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半夜闲
加入时间:2018-03-0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本名崔岩,1972年生人。教过书、媒体人。业余写诗。

在祖国的南方等来一场雪(组诗 六首)

(1)小雪日,晴

连日阴雨之后
寒冷
呈现出温暖的样式
南方的冬天
替小雪偷换了概念

我在雨天寻觅句子
在阳光下把句子拆散、晾晒
以词汇为逻辑,将那些
仍然悬挂于晴空之上的水珠
串联起来

2018.11.22


(2)大雪无雪

一整个下午奔赴某地
然后折返
如同一场雪汹汹逼近
于远空观望良久
又回到沉郁的云端

在南方,太多事物
因为犹豫,故而迟缓
一场雪也学会欲言又止
思虑再三
仍以冷冽绵长的雨水
敷衍了事

雪没来,世界做不到
黑白分明

2018.12.06


(3)阳光透过窗户

阳光很暖。她斜斜穿过
我的手无法穿过的玻璃。
她照射着我,使我温暖
也使我获得一种匍匐于地面的
黑色的身份

——他和我拥有同样的轮廓
与我合用一粒心脏。但他不具备
心的跳跃。不善于将眼神
分散,或者聚拢

他热衷于变形
只要我处于光照下,他就是我
紧紧相连、无法摆脱的
另一部分

2018.12.18


(4)雪还没下

风来自东北。推动
黑灰色的积云缓慢行走
送信的风,将消息
投入领口袖口

而雪的运动尚不明了。
抑或雪已来。它的主力
在云后设伏,屏息窥看
人们在街市内外穿行
窥看,道路上胶着的车流。
分派左右两翼,封堵住我们
来时的过往
溃逃的去路

现在,雪只需等待
手臂坚定甩落
伴着一声叱吼

2018.12.29


(5)夜雪将至

战书辽阔。蒙面之人以寒风的匕首送来
“笃”一声刺穿皮肉,扎进骨头

人间所有的黑、所有的冷聚拢于此
质地粘稠

离地八千丈之处,乌云拉起天大幔帐
蚁众、蜂群着白色铠甲,饿狼般窥伺天下

2018.12.30


(6)我们没有能力去疼爱一朵小小的雪花

而雪来得犹豫和迟缓。让我想起她的脸
一点一点、慢慢透出羞红

她不会生根发芽,不会长大。我不能成为
她的老父亲(注)。即使再爱,也没有能力去心疼

一朵小小的雪花,只能远远看她。
我一呵护她,她就绻在我手心里,哭得,全身都化了。

注:张执浩《高原上的野花》

2018.12.30 初雪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