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哥读诗】 你的周围到处有“诗” ——读尘之光近期的两首诗

作者:牧哥   2017年12月22日 14:48      92    收藏


       尘之光(臧金芳)是乌兰察布女诗人,创作很勤奋,在探索和学习中不断改变着自己的风格。在她近期的诗歌中,一首有一首的风格,时而在超现实中游弋,时而在后现代里荡漾,这也体现了她不断摸索的写作状况,也证明了她在目前诗歌写作乱象中的彷徨。
        在近期她发表的诗歌中,她的风格渐有所显,她似乎发现了诗的奥妙,她熟练的操作母语,句子无明显凿痕,诗歌趋向于意境整洁。《空房子》和《一念相知》即如此。
        《空房子》是一首主题凸出、反映社会现实的诗。她细致的观察了偏僻乡村的当下现实,用简单的场景反映了已不复当初的偏僻乡村衰败景象,在主人离乡进城后,“主人远走/它成了登堂入室的主人/把个房子经营的/一年不如一年”。
       在另一首《一念相知》中,她似乎童心未泯,小兔子做为意象切入,轻松打造了诗歌的结构。小兔子莫如说是心底柔弱的部分,在“一位途经的人/揪掉稻草,摸着它的耳朵/说,别怕”后,它“瞬间流下了泪”,活脱脱写出了心底的渴望。这是否是诗人尘之光自已的心绪,我们不得知,可谁的心底又不是脆弱的,希望被温柔地“抚摸”呢?
        别林斯基说过:“从生活的散文中抽出生活的诗,用这生活的忠实描绘出震撼的灵魂。”尘之光的诗正是从生活中所汲,在她眼里,她生活的周围到处是“诗”。
(2017.12.21)
附:尘之光(臧金芳)的两首诗
No:1
空房子

那些房子还在山脚
大门,屋门敞开
不惜袒露家底欢迎造访者
猪羊悠闲自在,从院子踱进屋子
再从屋子踱进院子

风,用比以往更高的分贝
把门窗摇得“咯噔蹬”响
主人远走
它成了登堂入室的主人
把个房子经营的
一年不如一年

No:2
一念相知

把一只小白兔
装进心房。门口放了些
稻草,和四周一个颜色

只留一对红眼睛
从门缝里向外瞅,怯怯的

一位途经的人
揪掉稻草,摸着它的耳朵
说,别怕

小白兔的红眼睛
瞬间流下了泪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