今夜,我也是一阵微风”这首短诗简短只有四行,却能道出哲理。微风是每个人可以感受到,再普通不过与熟悉不过了,但是有多少人想过,风从哪里来?风的前身是什么?人们每天可以感受到,但是仔细想过没有?诗中的风是火车呼啸而来的,火车头的力量是无穷的,传到这座城市已经是微风,但是花草能认出,这似乎又在说“一草一木皆是佛!”众生皆有生灵,只有带着佛的心境看待事物。就会发现很多美好,就会发现每个人就是一缕微风。轻轻来,轻轻走,懂得就珍惜。这首诗歌看似比较淡,但回味悠长。

花草可以读懂一缕风,而现在的一些人却在慢慢失去灵魂。《玻璃人》这首是她近年的作品。张烨老师居住的城市外表很美,如万花筒,同时我们被一些现代化的设备所左右。如诗中写:“无数陌生人在玻璃幕墙上闪来闪去/电锯声回荡,玻璃尖叫/被一种程序设计、监控、输入电脑?我们都是玻璃人/为易碎的自己,交税/交名目繁多的保险费……在最后的道德底线徘徊/城市,气候日渐变暖,没有雪……”这首看到了人在慢慢走向机器与程序化,世间上原本的一些纯的、真的、在慢慢消失,现代人使得生活质量真正提高了吗?感觉人成了透明的,没有该有独立的思想,没有了大自然所赐予的美。万物是把双刃剑,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在无意中失去或毁灭原本坚守的一些传统的东西,就如莫言在东亚论坛上说的“我们把地球钻得千疮百孔……用建筑和水泥建筑起稀奇古怪的建筑……我们在这样的城市里放纵着自己的欲望,制造着永难消解的垃圾。”“玻璃人”这首,从某一方面是诗人对当前这些的忧患意识。

张烨老师这本诗集里有很多诗歌是第一次公开发表,一是很多诗歌是文革时期她在家里写的,因为当时的环境不允许拿出来发表,那时候青春年少。二是她这人比较低调,不大费神拿出来投稿,但每一首诗歌都是有感而写。记得她的一本诗集《生命路上的歌》,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研究员刘纳在《论张烨》中提到,“张烨的诗是心的写照,隐藏在她诗作中的一个个故事正与她本人的人生轨迹、心灵轨迹相重迭,而情感表达的强烈性与情感渗透的深入程度使她的诗作形成了动心、动情、动性的抒情风格。”在张烨老师的诗歌里,随时可以看到激情、柔情、困惑、喜悦,并且非常的大胆,可以讽刺,可以试问这个社会。她在那个动乱的年代一路走过来,观察了人世的百态,了解了世人的一些感想。诗人从某一种角度就是哲人,他们会发现哲理,感知哲理,并会用诗的语言来阐述。诗人的视角所以是不同寻常的。尤其是女诗人,有女性特有的柔情,又有哲人高度冷静的视角。有时候甚至可以说,在这本诗集的诗歌里看到“残酷的温柔”,让爱诗歌的读者无不动容。如诗歌《死神的表白》:“我是死神/可我远不如你们那样的程度!!/对待善良的生命/你们用拳头、鞭子、子弹——/组成死亡……”每一次我看到这首诗歌,可以感受到一股愤怒,一股向全社会要控诉的满腔热情,但是无法大声地痛斥,只能带着流血的心,低声痛斥。把死神中的温柔表达得淋漓尽致:“我来拾取灵魂的时候——/还用手指轻轻替你们磕上/跳动着罪恶的眼皮……”另一首《黄昏星》:“白昼,没有你的位置/黑夜,没有你的位置/姗姗升起你孤独苍茫的面影/哦,我多么喜欢与你默默互望/众星中最美的星//这首有着一种凄美、伤感、无奈还有相互慰藉的情感在里面。一颗美丽耀眼的星星,却没有TA的位置,但是在人间有一位能读懂,理解这颗星星是众星中最美的一颗。诗歌用象征的手法,通过一颗不被世人所认同的星星来表达诗人的情感,也是诗人对社会的一种批判,对所处的位置的一种反抗,更是一种向往,希望与那颗星星一样,即便孤独,依旧散发着原有的光芒。

作为我个人比较喜欢张烨老师早年短小的诗歌。《初雪》、《爱你》、《希望》、《焚稿》、《重要的是……》等等。有好多诗歌是不受年代的影响,属于一种永恒的话题。如亲情、友情、爱情,这些是永恒的话题。最近几年的诗歌,其实她的风格已经在原有的基础上走向厚重与理性的角度了。《海湾战争》、《刘公岛》、《你的名字》、《爱尔兰诗叶》组诗、《如梦如幻土耳其》组诗中值得去反复朗读,推敲。

“如果不能写诗歌,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啥啊?”这是张烨老师与我聊天时候无意间表露。从诗歌中,可以从她的言行中,她的举止里,发现她还是那样年轻,有活力,这是一种修养,一种气质由内而外的渗透。在《亲爱的朋友,常来梦中坐坐》这首诗行里写:“以诗为粮,为灯、为火焰。”我们看到张烨老师在某一种角度来讲,就是为诗歌而活着,经年不变,诗心如旧,诗心如初。

清代文人李重华言:“诗为风骨为要。”与老师几次接触下来,慢慢感觉她本人就是一首诗,脱俗,散发着灵气。如莲一样看似温柔,低调、清秀,骨子有着一股谁也无法说服的坚韧。她用心血,用生命在点亮诗歌的天空,在传播美,抒写美,拯救美,更在创造美。在当今中国诗坛需要如张烨一样这样的领路人,带着我们这些热爱诗歌的爱好者前行。让诗坛之风永远清秀,正气,坚韧。在正气的道路上或兴、或观、或群、或怨。

 

(文:钟惠娟)

 

张烨

张烨

 

张烨,上海市人。19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分校文献信息系。曾在张家宅街道文化系统工作,现任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上海作协理事,上海诗歌委员会主任。

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8年应邀参加“中国作协诗人代表团”访问台湾,2000年秋应邀参加“中国作协作家代表团”访问挪威及爱尔兰。著有诗集《诗人之恋》《彩色世界》《绿色皇冠》《张烨集:生命路上的歌》《隔着时空凝望》,散文集《孤独是一支天籁》。部分作品译有英、法、德、日、越南等外文版本,个人条目收入美国、英国《世界名人录》及国内多种文学性辞典、百余部诗选集。

诗坛评论张烨诗歌的专题论文约50篇左右。诗歌《刘公岛》获全国首届珍酒杯诗歌大赛奖、《故乡水是甜的》获江南首届诗歌创作优秀奖、《安赫尔瀑布》获全国端阳赛诗大奖、《东方之墟》获1991年诗刊优秀作品奖。

责任编辑:黄昌印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