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选‖周素素:一株洁净的植物

作者:周素素   2017年11月05日 19:54  中国诗歌网    94    收藏

周素素丁酉年·原创诗歌选摘50首

◎种子


在别人的土地里

我一丝不苟的播下种子

在十一月的第一个周末

我把自己也重新耕种了一遍

我们是大地怀抱的种子吗

我们受到了神的眷顾吗

我们是否会一起发芽

从此,头顶的

不再是伤悲

而是清晨映着阳光的露水

丁酉.11.04


◎选择


一刀下去

这些藤藤蔓蔓便在我手中

断送了性命

我不愿伤害任何事物

但我更愿这块好土地上长满青葱的蔬菜

冬季将近,我渴求且

更爱那些与我有益的东西

有所爱便有所伤

丁酉/10.23


◎冰枕


一泓清凉从后脑侵袭。

我睡在冰上吗?

我睡在火中吗?

还是睡在通往奈何桥河水的一朵

忘忧花的幻境里?

嘘!不是的。

听它们温柔的洽谈着,“你进我退”

水火相容。

看似相悖的事物在相互拯救!

这世上千千万万个“你和我”

都是生死相依的。

离开了谁,谁也

活不长久。

丁酉/10.18


◎一株洁净的植物


我从远方归来,把疲惫

抖落在远方。

力踮起脚尖,拍打掉浑身

的尘土。

我裸着脚踏回这片

恬静的土地,

只愿后半世浅浅的呼吸,

犹如秋雨后,一株

洁净的植物。

丁酉/10.9


◎家园


从各个角落出发、擦肩。

气味各异,互不相融。

鹿群已经疲惫。

有的撞向栅栏,有的

跌入陷阱。

有的被新事物迷惑

短暂停留。

大部分已开始思念家园;

从哪个角落里来,回到

哪个角落里去。

丁酉/10.5


◎自由


一起去流浪吧

流浪,像风一样。

像风一样自由

自由的灵魂没有悲苦。

没有悲苦,如风一样

自由。莫问来路

不思归途。

丁酉/10.2


◎草原


我们不断离开

离开

奔跑的鹿。

何处是草原,谁在驱逐?

在逃离什么,去寻找什么

似迷茫的鹿?

丁酉/10.1


◎往生


参加一位老人的葬礼。

双手合十。

“往生吧,希望您去往极乐

带着此世的爱和喜悦”。

三炷香青烟袅袅,烟星儿

闪烁着准确的烫到手背上。

作古者愉快的阅读了

叩拜者的虔诚吗?

管弦沉寂,鸟声歌唱。

活着的人,被秋雨

透。

丁酉/9.23



是晚风撩起发梢

是落叶熨贴额头

是两只虫在空中对舞

是你的目光烫到了我的

如蓦然惊飞的夜鸟

是这些美好的事物

明日都形同陌路

丁酉/9.20


◎我偏执于我的不能忘却


翻过秋天的脊梁,

去找一找,走散在

光阴里的人吧。

我偏执于我的

不能忘却,如千万朵

萤火悬浮夜空。

这与沉睡者

有什么关系?

丁酉/9.19


◎黎明之前


我该离开了吗?

我是否将一无所有

我去往哪里?

另一间禁锢的小屋?

它会再次将我放逐吗?

前方的路已隐约呈现,

这么多脚步声

为何还徘徊在地狱之门?

丁酉/9.18


◎虫声


他确信他病了

长时间闭门不出萎靡不振

甚至蹲一整天

观看一只母螳螂如何吃掉公螳螂

这撕咬的过程让他反胃

——

颤抖不已

虫声越来越少了

当月光浮过脸上时他猛的

站起来

推开一堵墙

丁酉/9.16


◎生命充满香气


一只、两只、无数只

它们在暗处歌唱

山岚中千家灯火与之无关

它们趴在泥土和

植物的根部,把整片稻田的

的香气都了喊出来,把秋天

喊饱满、喊金黄

它们喝着露水

专注于唱歌

唱着欢愉,也唱着

衰亡

丁酉/09.15


◎火焰


凌晨一点,几声惊雷之后

母亲打来电话

“坡上死了一人,坡下死了一人

她这会一人躺在床上

有些害怕

这雷声把雨炸出来,把生命都

浇灭了

我没有告诉她,我此时正

经受高烧四十度的涅槃

生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烤的正旺

不是几场秋雨能够盖过去的

丁酉/9.10


◎秋袭


她没有抵御的外套

被冷风侵袭

她笼罩着夜色

背靠,灰暗的墙

门,被风来回开合着

……

她不言不语

面容枯槁

往那儿一坐

就是一种悲

丁酉/08.30


◎月月儿红


它开着开着,就不开了

枝叶枯萎,根茎变黑

“这本是一株好看的月月儿红

鬼知道它经历了什么

他连篼将它拔起

扔掉了

丁酉/8.28


◎秋蝉


什么是伤悲?

就如这满世界的蝉

都在没日没夜的、此起彼伏的

哭喊

……

丁酉/08.26


◎回不去的故乡


它不再是童话与

乐土

它的井逐渐枯涸,是

淌干了泪的眼

它的山遍布荆棘

如扎在,心尖的针

因此,你只能继续流浪

故乡,草

已深

丁酉/ 08.24


光明


如果我走失了

请不要在黑暗里寻找

(假若有人寻找)

我一定和其它

内心丰盈的生物一样

朝着

光明

丁酉/8.22


◎旅行


踏过千万条河流,我从

他们中间穿过,回到了

原点。

千万条河流从我的身躯

穿过,回到了

原点。

我们踏着各自的影子

相互作别,回到了

原点。

我们每行一步,都踩着

他人的脚印

告别。

丁酉/8.17



在你浩瀚里,我漂泊于无知。

在庞大面前,我总是

胆怯的、懦弱的

极有可能被你倾覆。

我深谙我所做的一切

都将是无功而返,

但依然义无反顾探入你的深邃。

请原谅这片刻的迷失。

丁酉/8.13


守恒定律


我并没有,突然转身或

消逝。

我只是,换做一种轻盈的姿态

俯瞰这美好的人间。

再顺着千万条天梯

滑落到初秋,清凉的

梦里

丁酉/8.9


◎网


她开始拆除破乱的网,

扯断挂伤她的钩子。

补了三年,该漏的已

全部漏光。

她应该把它

        扔到河岸去。

让从未开口的命运,

随河流呐喊。

丁酉/8.4


子夜


此时,万物是可以自由奔走的

没有裸露的丑陋,没有

捆绑的枷锁

括噪远离,躯壳

在风里变轻

一只猫跃过屋脊

一颗星子跳进水里

两瓣月光分离又相融

一扇窗子合上了另一扇窗子

……

丁酉/8.04


◎你们去哪儿


云从空中飘过

风从屋顶刮过

叶子从枝头掠过

一只黑色的小蚂蚁

呆在树的阴影里

不知上哪去

丁酉/07.30


◎退场


她们一边开花,一边枯萎

空气不再灼热。

温度褪下了,就

是时候回去了。

该退场的默然退场。

在枯枝横生,萧瑟来临

之前。

没了欲望的黑夜

最洁净。

丁酉/08.01


◎渔


它们不断上钩,在回水湾里

湍急后的平流依然遍布危险与诱惑

它们以为游出了困境,它们闻到了香气

它们被锋利的鱼钩狠狠拉起

它们的腮被扯破了

他小心翼翼的取下鱼钩,他只是个善良的渔者

他觉得自己本是尾鱼,他已经八十岁

他患有老年痴呆,他以垂钓

来满足内心的失去

它们被重新放回水域

有的死了

有的获取新生

有的,在下一处

又被钓起

丁酉/7.18


◎空洞


许多植物幽幽的发着光

许多发着光的事物

给予我们安慰

我们小小的心一次次

被轻轻的触摸

敏感而稚嫩

任凭身边的你

来了去

去了来

我们空洞到没有伤害

丁酉.6/13


◎锋芒


孩子,收起锋芒

稻谷即将收割

我们的田野将再度空空

孩子,阳光下你赤脚奔跑

你的剑指向虚无

天空给予最大的宽容

孩子,芒种已过

穗子垂下眼睑

它们是上帝最安静的孩子

丁酉/6.8


◎宿命


明天,我将归去

这些爱着的美好事物

都不带走

它们会在各自的位置继续散发

迷人的幽微

迎接,天地蜉蝣

众生往来

/丁酉.05.27


◎小满未满


我担心的是,一株纯白的茉莉

还没有绽放暗香

小路旁,孤清独立的女子

大雨疯狂的撕扯了半夜

每一片叶子

滚着泪水,挂着伤

丁酉/05.22


◎等一个人


远远的望着他,佝偻着背

给院儿里火红的月季浇水

又走进屋,提出一把刀专心的磨起来

然后喝茶,劈竹条、编簸箕

到菜园里分苗,除草、施肥

一切井然有序

像挂在篱笆上的青葫芦

……

傍晚,他照常打开电视机,调至

看了七十年的戏剧频道

再倒上一盅酒,端出几样菜

摆了两个碗,“来,发满

喝一口

他似乎并不知晓

对面的座位

已空多年

丁酉/05.20


◎老木匠


敲敲打打,木头发出沉闷的回应

他敲一下,它答一声

再敲一下,又答一声

合作多年的老伙计,这辈子

他们默契的完成

上千张桌子,上万把椅子

和不计其数的木匣子

傍晚,他望着下沉的夕阳

琢磨着是时间给自己备一个了

犹豫半晌,一锤子晃下去

“啪”!居然

锤到了自己骨头上

丁酉/5.16


◎村子


不忍回望的荒芜

我埋首在荒芜里兜兜转转

在破乱的篱笆和一堆堆废墟里

辨认,这是王大爷的屋

这是张二婶的屋

这是早夭的玲儿姐的屋

……

我只敢白天在村子里胡乱走动

晚上,怕一抬脚

就撞上他们

丁酉/05.14


◎刻碑人


时间是一把凿子

痛苦是利刃

一块顽固的石头

被敲打的支离破碎

生活是破碎。缺席者

是漠然的

刻碑人

/丁酉.4.26


◎等待是一道闪电


不要试图表达

锈迹斑斑的皮囊,早已失语

夜色降临

我们仓惶远去

在存在里消失

在消失中消失

等待是一道闪电,无迹可寻

/丁酉.4.25


◎萤火


沿着一颗星子的轨迹

向黑暗走去

这里葬着千万座爱的坟茔

他们死于虚伪

麻木、固执与羞怯

俗世的寒凉已经沉睡

那么,牵着温暖远走吧

似两只小小的萤火

融入永夜

/丁酉.4.19


◎晚春


这么多的花都开过了

无数滴雨也从天空落了下来

葳蕤的叶子

遮蔽了所有的简陋

晚春祥和,天地安宁

我无声的忧伤,是还没有来得及

绽放

/丁酉 4.14


◎让我蒙上你的双眼


所有的手,都伸向你

有的朝向生,有的朝向死

有的把你从黑屋里拽出来

有的推进去

有的把你拉向母亲

有的,拉向爱人

你很想跟他们走,可你的脚迈不开

……

来,让我蒙上你的双眼

如同规避了

这四分五裂的人生

/丁酉.4.10


◎棉袄


越来越急促的春天,她时常

一连几天沉默无语,她坐在墙根下

偶尔抬头,念一声

女儿的乳名

女儿在夏季和冬季

必定回家探望两次,春季和秋季

她便把红红的小棉袄拿出来

晒晒太阳

拍拍灰

/丁酉 4.10


◎煤炭工


所有的路,都是跪着走过的

今夜,我站着

把它们走了一遍

脚印儿揣在怀里,满满荡荡

这弯弯曲曲的黑白空间

我细细抚摸

生怕一不小心,就在春天

走丢了

/丁酉 3.18


◎孤独撑开了所有黑暗的花房


一切寂静,我们如何苏醒?

谁来掰开坚硬的壳儿

划破肌肤,躺出春天的乳汁?

谁在汩汩吮吸

无数双眼睛从土里冒出来

从水里冒出来

从草木之躯里,冒出来

孤独撑开了所有黑暗的花房

用向生的力

和拼死的力

/丁酉.03.16


◎惊雷


该冒出来了

应是漫山遍野的绿

各自都响起了惊雷

如爱在风中吹拂

猫儿在春天撒欢

它们扑过来

世界就开花了

/丁酉.03.08


◎回来


许多跑出去的事物

最终,又都跑了回来

比如种子

比如皮囊

母亲厚爱

在一个暖风习习的傍晚

她把它们一一亲吻

抱回摇篮

/丁酉.02.15


◎很抱歉,我紧闭门扉


很抱歉,我紧闭门扉。

我一直尝试拒绝

把饥饿、寒冷、病痛和伤害

关在门外。

如果你是春,是暖

请把手,从门缝

伸过来

/丁酉.02.14


◎发芽


春天,是一个拥挤的季节

很多植物,在我们四周

又开始喧闹起来

它们恋爱、发芽、开花

人类行走其中,显得零零散散

四季更迭,有的跑到了山上

有的跑回了地下

春天到了,他们

在哪儿发芽?

/丁酉.02.10


◎黑白之间


你在白色的世界里

有一张白色的脸

你在黑色的世界里

有一双黑色的翅膀

你在白色与黑色之间

反反复复来回

你在在与不在的世界

隐身破碎

/丁酉.01.27


◎田园


今日,阳光和熙

你选了一些坚实的种子埋进

清瘦的田园

黑暗的力,会教她们

如何生根,如何冲破禁锢

寻找光和生趣

她们记得爱的温度,急急的向上探头

当你眼神的春风吹拂

她们便把无数盏绿色的小灯

举过头顶

/丁酉.01.15


◎短


沿着一束光,向你走去

呼吸越走越短

如果实坠落深秋

黄昏吸入黑夜

日子沦陷日子

它们,在我们之间

来回奔跑

越跑越

/丁酉.01.14


◎隐形之战


当它们张开巨大的翅膀

我必须毁灭它们

它们如云翳一般

萦绕在我孤立的小屋之上

它们夜夜袭击

让我在黑暗里千疮百孔

反复死去

它们又衔出玫瑰的妖娆

此刻

我是一枚钉子

把它们

钉死在墙中

/丁酉.01.11



作者简介:周素素,笔名若舞,1987年生,系湖北省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湖北频道诗歌编辑,宜昌市作协会员,远安县雎风诗社社长.

热衷诗歌、散文创作,作品多刊发于《长江丛刊》、《长江诗歌》、《诗苑》、《汉诗》、《诗词世界》、《扬子江诗刊》、《零度诗刊》、《中国诗歌学会微刊》、《当代汉诗》、《骚坛》、《屈原文学》、《沮漳文学》、《垄上诗荟》.《西部文学》、《诗歌阅读》、《三峡晚报》、《三峡日报》、《散文宜昌》等报刊杂志.


图片2

诗人周素素

丁酉年·近照


责任编辑:王青己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