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骆家
加入时间:2017-09-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骆家,诗人,译者,摄影师。生于湖北。1988年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并获俄罗斯语言文学学士学位。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出版诗集《驿》《青皮林》《学会爱再死去》、译著吉·塔比泽(格鲁吉亚)诗选《奥尔皮里的秋天》等。其作品入选多个选本。居深圳。

南欧意象(组诗)

1. Delta锐角


在巴黎邂逅玻璃Delta
它们的轻押韵纯属巧合
天才与卢浮宫之间
浑浊和透明之间,许多岩层过渡
塞纳河堪比香榭丽舍品牌绿洲
无论空载还是重荷,船帮吃水都深
凯旋门,一块马蹄型压舱石
无论晨昏,男人都牵着女人的手
而多数精致的法国女人
牵宠物狗

某个时刻
某位游客
以一个锐角
无故闯入

(2018,巴黎)


2. 科尔马


上帝撒了把彩色贝壳
去南希小镇住一晚再转去
科尔马水城,自由温烈
“小威尼斯”河水如白色老瓷片
饱览无数画布与颜料
味道馥郁,如金色的麦子
绿色玉米和黑色土
但夏天仍不肯放过坠落
远处雪山融化,高速路甩不掉尾灯
相比法国第一夫人香水
还是田野,依然是田野更干净

低矮古镇三色旗随处飘扬
巴洛克教堂亮闪闪
语言是穹顶文,玻璃画
比红白蓝更耀眼,晃得画中人
睁不开眼。刚烤的法式棍出炉
佐酒下菜,它记忆中的默契
还给了街头烟火气
谁上得了十字架,谁复活
神父低头嘀咕

(2018,Colmar)
注:科尔马,法国东北部著名的旅游小镇,自由女神雕像作者弗·奥·巴托尔迪(1834-1904)的故乡,闻名的阿尔萨斯红白葡萄酒产区,有“小威尼斯”之称。


3. 天鹅


卢塞恩湖也可以称天鹅湖
多数人来都是看湖水的面子
天鹅不也是
但天鹅也常常成为热点
湖边你喂养它,就像喂养时间
天鹅是时间之子
好在灰雁飞走,湖水安静
它把山色勾勒成自己的童年

一只年轻的天鹅每一次低头入水
仿佛一次收割
仿佛一日连祷
仿佛古老屋檐的时漏


4. 山坡上的葡萄园


大公的城堡在半山坡上
山坡上的葡萄园和山顶的雪山也在

六月骄阳塑造祖母绿果实
井口的水龙头清凉

主人的背影走进后院
许多邮戳,许多黑色的船

(2018,杜瓦茨)


5. 苏黎世,又一个梦找上门来


天凉了(是个疑问),我到处找棉手套
肥肥的棉袄外口袋里一下子
摸出四只,回忆的空喜
一副米黄色、一副浅红色
是两对毛线手套,我看得如此真切
我错过了苏黎世的雪山
又一个梦找上门来

不对呵。明明我回到了江汉平原老家
乡亲们围坐,头巡酒开席
我和大哥满脸堆笑谦恭地招呼贵宾
昂首马挺立在苏黎世理工大学图书馆门前
我从河边轻松爬上山来
怀揣父母的照片,在这里时间不会缺席
我的梦醒得灿烂


6. 米兰模特


今天是父亲节
如果父亲还在,我希望和他一起
到米兰
      看漂亮模特

现在我像父亲一样走路、咳嗽
高血压不近不远地跟着
我抵达米兰
          父亲就在米兰等候

(2018.06.17)


7. 歌剧院遗址


里昂搭好了舞台,在古老歌剧院废墟上
(也许里昂本身就是一座最好的舞台)
夏天悠长,咏叹调能解读它
狭窄的甬道,能猜到窗户很高
歌声中拾阶而上,全部神经
极度亢奋,像重唱部分
一只灰鸽飞过,落在高处的断垣石壁
没有人告诉我,它能找到什么
兴高采烈的学生团对照清单核对
这是前厅、更衣室、演出大厅......
最主要的任务每人完成自己看到的歌剧院
而不是画它的遗址
我讨厌怀疑,城市簇拥过来
孩子们确信
歌剧院活着,刚步入老年

(2018.07改定)


8. 夜色很亮


博纳更像是巴黎的乡下
一切都很松弛
伯恩济贫院改成了一家豪华旅馆
战争成功地消灭了穷人

晚上八点甚至更早商店关门
但都不回家
我和他们一起都坐在露天小酒吧里
打望很亮的夜色

这里不是教堂,用不着循规蹈矩
忏悔自己。谁家不藏几瓶好酒
夜色好时,教堂的椅子空
神父莫名忧伤:黑夜到底去了哪里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