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邵悦
加入时间:2018-03-2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邵悦,女,曾用笔名水莲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鲁迅文学院新时代诗歌高研班学员,鲁迅文学首届中国煤矿作家高研班学员,《阳光》杂志编辑。作品刊发于《人民文学》《诗刊》《光明日报》《北京文学》《中国煤炭报》《诗歌月刊》《星星诗刊》《诗潮》《安徽文学》《四川文学》《飞天》《岁月》《青海湖》《散文诗》《鹿鸣》《都市》《海燕》《山西日报》等多家报刊;作品收编《中国年度好诗选》《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选》《共和国建设档案文集》等多种文集;作品获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提名奖,获《人民文学》社、《诗刊》社、中国诗歌学会、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中华全国总工会等诗歌征文奖多项。著诗文集《火焰里的山河》《玫瑰色薄雾》《水上落叶》等8部。

诉诸于国窖1537(组诗)

《诉诸于国窖1537》

泥烧的、镀金的、陶瓷的、玻璃的
包装,裹着上个朝代的神明
向下个朝代臣服——
你是哪种信仰的组成部分?
你是哪位君王执掌的朝纲?
你演绎了哪段历史的狂怒,与狂欢?
你在哪个瞬间跌落成我心里琼浆?

1573,你用一串数字征服了我
成了我与快乐交换的筹码
你理智地宣称自己具有可怕的美
含有小剂量的诱惑,和大剂量的麻醉
可你,始终捍卫着两个真理——
醉,人生能有几回醉
醒,举世皆醉我独醒
你入得宽肠,也穿过愁肠
你就这样在我胸口安家
在我体内与鲜红的血一起复始
像温暖的港湾
泊下疲惫,又扬帆启航

酒品,如人品——
你用饱满、圆滑的腹地
容下多少天下难容之事
用细长、狭窄的瓶颈
卡住多少苦涩,又倒出多少沧桑
有人借你狂欢,庆功,消愁,壮胆
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而我,借你聆听空洞的脉搏
端详你没有五官的面庞
我蓝色的心跳,恬静的血液
跟随你无形的肢体行走
给我面红耳赤的荣光

比重是自身的,口味是他人的
我不想给你施加道德的绳索
不想赐你“老窖”以外的大名
你是一只神曲,是道义的传播者
你穿越火的拱门,在透明的水上行走
所有的水,都向你诉说
所有的文人墨客都为你行吟——
诗酒文明,千古绝唱

《长江与沱江交汇处》

江与沱江交汇,忘情的澎湃
让形容词苍白,让暗喻力不从心
所有人工的言辞都无能为力
天时、地利的拥戴——
你从大明万历年间走到现在
蒸馏一身水气,清风韵满
观,听,嗅,尝
唤醒天上人间,也感召万物神灵

一片豪情,燃烧万亩红高粱
微生物一再演变。你在自己的
国度,修度成王者至尊
浓烈,豁达,甘醇天下——
把生灵划分香型,度数,和品位
女儿红,男儿醇,一盏定乾坤
四季呈祥,松鹤飞起延年
亘古一窖告白,早已脱世,脱俗
所有赞美诗,赴于一江春水东流

大江之身,不经意的转弯
成就了水,成就了火,成就了粮
成就了窖池,成就了土地,成就了江河
成就了酒神,成就了诗仙,成就了灵肉
我们畅饮千古豪情,不醉不归
半江瑟瑟红晕,半江悠悠绵甜
尾净香长,五百年风声水起

无人能考证,李白到过几次
天府之国,醉过几盏千年一抹红
一串数字,无法叠加你的酒龄
粮食来自土地,泥土里发酵
烈火源于胸膛,豪情中燃烧
烧制,酿造,提纯,万物归依自然
多少家国恨,万古愁
化作一朵醉云,漂在大江之上

《无招胜有招》

调酒的时候,我有些茫然无助
看那形状各异的盛酒器皿
恍若一个社会的不同容器——
机关,厂矿,办公楼,居住所
面对年限不同、浓度不等的老窖酒
像面对百态人生,行走江湖
我心里毫无招数,不知如何
调制配比精准、香型分明的生活

从五百年窖池取出陈酿的秘方
年限,被时光淘洗成——
20年,30年,50年,上百年
香型,被风雨冷暖分割开
浓香,窖香,陈香
香甜不一,是众口难调所致
喜乐哀思,储存各自的容器里

我徒手洗净角杯,甄选量器
准备与一杯陈酿过招
画龙点睛,神龙过江,飞龙汲水
……这些招式,招招虚无
式式可破。勾兑百味人生
本就是无招胜有招

斟上一小杯的五分之一
“上天恩赐我们的东西
太多了,品味美,只消一点一滴”
我独自闻香,品咂,回味
一滴精华,足以沸腾我的华年
品上一口,就能把天府之国
走得更深一些

《酒醉的高度》

有多少长江涌动的情怀
就有多少巷子荡气回肠的甘醇
窖池,千年固守的泥胚
任你肢体飘摇,言语含混
立足的根,雷打不动

酒樽,被使用过无数次了
明显的醉,只是酒的度数
素昧平生的高度——
醉,也是醒;醒,也是痴
酒坛,被时光打磨出亮光
如同太阳下暗红的胎记

国窖里藏着水,火,黄泥
木桶苍老,陶瓷暗黑
酿酒师穿着黄背心,红裤子
糯米,是太阳的宠儿
泥胚,是大地的子嗣
千百年的温度,湿度,纯度
蘸火就是高度——

《老窖酒,是暖身之物》

别用疑惑的眼神
揣摩我酣醉的思想
你纵然有一竿子的酒量
也无法量出——
一只空杯里的深浅

冬天的北方,尖刻的寒
轻易就能穿透躯体的温度
天干,物燥,虚寒虚火聚集体内
酒,是暖身之物,宽心之物
驱赶莫名的寒,要从辛辣开始
就如同良苦口

由北到泸州,由国窖到黑土地
暖意塞满全身,酒杯空了出来
谁的痴梦,还沉醉在透明的酱香里?
谁的脚步,还摇摆在长江边上?
再回一次头
就能看到酒城醇香的春天
醉与醒,去与留
都怀揣百年老窖香浓的温度

《再回头,就是醇香的春天》

把第二人称拉长,你——
就是那诗,那酒,那歌舞的篝火
酒城的夜,被你朗诵得通明
把第二人称再拉长一些,你——
就从怀里捧出一小块一小块祖国
陕甘的,川藏的,江南的,塞北的
还有望不到边际的草原,大川,海洋
把蜀地拼接得心生繁花,万古愁消

你——
这一走,整个泸州的昼夜
都空了,空得
没有了呼伦贝尔马鸣的辽阔
没有了塞外雪花儿清洁的目光
没有了南海波光吟哦的隐喻
没有了皇城根儿下,捧来的炎黄热土
没有了四方八面喂养大的民俗,方言

路,慢长,也短暂,来日并不方长
忍不住回头望,再回一次头
就能看到酒城醇香的春天
叶不落,月不残,人不空

《在长江边走一走》

来自北京、安徽、江西、内蒙
和酒城的几位诗友
一起在长江边上走一走

有人拆穿月色如何魅惑垂柳
有人识破流星划开夜空的把戏
有人发现,长江水并非滚滚而来
有人捡块卵石,鉴证历史的流动

只有我,背对着瑟瑟江水
靠在江边的围栏,垂下头时
略微弯曲的脊背,像沱江
与长江一个弯曲的思考——
如何让百年陈香融进子孙的血脉
再把他们的椎骨,接入江底

《天府之国》

并没有气候的怠慢
并没有,方言的隔阂
满城醇香,没有偷换你的形象
所有沉醉的事物,都没有
形成障眼法,挡住我的视觉

在天府之国——
我想把日,过得深一些
深入进去的阳光,温暖的
不只是长江千万年的风骨
还有一颗烈酒暖透的心
想把夜,过得宽一点
拉开的夜色,薄而透明
让我不用透过星光
就能清晰兑换整棵酒城的微醺

夜以继日,暗黑衔着黎明
黑一阵、白一阵不停的往返
唯有千年酿造的一滴诗酒文明
滞留在长江的唇边
不慌,不忙,不左不右

2019.2.10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