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孙月恒
加入时间:2017-11-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孙月恒,河北诗人,现就职某铁路设计院书记、副院长,高级工程师,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理事,河北作协会员,八十年代中期开始陆续在《诗刊》、《诗神》、《绿风》等报刊发表组诗、长诗、散文、报告文学等各类题材文学作品,2014年9月结集出版诗集《露珠里的月亮》(1986-2012年作品),2016年9月出版诗集《窗外》(2012-2014年作品),2017年9月,出版长篇小说《等着你 》。

青春之吻(千行长诗)

青春之吻(千  行 长 诗 )
                
醒来的窗口翔动着黄金白银
谁把或浓或淡的炊烟纺成缕缕的生活
其实,我在梦里早已嗅到季节的初香
而去年的雪已被阳光埋在路上

黎明扑下身来
捡回丢失在黑夜里的道路
甜甜的歌声尽情地与春天对话
我站在岁月的中心
聆听飘动的沧海桑田

离开昨夜,红灯绿灯褪去光泽
慢慢醒活的昆虫
爬向自己设好的洞口
而我的心象沉在海底的贝
把泪合住
月亮带着未曾吐露的情思
默然地倒向暗中

朝你飞翔,朝你
静悄悄的门扉
扑进万顷波涛
我看见光芒在远处分娩
青春和爱情遭受了鲜彻的欢乐和苦痛
寂寞的群山砌筑了黎明的入口

一路梦寐的鲜花啊
举着美,举着雨声和彩虹
照亮了寓言的小屋
黎明的风摇响片片绿叶
这春天的旗帜
一寸寸撕咬着我的肺腑

一批批翅膀汇集在闪电的队列
这比梦更高贵的天使
春天不可低估的部分
尽享自由与永恒                                                            

路接纳了你
并且远离了寒风的泣诉
曾经的不幸已蜿展如百花园的藤萝
弯曲着把花心递向阳光

露珠们抬起头来
梳理着早晨真实的亮度
她们怀抱心中的朝阳
纵身跳入春天扎根的地方

敞给心看,苔藓的绿墙还在
是谁把开花的权力让给了春天
放弃了阔叶林的欢舞
只把细小的种子埋下
雨水流过草原
马蹄响过古道
一抹起起落落的春尘弹奏着幽蓝的烟霞

雾躺在城市的床上
头枕着满目繁华的桥头街堡
堵塞在喉咙里的春潮
已说不出她烟雨中踱步的故乡
和岸边醉意融融的桃花

而谁吐出一口江南雨水和煦风
斜了垂柳,惊动涟漪
谁把指肚轻轻一拧
树荫里就探出笛声最绿的少年
白云擦亮山坡
钟声是一个比早晨更深刻的词

时间回来了,落在我头上
而烟缕颤抖着流向天外
已灭的星辰要去哪儿
那登上竿头的双眼
是否注视着我暗淡的诗行

谁还关闭着心灵之血
酥手慰在河畔
我不醒来春天会一万遍醒来
我试过迎春花的力量
试过她的微笑和忧伤

凯旋之门啊
如果执意的河流是挂在云朵上的钥匙
打开了锈迹斑斑的春光
那么我滴在荆棘上的血是花朵的源泉
沐浴在玫瑰的心脏

黑夜是一株桑树
南风是叶子,是桑葚
城市和村庄是守紧秘密的蚕茧
每个人吐出的丝都在路上闪亮
我喜欢风
风落在脸上岁月就会开花

你来的时候
陈年的蛛网开始发芽
否则它怎么会在春光里呆下去呢
而翅膀这无法放弃的音符
在晨钟和睡眠里回响

经常听听血管里的血
这些红色的星星流
在暗中荡漾古老的宇宙
那些以生命为伍的长征
照耀着每一个春天的细胞和粒子

我必须打开一切迎接你
你的纯洁,你的万紫千红
我必须乘着快之快马追赶你
可是我迷路了
因为每一方水土都留下了你的气息

这一年的春风吹进窗口吹过头颅
笑容是最好的护肤霜
用手一捏就有嫩嫩的泉水流自长风
你为爱而痛苦
你为爱而幸福
谁能给这共呼吸的连体婴儿做分离术

趁着年轻让我在这小小宇宙里完成爱情
然后让一切烦恼象宙宇一样粉碎
只留下美丽的眼睛
网住你我通体的目光
然后我们一起在流星上燃烧
并在宇宙握住热泪永生流浪

淅沥沥的三月雨
天黑之前你要返回哪一座花园
我铺在纸上的小路已到了尽头
你只好驻足等在咫尺
听一支二胡曲在雨中
辗转反侧

我站在阴影里看太阳为春天引路
它拿着万能钥匙
打开岩石和花朵
我站在岩石和花朵里
看喷泉流向出山口
而长队的的士铺在路上
欢呼的人群铺在广场
是一种什么样的冷寞

街心花园被巨大的蝴蝶吮吸
她身上流动的花粉扑向四面八方
安静的灰尘和弯道注视着暖流的速度
红火火的烟霞浮雕早晨的天空
我发现醒来的城市是一艘战舰
人们个个是忙碌的水兵

上课铃声把细小的溪流唤回海洋
而岸与岸距离很近
我能听到春风传递的过程
但八、九点钟的春天还是一双冷冷的小手
她们必须从摇篮里伸出来
晒晒外面的太阳

谁不愿和春天在一起
剥蚀的玉栏桥瘦成离影
而它却让春天流向夜月
流向花落花开的小街
那些不肯回家的竹笛
曲曲吹疼荒野的磷火
使我在无路可走的春夜
发现了骨头比眼睛还亮

如果让我选择
我就选择你
尽管满脸纹皱适合勾划坎坷
但更适合勾划内心的欢乐
即使错过
我也不改变对你的选择
因为我选择了时间的花朵
就必然要选择春天所具备的一切
星光啊,你何必要看见我
含着怎样的泪水赞美春天呢

要打开你的睡眠
就要打开你的震铃
这需要定住一个刻度
并且还要让时光旋转
在我歌唱之后,散步之后
在我看清黑夜之后
可今晚我不是太阳星星或月亮
我是一杯壮行的酒
骄傲地洒在春天的唇角

你肯定知道
高天的流云多么想伸展出天国的枝叶
在家乡天空游动成一座座童年的树林
以及树林深处的水声统领的春天的歌唱

时间就是金钱,我疑惑地
掂了掂手中的春天

掂了掂
躺在黑夜怀里的月光
就如同躺在幸福的阳光里
她与土地相爱
只有星星知道她在变成芬芳
她对故乡的思念开成花了
而我一次次将手伸向空中
不仅没有抓住风的领口
就连春天也从我手心水一样流空
我望着窗外的风筝,天色已晚
孩子!回家去吧
这些浮在空中的小贝壳
谁是你们的妈妈?

我跟随而来只因为你
一首美丽得再也不能重复的诗
你的眼睛告诉我说
你爱我,你注定要爱上我

如果一朵玫瑰代表全部爱情
那么请落给我一瓣
好让我空白的日记里
留下一滴难忘的春色

我在安静地等你,在夜的窗口里
如果有轻风敲响寂寞玻璃
轻风里的那只手
肯定是你抑制不住的心跳

请不要远离这样一个人
为了爱你
宁把自己变作一片红红的落叶
变作春雨一滴
也要在春天的角落里深情地等你

等,是一团不熄的火焰
有许多美丽的事情无法逃亡
看着那双眼睛吧
她是美丽的陷井吗

假如春天是一次开始
假如春天是一次结束
假如春天是一次重复
假如春天不是过程

你曾说过举起手我们是朋友
可当我手牵住你的时候
才发现,桃花纷飞如渡
岸边的女子只有你还没远走
你曾问我什么听见了正在夜里一步步靠近
我说是一座海
后面
紧跟着一座海

你让我流泪
可是我不能让春天流泪
当春华匆匆而过
甚至你我还未曾相握
你迎面走来,我想
如果这是一次握别
我会迎上去让心和心贴在一起
永远的忘记别离

躲是躲不了了
春天,是多么好的机遇
你看,你流泪了
流得那样不由自主
为你擦去
为你擦去
而我的泪是无影的手帕
是一盆阳光浸过的泉水

对于财富,我很穷
但我可以支付给你爱
如果连一点点爱都没有了
春天啊,我将是彻底贫穷的人,可怜的人啊
我想起海
春天是海
海有时是浪花
有时是石头
是四面八方的风口
东风、西风、南北风
它们把云彩抓走了
而大海一动不动
向前是岸
向后还是岸
因此它常举起手
把一切苦难按入自己的胸膛
化成盐

浪自风起
旋即又被大海抚平
而千帆落处
必然升起大潮的回声
海啊,虽远在他乡
却永远居住在我的螺号

而今的春风吹过来家乡的一面山坡
使我听到新鲜的草香
嗅出小溪亲切的水声
还有那好蓝好蓝的夕烟
而我的流浪为什么落叶一样永恒

春天在任何地方都能登陆
在波涛上,在泪滴上
在雪山,在冰河
在天空,在随意的羽毛上
象我窗上的贴花被黎明照亮
春风荡漾,这藏在空气中微笑的脸庞
大地啊,此刻我为你打开全部的芳香

吹开野草和旧日的贝壳
到处是大地闪烁眼睛
一条条垂柳从天空绿到河湾的涟漪
一座座庄园绿宝石一样滚过原野
而大地让我的一张纸长上翅膀
让一张纸上的文字及诗句接近天空的红宝石
照耀心灵里最贫穷的角落
照耀那枯萎的喷泉和浪花
使那些犹豫的波纹
荡漾或睡眠在宽阔的海上

春天的血液
水在颤抖,在汇聚
你的核无处不在
你巨大的能量,是震摄,是冲击波
是抵达彼岸的热望

抚摸着春天的律动
没有更好的方式给你爱情
那么就让我化成一天烟云
洒落在辽阔的草原和盆地

一座山瞬间塑成永恒的冰
永远的绿就象民歌里的必须的词汇
四面八方的路向我扑来
而深入你的路只有一条

锁链长出羽毛
泪水长出利爪
春天几乎打动了一切——
你飞我也飞
你唱我也唱
好用真实的歌声填满这短暂而空虚一生啊

但是春天的魂
神又奈何
我是你的居民
是一只小船在思想里远海
我们向春天靠近
春天才会向我们靠近

小草以及小草延伸的渴望
是春天的颜色
我喜欢在春天歌唱
我喜欢在冬天听到回声
如果有谁断了我的一根细水
那么,我的河流将是一条坏死的血管
我会窒息在路上

那么我必须在这个时刻
抓住叶尖上那滴生命的露珠
舞蹈,散步,歌颂,瞑想
天上的玫瑰是不可企及的星辰
而手中的露珠给我送来了伟大的光

春天这好时光啊
给予了爱情和生命

我将继续爱你
无论天堂破灭为废墟
还是地狱逃亡至花园
因为你赐予我玫瑰的奖章

与春天同行的云彩
使我触摸到相同的脉
你们找啊找啊
要找到一个会开花的地方
扎下会说话的根

孤独的海啊你要吞噬自己吗
看你怀中欢乐的花束
欢呼着春日的船队
这巨大的广场已无法容纳自己的呼吸
当我融入春日的潮声
那螺号早已站在潮头之上
用它思想的翅膀与海鸥比翼
波涛扑下来
礁岩象波涛一样把自己打开
而谁又能象你这样
以无数的碎片组合自己
又以自己的胸膛接纳了更多的碎片

一旦那泪水失去了热量
春天将变成一块冰
于是,我知道了火焰为什么
要把自己燃成灰烬

阳光的手指
弹奏着醒来的水纹
季节的水鸟在临水的草地编织家园
一首安静的晨曲缓缓流向大地

我要感谢浪花和波涛
他们敢于站起来与狂风较量搏斗
这柔软的海才没有被大风吹走
而那只船已漂泊何方

好象什么都未曾发生
礁石依旧稳如泰山
大海激情不减
把一切都退到心里
只为再一次向你扑来啊

只有大海才不怕千万次的失败
一滴水才磨炼成大海的魂
我的爱情写在春天的花瓣上
并且你会看到上面的泪水
闪动在春天的前沿——
你必经的路上的黑暗

就这样一片片为你打开
让掌声一次次淹没爱神的花园
黎明得以自焚
黑夜再生为太阳和丝线

花朵, 这果实的故乡
即将成为我怀中的珊瑚
在深深的海底长出了千万根思念
等待着涉水的月光把潮声取走

漂上来,是早晨的桃花
三月的城市,谁萧萧墙内
正在出卖自己短暂的芳香
而飞跑过来的是一片片长了翅膀的泥土

花开花落
春天的秩序
花落花开
春天的秘密
当你省略了开始
省略了未知和结局
那么就在此刻允许你我
以爱的方式尽情地呼吸

在这无边的国度
谁能说清自己该忘记什么
为了森林
我可以对不起我的那枝绿叶
为了花园
我可以对不起我的那枝含羞草
对着那缕炊烟
对着那座城市
那片国度
我不敢说出:对不起你

爱情是一种伤痛
不信就用它的幸福试试
春夜的树下
从树根沿着树身一直寻到
还未曾发芽的树冠
再上是几颗孤独的恒星
我不忍再凝望这片夜空
怕她们流下的泪水
再一次沉重地击伤美好的愿望
而当我返回,才发现
生命只是一段回家的路程
是告诉别人的一场梦

春风,春雨
从花瓣的盖头下
借来酒和蜜
只是你我都是远行的人
月光的驿站形同虚拟

你肯定把礼物暗嵌于语言之中
然后两手空空进入我的房子
如月光,它什么都无需携带
它把自己带入黑暗就行了

隐隐约约
满树的蝴蝶吮吸着什么
我看见你的眼睛含于树林
旁边的路上响过轻轻的马蹄
是树林的心还是你的心
借着风中的新枝拟或一千双手
在春潮里捞来捞去
而整座树林清晰如春天的边界
如一条河切向天边

你被渴望救活
而我被渴望淹没
不死的绿血
太阳照亮小草
小草照亮春色
没有太多的奢望
一寸寸绿了坎坷绿山河

而春天的火焰啊
你令爱情不停地燃烧
并且那么灿烂令我无法收回诺言
我取得了你的温暖
但我无法靠近也无法扑灭
我们互相守望
彼此照亮并且传递着阵阵疼楚
你
我
昨日是河
今天为山

这里有爱
那么寻找爱的人为什么失踪
春天跳上我的马背
当它啃过花园之后
就裸露出坟墓

而那座无树无草的荒山
最适宜月光流泻
那碎石般的月光使得爱情脆弱
流到山坳里就暗作一团
模糊的背影
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听不见
只有孤独的回声击打着
今夜的寂寞

一只布谷鸟消失在时光里
但我并不怀疑那年的春风
是一个国家的时代
南方的海奔跑起来
深沉激越豪迈

南风吹过来
思想的种子,迫不及待展开
给习惯于播种的土地
预言了未来

春天,挑战和机遇同在
关键是要抓住春天的本质
抓住河流与山脉
抓住广阔田野里汗水浣洗的目光

敢于承认自己
春天才值得信赖
相信,春天必须归来
而我们必须控制住制高点
这座精神的高原

布谷鸟不会天天飞来
只有手掌才能开辟思想的春天
而守住阵地,必须用青春
用一生的光,热……

世界将继续存在
而你我都将缓缓消失
不会象春天一样有再生之力
活一次不容易
爱一次更不容易
懂得了时间的人
每天都是多么幸福啊

转世的是我们的孩子
他们好象到过这里
怀着与我们同样的陌生
在宇宙里航行
这并不奇怪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熟知了
同样的语言和情感

他们捡起落叶
是我们曾经的春天和秋天
他们心中的歌唱
同样是我们心中所唱和所爱
他们手中的玩具
却不是我们的玩具和银两


他们有比我们多得多的梦
但他们并不担心自己的梦会坍塌
他们不懂违心地说自己错了
大海平静是对的
大海起一些波浪怎么会错呢

春天,让我看着你的眼醒来
而每一次我都误以为那是我自己的眼
春天至真至美
但一定有谁忍受了太多的伤害

望着茫茫宇宙低下头
当瞬间读见你的背影
泪水感悟了思想的内核
宇宙尽管有许多的中心
但你是我生命无法撤掉的支点

当整座春风之海尽情地荡漾
我再一次返入花开
在你小小的心脏和贝壳里
献上传世的花粉和珍珠
在到达彼岸之前
我要用生命完成种子的过程
而现在我在船上,在风中浪中
在你所能想象或未及的境界中
为你活着

活着,活着
在你笑容和掌声的房间里
我用我的诗酿造着只有你
才能品得出快乐和抒情的花粉
而你是蜜是飞舞的彩蝶
而我如一只蚂蚁在路上闪着期待的黑光
而你是水,是我欲渴又止的梅
是我内心凯旋的岸上渔火

奢望一个美妙的早晨
让我拥有充分的阳光梳理你的长发
让那闪耀着青春之爱的光芒
注入你缓缓滑下的坡上
然后在你的怀里安静地毁灭
而谁又能知道我所抓住的一切想
在现实中充满了不可回避的缺陷
躲开是不可能的
表白却又太直率
我是怕伤害了一只航进中的鸽子
我措手不及地放弃这种旅行
而她依旧朝着自己的家园飞去
玫瑰啊,爱上你这么容易
火焰长上翅膀这么容易
可是从云彩的胸腔里
我们所听到的那一声
我们所抓住的那一滴
竟是高处的苦难啊
可是它们在一场雨后忘掉了自己

如果在这样的相遇中错过了
十年怎么样,五十年一百年又怎样
那颗恒星没有动摇过
流星也没有动摇过自己的初衷
我要努力照亮,燃烧
以我全部的光热和行程

月亮的双眼在春风中航行
谁的珍珠坠入这天堂的宫殿
不可腐朽的丝织着回旋的网
日月和雨水去了何方

如果以太阳为中心
那么一个国度在海洋中航行
她洒下的光芒
足以使我安睡在桃花纷飞的河岸

谁的呼吸这样漫长
谁的生命又如此短暂
在岁月的缝隙之间
你我如看不见的微尘
跳着爱神的舞蹈

累倒了
在一条河流的两侧
何必要分彼岸,此岸
我们的手臂是河流上的船帆
一个人的命啊是春风中的流水
还是落叶中的村庄
水中的雨花石
在美丽的池中遥望

而浪花在跳跃
她从一个峰顶跳向另一个峰顶
从一个滴蓝融入一整片的蓝
她们没有手
但她们却又抓得如此牢固

我没有去过冬天的海
但我确信她不会是海的终点
它仍在继续赶路
象春天一样走着自己的路

大海啊总是这样
为了生存
不断地毁掉自己


那一夜你把我带离边缘
在赤诚的花里倾诉内心的芳香
大地、草原、天空、大海仿佛都藏在角落
自由的月光使得暗中的汁液通体透明
树啊!这自然之光的神
把你我安排在季节的荫里
你的呼吸就是我的呼吸

如果你还未改变的话
我将很难返回故地
我将与你一起在世间的冷暖里沉浮
如果春天不嫌弃
我愿做你永远的浪花
或者瞬间即灭的气泡

因为爱我才被迫返回
什么样的人才配有未来
什么样的人连今天都不配有
而你和春天可以在许多双手中继续伸展
或者返回

你本身就是一条河流
绕过一座座伊甸园
你真得找到了自己的家吗
你没有你归向大海
只不过又重新登临了流浪的起点

回想你消失的时日,有时
我误以为一股暖风是你扑来
而暖风中暗藏冷箭已躲闪不及
而谁又能为我疗伤
为我的血地编织花环

相遇的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只有你可能让我幸福地回忆
青春啊为什么
遇到你时是个谜
离开你时仍是个谜

走在春天的街上
那些忙碌的人群在忙什么
而当他们露出牙齿和舌头时我才发现
他们已不适宜与春天一起合唱

我感觉到孤独
我想与你握手并重温那月光之花
让失落的情怀返回你的港湾
让爱的权力升起风帆 

春天啊!如果没有负担
没有顾虑
请带上我一起上路吧
即便不会形影不离
也不能相差太远的距离
跟上你我知道
也就跟上了接连不断的希望和美丽

面对爱情的大厦
多么想邀你和我象石头一样一起靠近凝结
成为春天的支柱
使绚丽的彩虹不再坍塌
而你却变成一朵花了
一朵花不知道你还能否回头
望一望那含苞的来者

而曾经的话语
并未涉及真正的春天
我们只捡起各自的一片绿叶
或者花瓣
在心里暗自照了照希望的光点

风啊!和春天,和你
走在一起
然后是分手
在各自的房间里藏住情感的哭泣

春日还未离去
只因你我在其中旋转
以获得至纯哲理和改变
我们需要风不断地吹来
需要心不断地敞开和晾晒
否则,你我这方天空和土地终将腐烂

春光响过河岸
绿色的小草绿得我羞愧
因为我手中还未曾有一束鲜花照亮她们的头顶
望着荒芜的野漠,直直的炊烟
我会说
你是一朵永远的花该多好啊

或者做一只天鹅
她的目光洒在天鹅湖上
春天流着纯洁的泪水和血
融化了冰冷的岩石和苔藓
你握着风的手去了远方
而热爱你的人象花瓣一样
痴心地留在原地
这春野多么空旷
空旷得只有一颗心在悲伤地颤抖着点起篝火

而春天的双臂伸出严寒
发芽的雪啊
终于裸露了一生的苦命和品质
以及敢于凋零的勇气

因为爱,浓颜淡抹的梅
须以傲骨铺在路上
春的野火,夏的热流
秋的沉重,冬的死亡
不可逆转地沿着你奔跑
倒下,并埋在你路旁的深处

在你的眼睛里
遥远的天空有数不清的树在燃烧
在寻找着春天的水源
谁来收集这松散的火苗
一只燃烧的船将我们引向渡口

那条河流是我的房间
浪花拟或波涛是我的椅子
流动是我的灯笼
向前是永恒的门

这难以说出的爱感动着我内心的月光
我愿让她成长
成长为一条支流加入大河与海洋
我留住你的笑容作春天的种子
通往春天的路又深又远
我将抵达蝴蝶泉边
安静地吮吸并且睡眠着
在梦中等你

如果一块石头重回山中
一座岛屿重返陆地
那么你我的心啊
还有什么不能连在一起

就这样深深地爱你
直到最后一朵雪凋谢在记忆
直到阳光洗净我一生的尘埃
直到大风吹走了我的皱纹
直到你走来赶走了忧伤的光阴

我们没有在夜晚走过
可为什么又象走在夜晚
两个孤独的人啊
为什么要在甜蜜中履行若涩

请不要打碎春光里的花纹
徜若你乳色的瓷那么脆
我将用一整座温柔的湖水画你
直到你再也劲不住午夜的潮涨

落花和雨水请抬起头来
春天永远是宽阔的,袒荡的
她不会让你的美丽白白虚度
她不会让你的爱漂泊在门外

时间河流醒着,一直醒着走下去
她不会在是非上犹豫和徘徊
她一直朝着心中的春天走下去
跟上时间的人是快乐的人
超越时间的人才是真正的春天的魂

一切终将加入春天的队列
浪花集结在一起
沙砾集结在一起
叶片集结在一起
时代的春天浩浩荡荡
注满每一个崭新的早晨

我想在这个美好春天的月光下
寓言我的祖国的夏天和秋天
是多么幸福而吉祥

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
这片多灾多难的伊甸园
而今因为有了思想的春耕
有了可以实践的田野
春天的根须啊她怎么不会越扎越长
春天的禾苗怎么不会越沐风雨越茁壮

当你我无法逃避这种爱
为什么不相约在一起
让春天更加多姿多情
在自己的路上一日千里

可是我看到春天的另一面
一粒草籽说它要在苔藓里长成大树
苔藓默默无语
只把唯一的绿贴紧自己的土地

而做为一粒春天的种子
真正的风只能将你举在高处洗礼
然后在土地上为你找到根的位置
让你开花结果生儿育女
上天的鸿毛
比鹰还轻的鸿毛
而鹰可以肩负闪电、雷霆
你只有毁灭
因为你不具备生命的品质

可是在春天,那毁灭的爱情又因为什么呢
是因为爱错了位置
还是爱变了质

这是什么样的回音壁
你爱她
她会数倍地报答你

那么多的日子多么沉重
我将一一扔掉
只留下仅有的几个做种子
返回生活的春天
我看到一朵花与另一朵花的距离
我看到两朵花苞含于你的双眸
注视着春天流动的风

我知道你在背叛自己
你的沉默和笑声
是暗藏的激情和痛楚
不愿亲口说出

河流又深又远,等你的是岸
如果你不变,春天怎么会美得让心乱飞
让你的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可以握住自己的奔跑的魂

我将永远回忆这样的青春
当我用生命拧断了漆夜的筋骨
那流泻出来的不是泪水和火焰
而是一滴滴滚烫的翅膀
浇铸在天空和地平线上

我将永远记住这样的爱情
饥渴时她是乳汁
冷暗时她是阳光
坎坷时她是一程平路

你的眼睛透视了春夜
当自己离开了自己
心中的河流啊
荡漾的是幸福还是失落

当一年一度的风暴
从绿树上洒下
你我的胸前,韶华一路响动
我们抬起头,风向后

在这条路上并肩
在阳光的隧道往返
头顶的叶子绿了黄了
在试探季节懂不懂爱情

经年的水就这样流着
夜晚孤独的灯盏把手伸向窗外
打捞着属于它的爱情

转回身来
诗歌照亮午夜
我一无所有
仅把一只笔递给荒漠

永远 是多么美好的词汇
所有的对错都将消失
今夜的春风柔情似水
我只想拥你入怀

闭上你的耳朵
也阻挡不住
呼唤从心底出发
远处的春天是否已经谢幕

不,不会的
十年蓝一梦
蓝得哑口无言
如果你执意要向深夜走去
我将用我的心为你准备好明天

玫瑰,当凝神你清晨的眼睛
大地闪亮的血脉勇敢地深入绿树的骨骼
一条路静静地等在新草莹莹的坡上
阳光推动白云走向你的芳香

含情脉脉,雨水退出花园
一新的天空集合了伟大的蓝色
无论用什么投射都不会写下阴影
当我按住时光的快门
一湖春水正在烟波里微笑

象一块注满情感的石头
不知道怎样聆听你的深处
你还是开成一朵浪花
或者伸展成一条山路吧
起码有一种声音绿在渡口

你伸出的双手
还会在春夜月光下打捞什么
涛声依旧,请整理好你的渔火寒船
花在岸上,魂在浪中
路总在身后消失
大海之上才有不息的鸥鸣和小星星

春风中的叶片,无法闭住自己的唇
难道怕我拒绝你们
才不舍昼夜地吐出真心

不必了
当我听到绿叶打动绿叶
风轻轻掠过你的笑容
花已开在骄傲的位置
并要转身在林中消隐

痴情的月亮
望了你这么久
当那汪湖泊按捺不住
天就到了黎明时分
我丢掉自己来等你
就象秋天褪去所有的虚伪
用骨骸等你降临
你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而我却没有改变自己

我象绿草一样在荆棘中散步
可是玫瑰的云彩能否赶下山坡
游进你曾经沐浴的河水
贴紧浪花一样跳动的漩涡

你让我深陷花园以及暗中的火焰
你让我奋力甩掉黑夜返回从前的港湾
已成碎片
我跟随你在风雨中消失或逃离
可是灯光却无法守住自己的睡眠

稍一猜测就知道春风的来意
她爱过什么却又两手空空
她怕在荒野里丢失自己
因此它就永远把自己拴在树上

而谁却把自己埋在河流中
想通过你的根、脉
骨头,然后抵达你的头颅
在你开花的地方笑一笑后
一滴泪又回到原处

爱上你之外的人真难
春天啊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我会带着你一起,一次次
扑向新的落脚点

请不要离开
因为你还没说明白
春天是谁的
你还没有教给我最后的爱
我的生命将或快或慢地焚化
如果可能我将与你的命运飞行在一起
而山而水而一切将不再是沉重的路
一切身前之光必将落于身后

花开了
但我没有权力和财富
使你高于春天
你是春天的颜色
我是春天的本质
我们是春天的细胞
是随便落到哪儿都是家的尘埃
但我们和春天是同一个词
是被冬天驱逐的流浪者
因此家园更显得与生命密不可分

请记住
任何时候
和你走在一起
都是春天的象征
我仍以诗歌抵达心灵
我仍以心灵抵达爱情

春天已是夺路而出的瀑布
向前或者粉碎
已经没有退路
就这样穿过时间的岩石
让生命保持着生命的方向
让血保持着源头的力量

下一个日子我们将来到海边
领略春的激情与辽阔
看沙漠潜入海水变成蔚蓝色的明天
我们就交给这种呼吸和流动
在苍茫中,内心保留住一小片帆影
保留住翅膀和眼睛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