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邵悦
加入时间:2018-03-25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邵悦,女,曾用笔名水莲子。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首届中国煤矿作家高研班学员,《阳光》杂志编辑。第七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评委。作品刊发于《人民文学》《诗刊》《中国煤炭报》《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安徽文学》《四川文学》《鹿鸣》《都市》《海燕》《山西日报》《长江诗歌》等多家报刊;作品收编《中国年度好诗选》《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选》《共和国建设档案文集》等多种文集;作品获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提名奖,获《人民文学》社、《诗刊》社、中国诗歌学会、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中华全国总工会等诗歌征文奖多项。著诗文集《玫瑰色薄雾》《水上落叶》等8部。

丝绸,编织海的阅历(组诗8首)

唐朝的海

因为你,这片海有了锦绣前程
海上,替代陆上
兵戈,战乱,动荡,都无法阻挡
大唐盛世的吐旧纳新
一船东方红日,兑换一船西方明月
进一程,返一程
彼岸,也是此岸,日月同辉

以浪潮的名义——
开通的,是航线,也是远方
延伸的是朝代,更是神明
航过海洋的深,行过世界的宽
才知道博大,原来就是自己的胸怀
君王,不再畏惧百谷王的威猛
臣子,不再担忧浪花的侵吞

一再荡起澎湃的心潮——
潮起,潮落,练达大浪淘沙
你用上善之水,深谙世事
从古代,到现代
从东南亚,到印度洋以北
从红海沿岸,到波斯湾
都被你远扬的帆,召唤过
被你劈波斩浪的抚慰过
唐明皇的黄,随海浪的言辞淡去
不老不衰的晨辉里,一群鸥鸟
在你汹涌的涛声上做窠

唐朝的海,你的朝代,你的姓氏
我梦回过,涉足过,深爱过
丝绸之路的海,你的沧桑,你的锦绣
我拆分过,描摹过,偎依过
海的魂魄一直附在东方的天际
把天空拉直,与海面平行


丝绸,编织海的阅历

夕阳把红,铺在海面。把光
沉入海水,便了却了临终心愿
锦缎的光泽,让咸涩、浑浊华丽起来
一条光线,是一条丝绸的线
串起波光的岁月,也织就海的阅历

史实不会生锈,析出透明的盐
千百年了,波光粼粼——
沿着沧海远渡重洋,乘风破浪
丝绸、瓷器、茶叶和铜铁器
这东方大国的一枚枚标签
别在世界与海洋交汇的胸口
指明海上之路的方向
丝绸之路,陶瓷之路,香药之路
被海潮拥戴一朝
又被波涛翻卷一代
成就了子孙,成就了历史
也成就了大海洋的一世英明

古老的航海线,平静中
包容澎湃,也隐喻东方的
未来。潮来者潮往
汹涌到哪里,都是一个民族
生生不息的繁衍


海的口音很杂

不说吸纳百川几分阳刚
不说涌动风雨几波阴柔
只谈天,说地,论海上航路
海的口音很重,也很杂——
亚欧非的语言,只有丝绸之路
能交流,能传播,能升华

大唐盛世,埋起你的乳名
隐去多少乡音,就突出多少海的
语言,向世界诉说
秦皇汉武,盛世隋唐
魏晋世,南北朝,明清代
哪一次海禁,都禁不住
拆分,又自然合拢的海域
天海一色,连成骨肉一片

站在海的丝绸之路上,眺望
世界的版图——中东南海以南
四大先宗,驶过四大航线
一根丝线,拉起束阳光
取一枚瓷器,盛下海的思想
品咋一口茗香,泛起世界的清雅
铜铁隐忍征战,也耕作五谷飘香
海上一次远航,陆上一次延展
往返的,都是新袍换旧服的
经久不衰


海的骨骼里有盐

被海风,再三疼爱
被潮汐反复捶打、磨练

毛孔渗出晶亮的盐
像一小块一小块海的骨骼
挥洒的汗珠,比浪花还健白
抖落的尘埃,深邃成沙
浑厚低沉的音域,漂白了乌云
箴言砥砺,以澎湃,以飞溅
昭告海上一带一路再度崛起

腰间粗犷的缆绳,已被浪涛松解
盘踞的游船,再次载着千年的梦想
在黎明前,蓄满激情,写下誓词
在黄昏后,信守忠贞如初
你从海底捞起太阳,又降下月亮
你力挽狂澜,把不羁的惊涛
拉成笔直的海岸线,延伸东方

海蓝打开,梦想就化成海燕
水魂之上,无论渔船还是客轮
驶过,你都顺水推舟
唯独抓紧那张偌大的网
天亮时撒出去,傍晚收回来

海涛,为我代言
 
海,结晶了蓝,也析出了咸
干扰沙砾思辨的涛声,海鸟,浮游物
被霞光送到如愿以偿的地方了
 
此时的海,理智得如同大哲
面朝海上丝绸之路
背对陆上,千里迢迢
胸脯上一艘巨轮正准备起航
张开偌大的帆,披挂的
都是日月星光思来想去的余晖
别在胸前的云霞,翻卷生命的红

反复爱抚礁岩,一再拥抱流沙
宽容千百支无家可归的溪流
汇集成一支,从眼里流出来
包容上万条离经叛道的江河
贯通成一条,从胸膛穿流而过

潮汐早出晚归,大浪淘尽沙洲
大大小小的喧响,都在为我代言
从哪里起航,都从未离开故土
老人与海,撒网的是老人
收网的,是翻卷的历史风云
 

涌向蔚蓝的海上之路

面朝海域,我气定神闲
所有掳掠、侵占,更显厚颜无耻
演奏这些杂音的是豺狼,还是敌手
早就无所谓了——
那声音暗哑粗鄙。发声部位
逐渐萎黄,喉咙游离音域
弃暗投明,涌向蔚蓝的海上之路

那潮汐——
服侍太阳从东方升起
从海面安眠
让喧嚣、杂尘,沉入海底
比细沙还微小。月亮
出入天庭,由潮水阴晴圆缺
多余的亮白,飘浮大海的絮语
比泡沫还容易破碎——

刻下铭碑,像偌大的古琴
弹拨一次,后浪就追逐前浪一生
汽笛长鸣,握紧群岛—— 
树起的海魂,上半部共秋水长天
下半部,直抵子孙的椎骨


给我一杯海洋
 
躺在你宽大的胸怀里取暖
四面环水,多么传神
海藻,渔船,芭蕉,隔岸的渔火
都睡熟了。有的已在你怀里死去

而你,依旧宽衣解带
任生命的壮阔,袒露出来
任千里长沙,万亩惊骇
诉说成东南沿海一条条水路——
丝绸,给海披锦带绣
茶道,用清雅与航线汇合
岁月的陶片,被海水粘合成器
青铜黑铁,挑起事端,也平息战乱
所有的隐喻,在大海洋面前
都显得理屈词穷
 
给我一杯海洋
饮下浑厚的沧桑。沧海化桑田
博大到哪里,就施爱到哪里
就在哪里翻卷轮回。泛爱一次——
我的眼睛就潮湿一回
在光芒上颠沛流离,死也辉煌
行走海岸,端坐岛屿
同样化作恒久的历史符号
像一条丝路——前程似锦


揣上北方的海,赴约

北方的海,只是一些小海
如我起伏不定的心海
与海上丝路,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为赴海上世界之旅
我特意揣上北方的小海
无意比较哪种海浪
激起的浪潮更高,更长久
只想把同样的咸涩
汇入亚非欧的海上大通道

海底两万里,被童话探测过
多次了。海上的蓝天,被海鸥
翱翔过多次了。波涛汹涌的语言
也被使用过无数次了
咸涩把礁石浸泡得黑了又黑
海藻,贝壳,古船,和渔夫
被波涛废弃了欲念
又拍打出大海洋的魂魄

南海南,北海北
只隔着船头与船尾的距离
一只巨轮,偌大的帆,偌大的招展
载着南北、东西兑换的梦
如同载着一个民族复兴的脉络
航行到哪里,心——
是所有兑换的交关之处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滴
在中西交融高锋的浪尖上

赞赏记录: