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子:真实,而自由地呈现远去的故乡

作者:璇子    2017年09月29日 16:51  中国诗歌网    43    收藏

——读江西籍诗人刘绍文《返乡记》组诗有感


不知在哪本书上看到这么一句话:诗人的天职是返乡。

当我看到刘绍文老师《返乡记》组诗时,不由得眼前一亮!当我好好地读完后,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涌动,不吐不快,这种感觉对于我来说相当地陌生和稀有了。

一个人写诗,就如恋爱,有对象也要对对象有感觉。诗人在后记中说了他写下这组诗的缘由——“7月底8月初返回上饶县期间,行走于故乡的山水,走一路,看一路,思一路,写一路,一颗诗心跳动在夏末初秋的暖阳里,感受到大变革时代带给故乡深刻的裂变与冲击,繁华背后的挣扎,苦痛,无奈,失落,以及虚伪颂词里飞扬的血泪。”

可以看出,诗人在久居都市之后回访久违故乡——返乡,心有所感而发之于情,故成组诗《返乡记》。诗人在这组诗中,选取故乡代表性地名来进行书写。这些土里土气的地名,这些祖先取下的名字,串起来,就形成完整的家乡,里面含着过去的历史和血泪,含着诗人的过去——这一一成为思恋的缘由。

诗人返乡的过程,就是回归的过程,就是都市里思念实现的过程。但是,对于诗人来说,真正的返乡不仅仅是自然肉体的返乡,更是一种文化精神的返乡。

而在这个工业时代的背景之下,故乡的人为生计或追求离开故乡,回到故乡的人表面看故乡风景依旧,实质上精神的故乡却已然渐行渐远。正如诗人感叹:


“五谷催开四季的风

曾经闭塞落后的山村

挡不住扑向野旷的滚滚红尘”

——《三口锅》


感叹:

“涧溪穿过乱石奔向山外

奔向山外的还有迁离故土的山民”

——《黄柏洋》


甚至代替乡亲们说出:

“来圈地吧

来漂流吧

来吃石鸡田鼠吧”

——《三口锅》


这话里有着怎样的纠结和痛苦!时代潮流滚滚,理想的故乡无法战胜现实的故乡,因为要改变贫穷,就得跃入商业的洪流。得与失该怎么把握,怎么才取得良好的平衡?!

在这个农耕远去的时代,多少人离开故乡便再也回不到故乡。诗人在这组诗中,用笔真实地记载着:


佝偻的身子老无所依

他们的骨肉

正月过后,出山了

夹竹岭见多了多变的风向

早已习以为常

——《夹竹岭》


这首诗里,诗人写出乡村留守老人的现状。诗中描述的景象初看十分美好——你看:


“初秋的晌午,老妇坐在竹椅打旽

摇篮眠着满月的孙儿

屋檐下母鸡守着小鸡的浅鸣”

而老伴呢

“山脚的锯木坊,机器正闹

老头戴了口罩,小心地扶着松木

锯沫落满他的身子”


好一副和美的乡村图景!但这一副图景当中却隐藏着很多地无奈和悲伤!

读者会问:刚满月孩子的母亲哪里去了呢?

老人这么大年纪了为何还得辛苦劳累?

谁来陪伴年老的父母,谁来给孩子父爱母爱?

然而这种现状在乡村实在普遍!正如诗中所说:早已习以为常。

——平淡的语句中有着难以言表的痛和思考!

在《登月岩》中,诗人再一次写到了村庄的孩子:


“月岩的领地被一点一点蚕食,肢解的村庄

孩子的欢叫清亮了旷野

他的快乐随群蚁进出草茎

只是,我和月岩在风中沉默”


这个场景中,孩子的快乐和我的沉默有着鲜明的对比,这对比让我们思考,留守孩子的未来,思考乡村缺失青壮年,孩子缺失父爱母爱,将来的成长会遭遇什么?

在我看来,写诗,写现代新诗,它是有关键词的,它追求真实,客观,要写出这个时代的痛。《返乡记》这组诗在这个方面相当精彩,这种原生的,质朴的书写,能让读者自然地进入,能让读者在平静中暗流汹涌,能让读者思考,让读者进入内在的深层次地精神触动。

这组诗,我佩服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诗人行笔非常自由。新诗也叫自由诗,所以自由是它的第一追求。

我欣赏的是,诗人书写的这种自由,是继承诗歌传统文化后的自由,是一种化古为新的自由,是中西方文化结合后的自由。读者仔细品品就知道,刘绍文老师是深谙古诗词的,特别对词深有研究。三言四言五言七言,长句短句,整句散句交错使用,所描绘之境历历在目,所叙述之事活灵活现——是谓行笔随意,意境深远。这在前面的几首诗中,特别明显!

是的,写诗,写新诗,是有着时代的要求的。我从来认为,真实地呈现这个时代的喜怒哀乐,写出人间的爱与痛,这是诗人的天职!

对于写诗,做到了真实,还要做到形象,更要做到自由地书写。这个书写,要行云流水,要贴近时代,要发人思考。这些,在组诗《返乡记》里都鲜明地体现着。


lsw


返乡记(组诗)

 1.登月岩

站在褐色的岩石之上
风呼啦啦地吹
松果,油茶,刀茅,长满芒刺的野山楂

在风中颤抖
月岩衰老了身子,冷对
孤鹰盘旋的青云
高铁飞入群山,连同呼啸的旅途

七月三十日傍晚,新雨初歇
320国道旁,良田上新长的庭院多于稗草
一些农民告别牛耕
几代人的夙愿得以实现
失去土地,他们并不觉得愁苦
他和他的子孙因拆迁而衣食无忧
月岩之上,青天低下头颅
夕光渐冷,隐隐飘过风的叹息
小教堂的祈祷穿透无法复制的云霞

我拍下月岩,要带它漂泊他乡
带着它的圆或缺,它的清冷或温暖
带着它的前世今生它清贫的骨血
风,吹过月岩的冷峻
没人预知明天将要发生什么
月岩的领地被一点一点蚕食,肢解的村庄
孩子的欢叫清亮了旷野
他的快乐随群蚁进出草茎
只是,我和月岩在风中沉默
(2017年8月1日傍晚竹篱茅舍,8月6日23时改)

2.夹竹岭

竹和野岭是分不开的骨肉
涧水是五谷杂粮的骨肉
它顺着镂空的毛竹流进散落的瓦屋
初秋的晌午,老妇坐在竹椅打旽
摇篮眠着满月的孙儿
屋檐下母鸡守着小鸡的浅鸣

鸡的浅鸣清亮山腰空旷的梯田
滚烫的太阳翻晒一道道坡一条条坎
山脚的锯木坊,机器正闹
老头戴了口罩,小心地扶着松木
锯沫落满他的身子

佝偻的身子老无所依
他们的骨肉
正月过后,出山了
夹竹岭见多了多变的风向
早已习以为常

(2017年8月12日上午11:35广州)

3.三口锅

三口锅,其实不是锅
进入高南峰的这一处关隘
神似铁锅,一个比一个
险,峻,幽,深
车行岩边,岩临渊谷,谷出涧溪蜿蜒
野茅,铁芒箕,松石栖息的灵秀地
滋养灵山的村庄,子民,五谷

五谷催开四季的风
曾经闭塞落后的山村
挡不住扑向野旷的滚滚红尘
来圈地吧
来漂流吧
来吃石鸡田鼠吧
三口锅,正蒸煮了
人间冷暖

(2017年8月12日正午12:20广州)

4黄柏洋

越野车熄火了,昨日的一场山雨
冲毁了凹凸不平的碎石路
正午太阳热辣,野风吹过刀茅
漫向云峰的竹林青翠了鸟语与野花香
黄柏洋以原始的仪式
迎接擅自闯入的不速之客

灵隐大山皱纹的几片泥瓦
早巳荒芜人烟,土墙的标语依稀
响起火热的樵歌
蛛网悬结门扉,楹联窗花褪袪了

经年的苦难,清贫,祖先的骨血和五谷

涧溪穿过乱石奔向山外
奔向山外的还有迁离故土的山民
翻越黄柏洋,就是五羊山
那里有美丽的五羊传说
而,缠绕竹林的白云
隐没了皈依的路径
(2017年8月12日下午16:33广州)

5.五羊山

灵山跟前,我多么庸俗
五羊山奶大的青云
我多么渺小
这里,栖居了江南美人的香闺
你没见过的,野性十足
刀茅闪动锋芒
竹林的领地容不下其他树木栖身
涧石涌动干净的阳光
梯田裸露岩石的沧桑,粗野与血性
石蛙,秋刀鱼,山鸡迷失了去路归路
甚至,土地庙的香火纯粹了
本能的原始的爱恋
我时常坐在门槛上,孤单地看
父辈的锄头随经诵起落
石阶冒尖的星星草一次次
抬起上上下下的脚板
甚至,山民的争斗也像晚秋的
红高粮,苞米,油茶籽那么的多彩
五羊山,是清贫的,干净的
它是苔草上暗结的岩滴
我是它不分离的骨肉
月光下清澈的野泉

(2017年8月12日下午17:56广州)



6.冬茅窝

冬茅出没,除了野风,虫兽,花语
还有拓荒的柴刀,锄头
多少年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
散养七八户人家
五谷自给,水脉长流
父辈的脊梁托举了灵山的烟峰
青云朵朵,滑落泥墙瓦屋
生死相依的古樟树遮不住家长邻短
秋蝉清亮观音庙的晚钟
田溪的渔火照样温暖
迟归的燕阵

(2017年8月12日晚22:42广州)

后记:

7月底8月初返回上饶县期间,行走于故乡的山水,走一路,看一路,思一路,写一路,一颗诗心跳动在夏末初秋的暖阳里,感受到大变革时代带给故乡深刻的裂变与冲击,繁华背后的挣扎,苦痛,无奈,失落,以及虚伪颂词里飞扬的血泪。

感谢好友曹素珍,徐文辉,祝志强,郑炜明等,以及大哥,小妹夫妇等,十余日的温馨陪伴,他们放下工作,专程开车与我一起登灵山,爬月岩,游婺源篁岭,观鹅湖书院,赏茗洋关湖,看河口古镇……


2017918日下午广州


责任编辑:谢海衡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