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开暮落的无穷花, 还是雪嫩

作者: 罗福基 2017年11月13日16:59 浏览:0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在它身上,我投入了太多热情。
我了解它的内心,看见和看不见的。
我描摹它的枝枝叶叶,从睡梦到清醒。

我谛听它的气息,厌恶它的厌恶,
呼唤着蓝天下最温柔坚持的名字。
母亲青寻:白槿花是可以当饭食,
当衫著,还是可以当做以后的布娘?①

在屋门口栽种,在不能耕耘的地方,
花树还会悄静地滋长忧伤。
现在,母亲和花树早就没了,

只有梦中,朝开暮落的无穷花,
还是雪嫩,如同母亲当年随口的问询。
那大片绚烂的芳菲,习惯被呈现,
当我拥抱它时,它推搡我,欲拒还迎。
注释:
①客家话。青寻:好奇。当饭食:当饭吃。当衫著:当衣穿。布娘:妻子。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赞赏

诗人热力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