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张炳成
加入时间:2017-11-0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张炳成,男,1958年12月生于河南省焦作市。1975年8月知青下乡于河南省温县。曾经教师现在机关工作。焦作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华当代文学学会会员,焦作市诗词学会会员。主要作品有诗文集《春风爱上秋雨》《玫瑰刺疼茉莉》《深夜静悄悄》《公开的秘密》《柴油灯下乡思录》《校园校园我爱你》《炳成诗歌精选》《无花果》等。

雄鹰四重奏

雄鹰四重奏
张炳成
鹰·之一
蓓蕾如玉,破壳而出,
花蕊似的生命诞生于磐石夹缝。
仿佛一座山也被挤……开,
孕育千年,岩石一样刚强的秉性,
羽毛更换,佐证母爱的深情。
世界由岩隙飞向苍穹,
尽收眼底,大地万紫千红,
神秘的宇宙,奥妙的自然,
介于两者之间脾气反常的风,
连接神秘与奥妙时大时小的雨,
雷鸣为什么总是震响于头顶,
并且那火绳怎么会奔窜在雨中?
但仍然要翱翔、俯冲、猎取,
野兔的豁唇嘲弄过它的年龄,
外来强悍的同类,占据过它的栖所,
狂暴的穷风刮去过它的识别能力,
它曾在母爱的视野下长期失踪……

而那喙爪却在频频搏斗中磨利,
经验开阔了视野,教训擦亮了眼睛。
雷鸣风暴教给它昂首高歌,
羽翅也在翻飞中日渐强硬。
飞翔吧,
自然的精华,翻版的人性。

鹰·之二
不再猎杀无辜的生灵,
不需要非自然的狂风暴雨,
(那在风前雨后做作的造型,
究竟于生存有什么意义,
这大千世界何其不有,
为什么总急于表现自己?)
把野性留给太善良的物类,
让平等也在大地上生绿。
盘旋,盘旋,盘旋,
轻轻落下来,在
低矮的山丘、河畔或林地,
于是它能够清心寡欲,
享受这脚踏实地的乐趣。
高天固然心旷神怡,
可宇宙展现出太多的神秘,
或者是硕大无朋的空虚,
总之万不如渺小的大地。

权且疑云自问之时稍事修养,
或者于入定之中换副心肠,
但不要更换眼睛和翅膀
——待到振翮扶摇直上,
那意义,多半会超脱人的想象。

鹰·之三
忧郁将犀利渐渐磨损,
视线模糊,一片昏沉。
飞翔,黑云压城,无边无际;
旋落,上下围堵,左右沉闷。
因而为生死两难犹豫不决,
因而在死寂之中虚耗光阴。
此时那副利爪有名无实,
锈蚀了当初搏斗的锋刃,
徒劳地在空中连抓数下,
只有回忆安慰当年的雄心,
无奈何眼睁睁狐溜兔蹦——
目睹不能惩罚是多么残忍!
悲愤屈辱交织一起,
郁积胆边怒火隐隐,
索性闭上眼睛夹起翅膀,
与重压下的死气同归于尽!
然而意外摆脱了命运死神——
志残心废远不如为正义殉身。

鹰·之四
历尽千般苦万重难,
终于怀抱又一个春天,
对自然对社会对人生,
无论曲直,总倾向自然而然,
因而它训谕试飞的幼鹰,
每每不离适应环境的变幻:
在草原怎样搜寻捕猎狡兔,
如何智斗森林狐狸的刁钻;
追袭豺狼最好迂回山脊山坳,
谨慎提防腹背偷袭的子弹。
而自己默记冤屈的历史,
把青云的日子深埋心田,
或与百鸟为友百花为伴,
或激昂慷慨,历数当年。
总之它从此豁达乐观,
示意强食的野兽别太凶残,
竭尽全力守护善良的物类,
平衡自然生态,运筹山巅,

利爪根除愚腐的戒律,
锐眼识破愚弄和欺骗。
幼鹰已从谫陋日趋丰满,
依然鹰的秉性鹰的情感,
捍卫着眼底神圣的土地,
真理和正义不再被摧残。
自强自立,自我扬弃,
喙以智慧,爪以精尖;
深悟制胜全球之道,
洞晓两界争雄何以口蜜腹剑——
既然生存竞争于当今世界,
就该把鹰的种族在宇宙布满!

赞赏记录: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