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姜扶鸾
加入时间:2017-10-1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一九八九年六月生,湖北京山人,定居成都。

堆放祭品的桧树下(诗组)

堆放祭品的桧树下(诗组)
                     ———如果少女必死
           

1,漏芦

 蛇骨养好了秋坟
 流血的野树根
 落日烫伤胸口的女人
 丛棘中的新娘
 双手捧满龙眼的孩子
 安宁的孩子
 黄昏中找到他的亲人。


2,地菍,

丑姑娘,丑姑娘
 木房子搭在铁轨旁
 炭炉烧着了旧衣裳
 耳朵一听石头就懂
 泉水消失的声音
 丘顶上的黑鸟。


3,丝稿

 我的胸口在疼
 兰的根在流血
 服从着的生活
 老坟里的骨灰
 长成雨水中隐忍的经络。
 山下的烟在盼望
 山下的烟在归还
 你不洁的女儿
 梦中写着死亡的白马
 头巾里的刺划破耳朵。


4,麦冬

 越来越像你了,妈妈
 葡萄架再也不结果子了
 每晚田地里都长满,慌张又疼痛的胆囊
 冬天的井水更加清澈了。

 双手粗糙的样子真好看,妈妈
 没颜色的天空,没名字的花朵
 抱回来的石头做成墓碑吧
 花椒树又成熟了。

 河边的碎瓦片长满青苔了,妈妈
 下过雨的屋顶好安静
 再给我一次生命吧
 蓝果子长满了头发。



5,堆放祭品的桧树下

 那些朽烂不堪的墓碑
 在堆放祭品的桧树下
 又长了出来。
 整整一个秋天 
 一排排蓑草混杂着葬礼 
 发出阴沉的哀鸣。  

 当我又孤身一人
 回到老屋拆除的废墟上 
 那些化成鸟的衣物
 穿过深色壁布的阳光 
 停留在摔倒的神像上。

 在谷场燃烧的斜坡后面 
 消失的村庄前
 我听见柳河的水
 隐藏着死去婴儿的哭声
 被遗弃少女的骸骨 
 在水面发光的植物中
 缓缓流着。

 你想回到
 埋葬祖母的街吗
 夏天和冬天的虫子
 在长满青苔的瓦面下
 和父亲年轻时狰狞的
 对抗平庸的脸上
 疯狂呼吸着。

 门口的海棠花
 长成了它,应该长成的样子
 我在以母亲同样的方式老去
 我从身体里拔出一根结满红鸟的藤
 在所有语言归还的田野上,睡去。


6,与芦苇同死

 身体是纯粹。
 鲜灵的落日,我已备好鸟兽之食
 请在每一个最阴的角落,初生的山岗,呼唤我
 归还我真实。

 芦苇芦苇,与你一样
 我是微尘中飞散的白雪,我是无尽
 我要与宽厚的江水同死。
 原谅我,无从带走母亲的悲痛,无从
 命令一阵清风。

 你是旷野安宁的形象,泥沼中的谦卑
 你是幽暗,腹中的小花,你是
 静默深处。



7,倒退的灵柩

 你带我到圆顶的天台讲故事
 黄昏时刺破的气球
 拧出的血液献给对面山林
 山林里失色的河流

 请用干净的双手折断我的睫毛
 请把谎言刻在墓碑上
 当我穿戴整洁就带我回故乡
 我的母亲会给你美丽的红山果
 父亲会烧掉十字屋顶前的荒草
 和我小时候的花衣裳

 你带我到圆顶的天台讲故事
 所有窗户都是倒退的灵柩。



8,山脚下

 贫穷的女孩
 山脚下,有你埋葬的死鸟。
 除夕的鞭炮,带着骨灰的香
 带着果实的温暖,炸响许多个谎。
 湖边,堆砌光洁的石子
 腊梅伸进,刚刚空出的病房。
 脱下黑色的旧棉袄
 妈妈说明年,要种下满院的海棠。



9,枣核儿

 惊愕的丝带
 麒麟血   
 红绳系的照妖镜
 走廊一直晃      

 日出填进
 满街摔碎的青果
 缝补后的丢失物
 冒着热气

 经过家乡松林
 妈妈的手
 我躺过的,死人洞。


2013—2017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