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夏华侨
加入时间:2018-01-1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夏华侨,居浙江钱塘江畔,医药院校毕业。诗歌及诗评见于《参花》《企业家日报》巜唐山文学》《湛江文学》巜鹿鸣》《长江诗歌》《东山文艺》《齐鲁文学》巜西部作家》巜中国诗人》(微刊)巜西南当代作家》巜中国民间短诗精选》等多家刊物。

2018下半年投稿发刊23首诗歌(部分)

1.在阿炳故居

破壁残瓦遮不住飘摇的风雨
瘦骨孤影蹒跚黄昏的陋巷
两根弦在悠悠泉水中起伏
一根低吟心怀的落魄
一根拉响现实的悲怆
山河融进一抹弯月
命运划过清冷的指尖
望不断山穷水尽
琴残与谁听
一袭青衫化作往事的背影
轮回的曲幕,秋风一吹
尘世的悲伤便纷纷落落
遍地逆流成河

2.兄弟 

从远方的田埂走来
家,扔在弯曲的乡间小路
一个鼓鼓的编织袋
装下日子的全部期盼

长路迢迢
看大豆高梁开遍远山
双手托起异乡的康庄大道
一缕纸烟掩盖独自的明月
繁星点亮夜的微苦

谁把标签钉在祖祖辈辈的囚笼
茫然的鸟飞不出面朝的黄土
道路越来越深
楼宇年年生长
默默的迁移
旧的老茧又长满新愁

《参花》2018第11期

3.七月
 
流火的人间无处藏身
天蓝得发白,白得发蓝
蜿蜒的路,风无法停留时光的缝隙
经年的心事写满七月的指尖

南山栽下的种子
花未央,果未熟
生活的藤蔓在发热的大地上煎熬
步履无法停顿
习惯就此安身立命

心怀命运的诗行
于平仄起伏的音符中
顺从或撤退
淡然走进黄昏的安宁片刻
让未知延伸在夜幕的灯火下

心向远方
成茵的绿意暗自新生成长
一抹清凉
终把眼前的残酷戳穿

4.一块稻田
                       
遗弃的烂尾楼包裹荒芜的土地
零乱的烟霾升腾起高大的厂房
 
村落稀疏,留在不远处
大写的拆字张开开发的手掌
望不见人的影子
据说他们
早就摆脱了靠天吃饭的命运
 
一小块稻穗摇摆风中
成长的宿命仿佛没被完全掠夺
独坐田埂的老人背靠夕阳
吧嗒的卷烟
把自己淹没在沉沉的暮色

《企业家日报》2018.10.17

5.普陀行

踏着残缺的石阶
虔诚地静静地不说话

跪对千年禅佛
往事化作默念的经卷
木鱼声声虚无地飘散
尘世的哀怨苦乐
随缘而去
今生的祈祷,心向大海
满目盛开圣洁的莲花

大幕打开           
人间的烟火点亮黄昏的缥缈
脚印两行浅浅深深
回望大地茫茫
沧海浩瀚
何为来世,又何为今生?

《长江诗歌》2018第8期

6.看海
        
棕榈的华盖掩盖季节的影子
五月的岛埋进海的虚空
大海向西,风骤起
沧浪击打孤立的礁石
每一阵海浪都背负沉重的叹息
一艘船驶向未知的远方
每一次远行都摇曳着苍茫的苦难
面朝大海
稀疏的发丝在风中衰落
一只稳若不动的海鸥
立在远方的灯塔
乘着想象的帆

《长江诗歌》2018第11期

7.秋后
         
原野藏进秋的深处
村庄在前方沉寂
望不见人的影子
少许炊烟盘旋在各自的屋顶
 
返乡的水泥小路
拉长午后的空旷
一块块稻田裸露微凉的风中
杂草漫过荒芜的田梗
多好的地,他们都走了
父亲的一缕烟云淹没一声叹息

将来,以后我捡上百八十亩
春天撒下种子
夏天种上......
让金秋的稻穗挂满大地的丰收
 
父亲扔掉半截卷烟
一回头
深陷的眼窝
瞬间瞪成路边的两个石榴

《湛江文学》2018第12期

8.秋登越王台
          
风,立在府山口 
一汪情愫越过千年的梦

青青草木爬满硝烟滚过的城墙
断壁残垣的骨架挺立大地之上

楼台斑驳,余温尚存
屈辱的恨,咽下苦楚的夜
舐血的剑盛开卧薪尝胆的花朵
绝世倾城的女子何在
回眸,万千眼泪
淌过悲伤隐忍的长河

血是热的,刀是冷的
冰刀血火终在大地上溃退

一轮新鲜的红日
照在故国辰星闪耀的时空

《西南当代作家》2018第4季刊

9.台风中
          
黑色的云压向空中的屋顶
风在雨前如约而至
雨在风后如期到来
飞奔的车辆慌乱的人群
高大的瘦小的影子沸腾着心跳
穿过风雨敲开紧闭的大门
一件单薄的快递晚点抵达
抹一下热气腾腾的脸
他,挤出一把笑
俺那地没台风
旱,一年四季

10.午后的一群鸟
   
一群流浪的鸟
扑愣在午后的天空
时而拍打着双翅
时而发出声声的叹息

春色迷离的时光
掩盖不住喧嚣的躁动
一座楼瞬间推到
又一幢暗自拔地而起

在一群鸟的宿命中飘泊
他们,透支的汗珠留在钢铁丛林
无人知晓从哪里来
又会哪里去
也许都在老去中活着
终将一无所依

始终,飞来飞去

《齐鲁文学》2018冬季卷

11.走过村庄
       
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
如同我的故乡
无名的杂草长满秋后的原野
空留的稻穗独守一抹金黄
 
绕过门前的那些河流
越来越干涸了
无法停顿的水鸟飞离
仿佛带走漠然的惆怅
那些失落的羊群
孤独的回声拉响厚重的土地
 
砖头水泥垒起稀疏的院落
寻不见儿时的影子
夕阳下的炊烟时断时续
盘旋在屋顶的空旷
 
冬去春来
花儿开了又谢
走过许许多多的村庄
一回头
一阵微苦的风
总是悄然爬进心坎上

《东山文艺》2018第12期

12.钱塘江观潮

浪花卷起欢乐与忧愁
如瑟的涛声拍打心中的堤岸
激情涌动潮起
平凡湮没潮落
奔波的欲望深陷微苦的潮汐
一半归于海水
一半隐含泪水
望穿隔岸灯火,欲付心事轻藏
潮起潮落
花开海塘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过去”
我们,如此淡定活着

13.朝圣路上

五体投地,三步一叩
任长路撕裂骨骼的坚硬
心向天堂的一瓣莲花盛开

拾阶而上
千百次匍匐,站立
用一念丈量天与地的距离
双手合十
两袖的风霜,飘动灵魂的舞曲

这喃喃诵经滋育干枯的生命
天地雨露洗劫尘世的孽怨
苦乐,真假?随缘而去
岂管世事如梦浮华
回望---
今生留下串串足迹
来世,一尘不染

《楚北诗人》2018第2期

14.回望汨罗江

五月的梅雨淌进思念的长河
一叶龙舟舞动沉浮的岁月

回望漫漫长路
世人皆醉的笙歌燕舞托起太平的盛世
手持一柄诗人无用的长剑
一个人的路途反复陷落
《离骚》《九歌》的绝唱
作别上下的求索
空留向天一问的高歌

端一碗陈年的雄黄酒
满江诗情的低吟寻觅你的悲怆
千叶粽的空壳俱在
汨罗江水悠悠向东流淌
怅然而立
唯有那两千年的心跳

《中国民间短诗2018》

15.夕阳下

彩色的空气包裹厂房的坚硬
开发区的心脏跳动夕阳的余晖

她们形色匆忙进去
一群拖着释放的重负出来
透明的工装牌
晃动胸前饱满的青春

流动的路边摊紧贴开发区的心脏
三五一群啃食春天的味道
流水线上的痛
在温热的额前舒展开来
淡然的笑,飘过流浪的云

她们,是我众多异姓的姐妹
后来淹没在时光背后的浪花中

16.故乡的河

一条河,淌过村庄的血脉
寻不见穿越的年代
说不清生生不息的岁月河山

老槐树支起男女老少的骨架
涓涓流水跳动土地的音符

一阵风年年掠过原野
故乡越来越空了
故乡的河越来越浅了
无名的鸟掠过风沙满袖的堤岸
沉默不语

八十岁的五爷爷身披夕阳
独自念叨,他们走了
一些人去了后山的山岗
一些做了不靠天吃饭的异乡人

《大西北诗人》2018第9期

17.故乡
 
故乡老了。一如空置的老屋
时光又矮掉半截,大锁无人开启
藏满童年游戏的院落
干瘪的老人独自撑起一片空旷
 
秋天夹带旧时的欢笑退场
门前的河流就瘦了一圈
寒风掠过的原野,无人问津
小路两旁,荒草肆意蔓延
 
年轻的枝叶飘远。来不及怀念
村后的山岗又多出新的坟茔
盘根的老槐树立在原地
张望着远处,年复一年

18.冬至

形色迵异的水泥小楼
夹杂被遗忘的瓦屋
冬的冷酷沿着乡间的小路
掠过每一寸角落
 
寂寥的村庄,一年又一年
重复着平日的空旷
蜷缩的老人躲进墙根
太阳拉长生活的影子
几家孩童钻进时代的旧玩具
外面的天空,无关变化的季节
 
山川沉默,风不说话
几声狗叫打破村头的惊喜
冬至一过
便是返乡人的归期

《参花》2019第2期

19.一块菜地

开发者的手掌,持续
向前延伸
搁置的土地长满杂草
 
据说,不靠天吃饭的人
住进了新的楼阁
 
一小块开垦的菜地
裸露于路人的目光
独守着一抹新绿
 
夕阳中,那个年迈的老人
独自锄着青青杂草
衰老的影子
拉长沉沉的暮色
又一点一点在暗淡中
---消逝 

20.站台
          
人群让孤立的数字
分割成行行串串
拥挤的面孔,茫然的陌生
扛下大袋小包的离乡背井
 
风雨侵蚀的年轮
维系风中飘摇的浮萍
跋山涉水的奔波
既不是起点
远远地又望不见终点
 
车门打开
一纸轻如羽翼的车票
浓缩全部百态众生
生活的常态
就此,孤独地一分为二

21.城中村
 
一条透明的分界线
天空分成高高低低

忙碌的飘荡的人
进进出出
鸟儿落在高低不一的屋檐
南腔北调
形色各异的广告贴满屋里墙外
梦在风中飘摇

夜的灯火照亮习以为常的昏暗
熟悉的呻吟夹杂潮湿的喜怒哀乐

一群人悄悄地走了
又一群大袋小包地来
夹缝中的昼夜
时代的神经在喧嚣中沸腾

《唐山文学》2019第4期预发

22.二哥
            
冬至一过,年关就临近
像个长辈,电话一遍遍打给
身居异地的哥姐
远在都市的自己一家人
重复不变的嘱托
过年了,早点回

留在乡下的日子
唯有那些粮食蔬菜为伴
年复一年
收成和雨水维系干枯的命运

遥望故乡以北
电话每通一回,我就泪流一次
多少年来,他双手向土地刨食
父母不在,用清贫与落寞
独守了那一方的根

23.乡村货郎担
              
想起乡村货郎担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一根竹篙扁担走村串巷
挑起旧时的河山
 
大槐树撑起男女老少的骨架
撒野的伙伴是村庄的主角
一串冰糖葫芦串满欢笑
流动的百宝箱深藏喳喳的惊喜

拨浪鼓阵阵敲响土地的音符
每吆喝一声,饮烟就升起一缕
成群的鸡犬紧跟身后
秋蝉停在树梢歌唱

最后的货郎担消逝在暮色
远去的背影,仿佛浸透了整块天
溢出夕阳,染红我们古老的生活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